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五章结局(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金龙岛,此刻人员早就被血腥清洗,是吴越亲自动手的。

          整个金龙岛都显得空荡荡,苏越几人就在上面。

          乾习和花让,自然是跟随着苏越修行,苏越将龙珠送给了乾习,后者自然是大喜过望,修行着金龙真君的功法,借助着龙珠历代的积累,修行速度很快,几乎是一日千里。

          花让是剑修,倒是和苏越有不少共同语言,苏越将自己的感悟传给他,花让若有所思,和乾习一同闭关去了。

          二人或许是受了刺激吧,这一次收获不小,准备好修行之物,没有后顾之忧后都选择了闭死关,所谓闭死关,就是除非突破到自己预想的境界,不然宁肯死在里面,由此可见二人的决心。

          苏越并没有劝阻他们,各人有各人的路,这是他们选择的,他没有理由阻止,他所能做到的就是将自己所知的全部告诉他们,让他们成功的把握尽量加大。

          苏越是不会放过金龙真君和血衣真君的宝物的,吴越师徒亲自出手,横扫两片岛屿,搜罗出两个陨落元婴的所有财富,然后变卖成为可以修行的宝物,送到了苏越的跟前,看着这些堆积如山的宝物,苏越头一次有种因为修炼之物太多而发愁的感觉,想要把这些东西全部炼化成修为,那么至少也是需要数十年啊。

          看来,他也要闭关了。

          随着吴越师徒两大张旗鼓的搜刮宝物,南海之上也是刮起了一阵阵旋风。

          “听说了吗,血衣真君陨落,他可是杀人无数的强者啊,元婴大修士,当年我远远看到了他一眼,非常可怕。”

          “你这个消息早就过时了,何止是血衣真君,金龙真君知道吗?就是金龙岛的岛主,他们家族传承的可是货真价实的龙珠,威力无穷,没想到此刻一切成空。”

          “哎,斗争太激烈了,就算是元婴修士都能陨落,我等真如蝼蚁一般。”

          “也不要自怨自艾,你看看那苏越,原本只是白发真人,现在已经成了白发真君,就连散修吴越都听他的号令,成为了他的奴仆,也不知道此人是怎么修炼的,当真是天才。”

          “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吧,方才说的血衣真君和金龙真君都是死在苏越的手上,当初他遭到三大元婴围攻,结果杀了二人,奴役了一人。”

          “天哪,这怎么可能!”

          南海都沸腾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三大元婴修士的死讯传扬出去的时候,苏越的名声就已经到达了一个巅峰,这几日吴越到处行走,更是印证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现在已经发展到没有谁不知道苏越这个名字的程度了。

          吴越面对着蜚语流言,倒是充分的表现出了脸皮厚的特性,充耳不闻,完成苏越的指派之后,也同样选择了闭关,不同的是,他的闭关不是提升修为,而是缩在金龙岛,哪里都不去。

          钱通认命之后反而有些高兴,以前他在师尊的旗下,仗着师尊的威名,现在靠着苏越,比师尊更加强大,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修行界无非就是这样。

          就在此事过后的一个月,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毕了,苏越正式开始闭关。

          吴越就在金龙岛上,为苏越护法。

          有不少元婴中期的修士想要来拜访,也被挡下,得知苏越在闭关,都是纷纷留下贺礼,离开了此地。

          闭关之地。

          苏越沉吟不语。

          “怎么,有什么打算?”

          叶枭笑嘻嘻的说道,他的神魂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此刻虚影显得很真实。

          “先修炼吧,之后估计去天池论剑大会了。”

          苏越说道,看到叶枭越来越好,他的心情也是不错。

          “这是必须要去的,你小子修行的当真是让人嫉妒,还不到五十岁,就结婴了,而且一次长期的闭关都没有,说出去恐怕惊掉一地眼球。”

          叶枭叹道,苏越的节奏很紧,要么是在战斗,要么是在被算计,被现实逼迫的一步步前进,各种机遇伴随着危险来临,幸好他避过了危险抓住了机遇,这才走到今天的这一步。

          想到人间界的那个懵懂少年,叶枭不得不感叹物是人非。

          “那又怎么样?还是太慢,我的时间,只有五百年啊……”

          想到颦儿还在镇妖山下受苦,苏越就是一阵心痛,不用想也知道那山不是什么好想与的角色,颦儿沉睡在地下,五百年后就会被完全炼化,也就是说,他要在五百年的时间里到达至少是灵台巅峰的境界,这才有资格踏上东土,与那些宗门大战,拯救颦儿。

          苏越背负的太多了。

          沉重的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真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不幸,要说你不幸吧,偏偏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一步步的走到今天这个程度,真的是不容易,若是说你幸运吧,可又命运多舛,从人间界开始,你一直都是为别人而活,最开始,是报仇,现在,是为了颦儿……”

          叶枭纵横天下这么多年,自忖见过的人也不少,见过悲惨的,幸运的,诡异的,平庸的,天才的,唯独没有见过苏越这种如此复杂的。

          “没有什么,踏上这条路我不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我肯定还会选择修行。”

          苏越就是这样,既然选择了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他所要做的,就是依靠着自己的本心来做。

          “也罢,但愿你这次闭关不要来个几百年。”

          叶枭也不知道说说什么好,就进入了神庭之中。

          闭关几百年?

          苏越笑了笑,这不可能的,他的炼化速度可是很快的,单纯的炼化,恐怕二十年自己就出来了,不过他还要感悟剑意,整理元婴期的收获,尤其是试验自己的元婴,那三足两耳小鼎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暂时看起来并没有危害,但谁也不想自己最重要的地方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就这样,闭关开始了。

          他花费了二十五年,炼化所有的灵石,以及自己通过大量收刮来的宝物换取的丹药,修为一再突破。

          正如早先预料的那样,元婴后期。

          苏越已经成了元婴后期的大修士,可这才仅仅过去二十五年,他的传说在南海之上还并没有湮灭,仍然有人流传着,他的名气甚至传扬到了南海之外。

          苏越又用了十年,感悟着剑意,极寒剑意到了剑意化形的巅峰,随手一剑,冰河滚滚而来,威势十足。

          而绝情剑意,却是踏足了剑意化形的地步,完全胜过了极寒剑意,再次施展剑九的时候,威力提升了何止十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