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浅月草+番外_第10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你,要不我不挡,让他直接冲进去就不吵啦~~~~】

          男子不满【这里是你的妓院,大爷我是来寻乐子的,有人冲进来,你不挡你吃什么的啊。】

          【我吃米饭的啊。大爷,我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您想我怎么样?】水母妈妈桑探头进去看看床上流泪的木棉,语气开始不悦。【大爷,您悠着点,既然是来找乐子,别让我们的头牌木棉受伤啊,他受伤了,那治病的价,你也不一定给的起。哎呦呦,我可怜的木棉啊,妈妈桑疼你啊。】

          【老鸨你什么语气,你想不想赚钱了?】

          水母摇晃着羽扇,另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银票。【大爷~~~瞅瞅,比你给的多诶,大爷知道把,在我们这,有钱的就是金主,我们木棉啊,被另外一位大爷要了……哦呵呵呵~~~~】水母笑着进屋,扶起了不明状况的木棉。【小木木啊,妈妈桑疼你啊。来来,这位客人太恐怖,我们换一个啊。另一位客人可帅可帅的啦~,妈妈桑都心动了哦呵呵呵~~~~】

          木棉眼角还带着泪,他不明状况的被妈妈桑扶到了另一间屋子,里面,一个俊朗的男子坐在桌前喝着水。

          【客官啊~~您看中的木棉啊,我带过来了,客官可要好好疼我们的木棉哦呵呵呵呵~~~我就先先去啦~~】水母妈妈桑数着银票,一步三摇的离开了,木棉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客官,他是不是……才出虎口,又进狼窝。

          【我叫诸葛南风。你……坐着吧。】诸葛南风端着茶水,手心里满是冷汗,怎么办怎么办啊。他从来没有嫖过小倌啊。就上和女子风流过,可是他没碰过男子啊。而且……对了,他不是来嫖妓的,他只是路过,听他叫的悲惨,他会一时不忍心救下他的。让他睡一觉就好啦。

          【奴家木棉。公子……需要服务么?】木棉语气轻柔,希望……这位客官不会是有那种癖好的,虽然,衣冠禽兽的客官他也见多了,但是总是会心里小小的祈祷下。

          【不用,你就睡觉吧。】诸葛南风指了指床,他快去休息把快去休息把,这样他好出去找他的盟主大人啊。

          【睡觉……好的公子。】幸好,只是普通的服务啊,只要不是那个……就好多了。木棉微红着脸,撇开头羞涩的脱下衣赏。

          诸葛南风傻眼【你你你……你干嘛?我只是让你睡觉啊。】

          木棉不明所以,【是睡觉啊,客官,奴家懂的。我们一起睡觉吧。】

          【你你你……】看着越来越靠近的木棉,他已经衣衫全退。在越来越他靠近木棉,诸葛南风皱眉。【我只是让你睡觉啊,你去睡觉啊!!!】

          只可惜两个人理解的似乎不是一个意思。木棉缩向他的怀里【客官,是睡觉啊。我们到床上吧。】

          诸葛南风忍不住推搡,一巴掌不经意间打在了木棉的脸上。木棉一个踉跄,跌向了地上,头,不小心的撞在了桌子上。鲜血……涌出。诸葛南风顿时慌了手脚。【你怎么了?怎么办怎么办。啊对了。】

          抱起木棉瘦弱的身子,诸葛南风冲向了隔壁的房间。里面顿时乱作一团,他不理会那么多,直接把木棉抱到白衣男子的面前【浅月公子,我那个……不小心。你救救他吧。】

          白衣男子挑眉,看着诸葛南风怀里的人【气出多进少啊。伤口流血不止,没救。】

          【浅月公子,求你了。救救他吧。】

          【也行吧……但是人是你弄伤的,我救活了要怎么样?你会负责么?】

          【我……】诸葛南风迟疑。

          【你会衷心的只爱他一个么?】

          【我……】

          【你什么?对人家做了什么事情,却不敢负责?我最瞧不起你这种敢做不敢当的人了。如果让他活过来,他依旧过不上幸福的日子,我想他还是情愿就这样死去吧。】

          【我……浅月公子,不说那么多了好不,我负责,我衷心只爱他一个,你快救救他吧。】

          逸浅月挑眉【哦?真的?】

          【是的!!!】诸葛南风坚定的点头。

          逸浅月轻笑【哦,那他没事了。伤口包扎下就好,哦,他醒着呢。】

          诸葛南风疑惑的看向怀里,只见木棉双眼泛着泪感动【恩公~~~~】

          诸葛南风仰头望天,妈呀,他什么命啊,为什么第一次上青楼,就被一个男子定了终生?

          番外章。

          缠绕的红线。

          她是菀,阎君之女。她有掌管生死的能力,但是却不能让生死混乱。她看过看多人的生死,却没来没有在意,更不曾让人死而复生,甚至拥有3次复活他人的能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