• 第 36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自己相比,显然后者更让身为参议院大臣的父亲不能接受吧。

          而时尚圈娱乐圈虽然足够光鲜亮丽,在政客眼里却也根本就是个下九流的行业,除非能站在那个圈子的顶端,成为能够影响国家大部分人的国家偶像,比如某些国民耳熟能详的老yi代的演员们,拥有足够号召力影响力的他们,才会成为那些政客的拉拢对象——在拥有众多党派的国会,对民众的号召力往往对大选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显然,能达到那种高度的娱乐圈人凤毛麟角,更何况是还没有在这个圈子里真正展露头角的雪名皇。

          所以,对于父亲对自己选择的干预,雪名皇没有丝毫意外。甚至,或许父亲在用这件事情来警告自己,在他面前,雪名皇的力量根本微乎其微,连任何反抗的可能性都没有。

          “你”见雪名皇沉默了许久,原秋叶眼中闪过yi丝担忧,虽然在听说是雪名皇的父亲在干预时他就已经有些动摇了,但显然,雪名皇此刻的神情又让他的心思活泛起来,实际上原秋叶yi直也很讨厌那些唧唧歪歪的老家伙来着,所以对于撬墙角的事情,原秋叶还是决定试yi试,“你对去国外发展怎么看?”

          坐在对面的雪名皇猛然抬起头,就见原秋叶眼中闪过yi丝狡黠,像只狐狸yi样轻轻挥了挥着爪子,“现在不用给我答复,你可以考虑考虑,还有梅田学长那边”

          这些,都不是yi朝yi夕能够解决的问题。

          这天晚上,东京下起了大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在无风的夜晚悄然飘落。

          雪名皇坐在梅田北斗家楼下的长椅上,手里捧着仅剩淡淡余温的罐装咖啡,神色空茫地仰着头,任由大片大片的雪花融化在脸上身上。

          yi辆黑色宾利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片刻后,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神情冷淡地站在雪名皇面前。

          “还不打算回家?你在外面的时间够久了。”眉眼间与雪名皇有几分相似的男人,用仿佛在看着翘家孩子般的语气漫不经心说道。

          雪名皇深吸yi口气,面对父亲时,第yi次没有了往日的恭敬,仍旧懒散地坐在长椅上,微扬起下巴认真注视着这个他yi直看不懂的男人。

          半晌后,他忽然问道,“父亲,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似乎没有想到直到这时,雪名皇还能保持这么平静的语气,男人诧异地挑了下眉后,因为经常保持严肃神情而显得有些僵硬的面孔上微不可见地闪过yi丝茫然,似乎,他也很久,很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

          “我还记得小时候,听父亲说过,想要为这个国家,这些人民做yi些事情,想让所有人都感到幸福。”雪名皇永远记得那时的父亲,虽然这个理想在现在的两人听来都天真得令人发笑,却造就了雪名皇人生中最初的信仰。只是这个信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父亲亲手剥离得分崩离析。

          雪名皇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了,yi个想让所有人感到幸福的男人,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么残忍?

          雪名皇的话让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有着短暂的失神,但他很快回过神来,似乎之前那些微的动摇只是两人的错觉yi般。他看着用那样疲惫眼神看着自己的雪名皇,冷硬的心底泛起微微波澜,却终究归寂于无声,无情的话语最后yi次在两人间划下深深的沟壑,“你只需要清楚,只要我不允许,你就什么都做不到,只要你还是我的儿子!所以,现在跟我回家,认真准备升学考试。你的报考资料我已经跟校方打过招呼了,毕业后直接进东大政法系。你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也懒散惯了,现在开始要严于律己,这样,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包括你和那个男人的事情”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冷淡犀利的声线在令人窒息的空气中撕裂出yi个巨大的缺口。雪名皇下意识地抬头望过去,这才发现梅田北斗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父亲身后。

          男人看着穿着yi身黑色翻领长毛外套的梅田北斗,深深拧起眉头,显然因为梅田北斗的出现十分不悦。

          梅田北斗越过男人,来到长椅前,没好气地捏了把雪名皇苍白得几乎没有血色的脸,“原来比起温暖的室内,你更喜欢这种能冷死人的外面吗?”

          雪名皇本就冻得麻木的脸,被梅田北斗温热的指尖拉扯了有几秒后才恢复了些知觉。梅田北斗的力气不小,雪名皇被扯得生疼,心底却渐渐温暖起来。实际上,北斗或许根本不清楚,就在刚刚,他给予了自己放弃的勇气。

          见雪名皇恢复了些精神,梅田北斗这才回过头看着那个神情莫测注视着他们的男人,嘴角yi撇,露出个微微讽刺的笑容,“因为你是父亲,他是儿子,所以他必须所有的事情都听你的?所以他必须继承你的意志,接受你强加给他的命运,承受你所有负面情绪的宣泄?!”

          “没有资格说这种话的是你吧,”被梅田北斗讽刺的语气牵动了情绪,多年没有被人如此当面指责的男人危险地看着梅田北斗,“你以为你是谁?”

          “够了!”yi直沉默的雪名皇忽然站起身,来到男人面前,最后yi次认真地询问男人,“如果我说,我yi定要做我喜欢的工作,和我喜欢的人在yi起呢?”

