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伤爱不悔+番外_第9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福,我会永远支持你!”直明拍着他的背,爱怜的安慰着他。

          “好后悔,爸,如果当初我不生妈的气,妈就不会死了,我真的很后悔!”旬悔恨的流着泪。

          “这不怪你,你也不该责怪紫吹,这几看他是怎么过的,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有人这么爱你,我真的很放心!”直明劝着他。

          “你认识紫吹?”旬惊讶的抬起头。

          “白痴也看得也这几年我这么好运绝对不正常,本来我还很不安,后来紫吹来了,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他真的对你一往情深,让我开始接受你们关系的也是他!“

          “我真的可以爱他吗?我心中非常不安,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我非逃不可,不逃走,我就会崩溃!“

          “那是因为过去发生的太多了,你的潜意识大概一直记着那些伤害吧!这是紫吹请心理分析师得也的结论!”

          “也许吧!”旬低声道,其实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他畏惧的一直是过去,可他从不知如何去克服,不过这次他决定不再只是一直用想的,他要自己去克服,“我先走了,爸,你保重!”

          “你一定会快乐的,我有信心!”直明抱住他,与他道别。一定要幸福啊!

          到了医院,这还是他第一次去看紫吹走进病房,紫吹的样子让人心痛。

          “旬……”紫吹轻声叫着,他以为旬不会来看他了。

          旬坐到床边,握起他的手,贴在脸颊上哭了起来,他一直想念着,渴求着的,对他的这份爱,终于可以不再压抑,他是如此需要着他。

          紫吹看见了他手上的戒指,楞了楞,然后温柔的笑了起来,什么也不用说,旬的心意他知道!

          “你们……”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价入。

          旬急忙放开紫吹的手,抬头看去,是一个中年妇女。

          “妈……”紫吹轻声的叫道,很惊讶她什么时候来的?

          “伯母。”旬心虚的叫道。

          “你就是那个北堂旬吗?”芽子打量着他,皱着眉,“请你别再来找我们家紫吹了,他应该明白他是什么身份,想找人撑腰当然可以,但请不要用你那错误的感情去欺骗他,紫吹是正常人,请你找别人吧!”

          “妈!”紫吹在后面急叫起来。

          旬有点意外,但继而解释,“我并没有欺骗他,我是真的喜欢他,希望伯母成全我们。”

          “如果你妈活着会怎么想?”芽子却依旧咄咄逼人,“我承认我先生对不起你,你要多少钱或什么条体尽管开口,希望你别再影响紫吹,他还有父母,不可能跟你一样没人管教!”

          “妈,别再说了!”紫吹用力叫道。

          “对不起,我明白了,我不会再来找他了!”旬低着头,说完手就匆匆离开了。

          “旬!”紫吹大叫,好不容易走到一起,难道他还要逃避吗?老天为什么这样捉弄他?

          “别叫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芽子骂道。

          “妈,你说得太过份了,没错,以前是旬喜欢我,但现在是我在追他,旬没有错,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

          “他有什么好?把你迷得神志不清了!”

          “我就是无可救药的迷恋他,除了他,我不会对任何人动心!”

          “总之,我就是不准你再见他,你要是还认我这妈,就跟他一刀两断!”

          “我还是要他!”紫吹认真的眼神透着的不是坚定,而是哀伤,“我苦苦等他七年,就算再多的七年我也一样等下去,只要他肯回我身边,我可以什么都扔掉,而旬,他除了我一无所有!”

          “你……在你想通前,不准你离开病房一步!”芽子气愤的说完手就走了。

          旬,求求你,不要走,回来我身边,我是如此如此的爱你,想着你,旬,你还要我等多久?

          旬站在射箭场,他已经很久没来了,可是现在站在这,他已经没有以前的感觉了。

          “旬!”紫吹在他身手叫道,还未完全恢复的他拄着拐仗就来找他了。

          旬惊讶的回过头,“你怎么来了?”立刻过去扶了,“身体这付样子,竟然还敢离开医院,快坐下来。”扶他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如果再这样失去你,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紫吹紧握着他的手,“无论别人说什么,我绝对不会改变!”

          旬推开了他的手,“其实你妈说得对,你的身份实在不是我这种人可以高攀的,还是别做梦了!”

          “别开玩笑了。”旬吓了一跳,“你究竟看上我什么?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对我,我已经脏了,杀过人,卖过身,我没有任何值得你珍惜的东西!”旬痛苦的挖着自己的伤疤,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不在乎。”紫吹一概否定,其实他都知道,前段日子他一边让人跟踪旬,一边让人去英国调查,但结果是任何事都无法改变他,“只要你回来,只要能得到你,我不知道我到底爱你什么,我只知道我爱你爱得好痛苦,除了想要你,我什么都无法思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