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外婚姻+番外 第2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唐远不说话,瞪男人,而江奈天则是笑。

          唐远就那样趴着,房间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江奈天刚才推开房门出去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唐远有点心不在焉,睡不着,屁股也不是很疼,但起来又勉强,无所事事。

          直到一双温柔的手把他整个人都翻过来,他趴着,不知道是谁,有些害怕,回过头,就发现

          江奈天拿着一个充气游泳圈垫在他屁股下面。

          “你从哪里找到这种东西啊,我不要,我才不要这种东西呢。”唐远又闹别扭。

          “不要,不要,昨天晚上给你用道具也说不要,所以今天才会这样。”

          “那才不是道具的问题,是你……”。

          “我怎了?”

          “fuck!”唐远觉得自从他遇见了江奈天这个词就成了他的口头禅,每天都要说上几遍。

          江奈天早已习以为常,直接把游泳圈垫在唐远身下,又把他翻过来,搂在怀里,就那样抱

          唐远靠在床背上,颇为宠溺对怀里的男人说:“睡吧。”

          唐远窝在他肩头,他的衣服上有薰衣草的味道,有凝神的作用,唐远有点昏昏欲睡的靠着,

          唇摩擦在他的领口的肌肤上,江奈天的手攀附在他的背上,没有什么暧昧的动作,只是轻柔

          的拍拍唐远,像哄孩子入睡一样。

          “江奈天。”

          “恩。”

          江奈天低头看向怀里的唐远,他正睁着眼含着雾气瞧他,唇干燥的泛白,趁着江奈天不注意,

          趁势吻上去。

          唐远带着撒娇的口吻搂着男人的脖子,说:“亲亲我。”

          如晴天霹雳般,江奈天硬/了,他对唐远没有动作,只是忍耐着,温柔的吻他。

          2、

          他捏住他的下巴,用手指挑开唐远的唇,用唇细密的舔舐他的唇,但很快就松手了。

          两个人贴那么近,唐远怎么可能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唐远伸手去触碰江奈天的下面,明显对方的身体绷紧了,但他一手圈住了唐远的手腕,不许他动。

          “你疯了啊,后面还没好就来惹火。”

          唐远说:“对我那么好干嘛,反正我们只是利益关系,我爸,我妈,我弟,我妹,我全家现在都靠你养着,都花你的钱,我……”。

          唐远的自尊心不容许自己承认爱上江奈天,他认为爱情是平等的,至少差不多平等,可是他和江奈天各方面相差太多,如果他们是由于相爱结婚,他也不会这样别扭了,可现实是他各方面靠着男人,在这段关系里,他是索取方,之前只是一味索取财物,而如今,他想要向他索取爱情,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坏,没有任何付出,却想要这个男人的全世界,未免太贪心,

          他厌恶这样的自己,可即使厌恶,还是想要他爱他。

          “你想/干就/干,不用顾忌我,反正我也……”。

          江奈天笑着,用唇舔了舔唐远的嘴,说:“你闹脾气怎么像小孩一样。”

          “fuck!你才像小孩呢。”唐远一气之下冲男人大吼,一喊屁股就一抽一抽的疼。

          “混蛋。”唐远不顾及尊严的骂江奈天。

          男人面无表情的回:“是,我的是混蛋。”

          “江奈天。”唐远气急败坏的喊江奈天。

          江奈天搂住唐远的脖子,只说了句:“唐远,我任你如何胡闹,也对你好。”

          唐远感动的正想哭,这货却又加了句:“下次还让你在上面,我知道这样你被我/插的最爽。”

          “fuck!江奈天,你去死吧。”完全被破坏感动气氛的江奈天还不知廉耻的笑,唐远则气呼

          呼的拿起枕头砸男人。

          第13章(十三)

          1、

          唐远的母亲打电话让唐远回去一趟,唐远回去了。自从他和江奈天上/过床,他们之间不再

          和以前那么自在。唐远总觉得他们之间有种无形的纽带,互相牵扯对方,他想撕开这种束缚,

          可又无从下手。

          唐远想:既然无从下手,逃避也是一种选择。

          而这个时候,唐远的母亲向唐远抛去了一根橄榄枝,没有悬念的,他决定回去多住几日,好

          好当他的厅长。

          唐远自然给江奈天发了短信,说他要回去住几日。

          江奈天一如既往回的简单,只回了一个字:好。

          唐远见了,心里一抽,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难过,他问自己是否期待江奈天挽留?也许吧。可

          现实是他答应让他走。不过他也没有理由挽留吧。唐远不再想这种问题,只觉得想的脑仁疼。

          即使在他最痛苦的暗恋时光里,他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煎熬,他好想极力摆脱这种状态。

          唐远带着这样的心思,推开家门,难得安静,唐陌不在客厅打电玩,没有孩子的哭闹,刘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