          “除非,你不是我的儿子。”几乎没怎么犹豫,在前途声望与儿子之间,男人的回答十分明确,实际上,他根本从不担心雪名皇会真的离开家。就像几年前yi样,即使暂时离开了,也终究还是会回到家里。他太了解这个儿子了,雪名皇对感情的重视,和他妈妈yi样。这点,男人向来都如此自信。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你的儿子了。”握着梅田北斗的手指倏然收紧,雪名皇语气平静地说道,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深吸yi口气继续道,“既然我们都不能退步,那么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过几天我就联系律师去雪名家脱离户籍,届时麻烦您跟律师打个招呼。”

          “你还未成年。”语塞了半晌,在雪名皇拉着梅田北斗刚要转身离去时,男人干涩的声音忽然响起。

          实际上,再过几天就是雪名皇十八岁生日了。

          “他今后的人生,由我来负责。”拉起雪名皇与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掌,梅田北斗侧过头在其上轻轻落下yi吻,轻描淡写却语气坚定地说道,仿佛在陈述着再平常不过的事实。

          雪名皇眼眶yi热,忽然觉得这样就够了。

          他最后看了yi眼站在原地看不清神情的父亲,微微点了点头,与梅田北斗相偕离开。

          五年后,美国纽约。

          “king,你真的要离开?”有着金色长卷发,面容仿佛希腊雕像中的神祗般俊美的男人趴在椅子上,看着完全没有平日冷淡,正兴冲冲在房间里乱窜的青年诧异道。

          “当然,”正在收拾行李的栗发青年微笑着颔首,眼中满是被思念填满的幸福笑意,“再不回去的话,那家伙可是会爬墙的呐!”

          “要是让艾伦他们知道你早就有爱人的话,他们会巴不得送yi堆美人过去让那家伙爬墙吧”杵着下巴,世界知名模特艾利克斯喃喃道。

          “他们敢yiyi!”yi提到艾伦那群人,栗发青年就情不自禁地目露凶光,因为以他对那货的了解,这种事情他真的做得出来有木有!他可不想在好不容易回国时,看到北斗和yi圈美人在滚床单,那会让他有把艾伦送去陪伴伽椰子女士和贞子小姐玩3p的强烈冲动!

          艾利克斯撇了撇嘴,“真不知道那家伙有什么好,明明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啊”这几年king去日本工作的时候,艾利克斯也偷偷跟去见到过梅田北斗,亚洲人在他眼中长得第yi样啦,而且如果以king的标准来看,那个叫梅田北斗的家伙也确实没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以king现在在时尚圈的号召力,想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yiyi?偏偏这家伙连主动投怀送抱的美人碰都不碰yi下,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倒是让yi票人对他越发感兴趣了。

          “真是,要不是看在你当初帮我找到小浩的份儿上,我才不帮你挡那些烂桃花!”没好气地对栗发青年丢了个白眼,艾利克斯小声抱怨。

          艾利克斯口中的king,就是当年的雪名皇。

          说起艾利克斯和雪名皇的相识,还要追溯到当初雪名皇在原秋叶那打工的时期。那时的艾利克斯就已经是世界知名的顶级模特,按理身价像他这样的人,本不应该在日本逗留太长时间的。但圈内人都知道,艾利克斯对日本情有独钟,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艾利克斯之所以每年总要接数个日本的工作,实际上是为了寻找当年在孤儿院与他yi同长大的好朋友。

          雪名皇就是在yi次偶然的机会,得知了艾利克斯在找什么人,而那个人,恰巧是为敦也他们就把提供陶瓷制品的瓷器店的老板。

          无巧不成书。

          终于找到当年小竹马的艾利克斯,从此便欠了雪名皇yi份人情。

          五年前,雪名皇来到美国留学,直到后来在这边发展事业,这其中,从来不喜欢欠人人情的艾利克斯出力帮了不少忙,倒是让雪名皇少走了不少弯路,当然,原秋叶的鼎力相助也为雪名皇提供了很多人可遇不可求的机遇。而yi路与雪名皇共同成长的他的经纪人,说起来也是当年的熟人,雪名皇当初看到那个见到自己就炸毛的曾经被他和北斗yi起调戏过的名为葵的日本青年时,着实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葵:yiyi还有人记得少爷我咩?

          原秋叶yi直都相信,雪名皇是个拥有钻石光辉的男人。为了这份璀璨的绽放,他为雪名皇提供了yi个不错的平台。当然,随之而来的地狱式训练也yi度让梅田北斗咬牙切齿地从日本飞来美国拽着雪名皇和原秋叶衣领不止yi次咆哮。

          雪名皇自然也清楚北斗很担心自己,只是虽然如此,北斗却也不会为了他而放弃自己的生活,雪名皇也不会允许北斗因为他进行任何妥协。所以,这五年来,他yi直都在努力。

          雪名皇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所以,他在事业中最辉煌的时候,跌破众人眼睛地忽然决定隐退。这个消息在他回到日本后才会公布,他想给北斗yi个惊喜。

          不过,“话说,艾利克斯,你真的不考虑跳槽到我的公司吗?小浩也在哟。”其实艾利克斯虽然外表是只彻头彻尾的鬼畜,却终究有颗忠犬的心啊

          “滚——!有葵让你压榨还不够?!”yi提到小浩就炸毛的金毛忠犬警惕地看着笑眯眯的雪名皇,“再说,你那不是珠宝公司吗?”

          “安啦安啦,”毫不在意地挥挥手,雪名皇龇牙yi笑,“那以后如果找你做代言的话,记得打yi折哟!”

          “你怎么不去抢yiyi凸!”

          “哎呀呀,yi折我都觉得多了,以我们的感情,还谈钱做什么。”

          “yiyi别跟我谈感情,那玩意儿太伤钱!”

          “艾利克斯,你跟小浩学得会吐槽了”

          “啊,抱歉,小浩最近似乎迷上yi种叫围脖的东西yiyi。”

          囧rz

          两天后,日本东京羽田机场。

          刚刚下飞机的长发青年,yi出机场就直奔当年的母校,最终在樱开保健室成功扑倒几年内数次扬言要爬墙但yi次未遂的自家爱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