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攻而返_第5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双手,你要知道人体骨骼这种东西,你去摆个这种样子就知道你的胸腔有多向外凸出了。我都可以看到对面那死人的眼睛里面冒绿光了,啊啊啊这什么状况这什么姿势啊,我挣扎,最好把这衣架子的钉子从墙壁里面拽出来。

          “恩,没干嘛。响应我家亲爱的号召,玩点不一样的。我个人觉得这样更不错。”

          个死人用牙齿咬开他手上的绸带子,然后穿过我的腋下把红色绸带子在我身上手上绕了几圈,还很满足的点点头给我来个点评说什么很妖艳的屁话。

          “陆云凡,你给我住手啊,你要是再弄我翻脸了啊。”我要威胁,这个不是我想要的!

          个死人勾了个很轻挑的笑容给我,上来就直击我的致命弱点,对着我的嘴巴一阵猛吸。完了,我彻底软软的挂铁架子上了,你不知道这么弄手很痛啊!

          他,他,居然又抽了一条带子出来绑在另一个圈圈上,然后把我发软的脚抬起来向带子里一套。我就成了一只脚挂地上,身体重心倾斜,整个屁屁全部露出还微妙的向外撅着的姿势了。

          后面……后面我就不要和你说了。反正我很丢脸的一个劲在那边哭着说,陆云凡你个大混蛋。陆云凡,诶陆云凡我认输了,不要玩了好不好。陆云凡我好累啊,我们去床上好不好之类的……

          不过这个死人完全就是忽略我哀鸣中的正确建议,一直响应我之前错误的号召到底就是了。

          tmd我发誓明天要把这衣架子拆了挫骨扬灰,五马分尸!

          27

          27、今天是星期六。

          双休日,大卖场,人山人海。

          今天早上起床天气很是不错,忽然有了想出来走走的念头。所以打电话约了林微陪我上街逛马路。鉴于上次某人实在是把我玩的太凶而且那种方式又不是我乐于接受的,所以至此某人还被判无限期死刑中。

          “天奇,你和云凡还在闹别扭啊。”林微吸着手中的奶茶很关心我的生活。

          “我申明,这不是闹别扭,只是让他知道他错了的冷却期而已。”

          “这明显就是闹别扭么。”叹气。

          我那眼睛斜他,喝你的奶吧,天气那么好就别让我想起那阴沉沉的铁衣架了。事实证明有时候怨念如果只是停留在想法的层面上,那么精神力目前还是没有超人可以用来当物理上的力量的,所以那铁衣架在陆云凡的坚持下依然很好的钉在墙壁的角落中。

          经过这两次的惨痛教训,我算是总结出了一点经验。首先就是要想一个行而有效的方法,不是你脑子里想他会怎么做他就一定会按你想的去做的。其次是要不露声色,这两次我在表情上可能都露出了太多的破绽,不是太和颜悦色就是太急迫,让他有了提防我的心思。

          然后就是一个节奏的问题,这两次的计划在时间上安排的过于靠近,那么接下来就要等一段实践来留空白,再出其不意的出击。而且这两次安排的比较近还是有好处的,因为状况连续发生,最近他一定会提高警惕不好下手,那么让他维持这种警觉一段时间后,精神上肯定会受不了而松懈,那时候就是最好的出手机会。至于具体的计划也不能只听林微的片面的建议,要多参考一点网络的资料然后梳理出一个详细的计划才好。

          我暗自浮想联翩,然后林微推推我说我在发什么神经呢,嘴巴都咧到耳朵根子了。

          挥挥脑袋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专心致志的享受逛街的乐趣。谁说男人就不能逛街啦,我就是来马路上晒晒太阳杀杀菌,顺便看看这些花花绿绿的衣服裤子和满大街花花绿绿的姑娘小伙的。

          “诶天奇你看那是不是你妈!”林微忽然很高声调但是很压抑的问我。

          “哪哪,在哪里?”

          说实话这块大石头一直还是在我心上压着。老爸还是不肯接我的电话,我回家也就躲到卧室或者不和我说话,让我不知道从何下手。老妈到是很开明的基本默认了这件事情。她最近总是念叨一人一命,生下来就注定好的了,强求也强求不来的,听得我心力怪难过的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劝他。真可笑,事在我,无论我认为这是对是错,放在社会的大背景下来说,那就是我做的不对,所以又有什么立场来劝。

          正是这种尴尬又诡异的情况下,我好久都没好好见过我妈和她说说话了,听林微这么一说当然也是很激动的开始找那个从小到大就印在脑子里的身影。

          我妈,看到了,她变瘦了好多。

          一路小跑的追上去,看着那清瘦了的背影,忽然就好像话卡在嘴巴里了,第一次有一种叫不出那声妈的感觉。

          我妈到是很心有灵性忽然转过身来超后面看了一眼,顿了顿有点惊讶,随后释然的放松了表情,轻轻的叫着我,天奇。

          这一刹那我确实感觉到了有一种东西叫母爱,好像电影特效镜头那样,周围的时空好像流水般那样停滞了一下,然后拉出笔直的线条模糊在远处。好像就是有那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和感觉,只是漫无目的的行走着的世界忽然清晰明亮了起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