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经理的婚礼_第8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能安全走出周家,他只想大声呼喊:奶奶万岁!

          “呵呵……奶奶真是一个大好人,看来患上痴呆,也不全然没好处?”黑则笑看和自己一样残留著瘀伤的脸,这世界上最美的一张脸!历经辛苦,俩人又能在一起,此时,他开心极啦。

          “你在乱讲什么,是你得好处吧?我奶奶一点好处也没有。”周星星啐骂。

          “我有给她好处呀,你看,现在我不就把她带来海边玩?”黑则望向窗外,老人家正兴奋的打赤脚,在沙滩上踩来踩去,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已经高龄八十五岁。

          周星星循著对方的视线,看见奶奶一会逗著猴子,一会去追海鸟,玩得不亦乐乎……

          说真的,自从奶奶患了病,平常就只能待在家里,没什么机会出来玩。这一次,黑则不但出机票钱,还用关系拿到头等舱的位子,让奶奶舒服的飞来这里,他很久没看见奶奶这么高兴呵。

          一不小心,脸上又被男人偷亲一口,他脸红,瞪了他一眼。

          周晓宁站在房门口,恰好撞见黑则亲吻哥哥,她不禁伸手遮眼,又在指缝中间偷看他们,一面怪叫,“喂,你们两个还要打情骂俏多久?我们已经等到不耐烦啦!”

          他们被她念得不好意思,忙离开椅子,走出房间之前,周星星为黑则调整领结,顺手理了理黑色西装礼服。

          黑则也帮对方打理,双眸凝视著情人一身雪白的西装礼服。片刻,他由衷的赞叹:“星,你好漂亮!”

          “no、no、no。”食指摇晃著,周星星板起脸孔,提醒对方,“你又忘了?我不是女人,所以你要称赞我帅,不是漂亮。”仰望高出他一个头的英俊男人,他不由得微笑,“嘿,你也是一个帅哥。”即使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依然很帅气。

          “那当然。”黑则轻声笑著。“我们出去吧?”

          “嗯。”周星星点头,深吸一口气,牵住男人伸向他的手,他和他一起步出房间。

          房间里,搁在桌上的笔记型电脑,萤幕上面仍然播出新闻……

          “选举过后,周星星跟黑则这一对同性恋人如何了?”

          记者将麦克风送到正要出门上班的周万财面前,他立刻推开,满脸不悦的走掉,拒绝访问,她只好自己接著报导:“本台掌握到最新消息,周星星的家人仍旧不能接受黑则,尤其是周伯父,他看起来很生气?似乎对儿子跟黑则偷溜离开台湾,很不谅解?两个人为避免旁人干扰,已经飞往太平洋岛国……”

          十二月,密克罗尼西亚群岛仍然艳阳高照。

          海风吹拂著温暖潮水,不会感觉到冷。

          正如记者说的,爸爸不能接受他和他,这种结果,短期之内恐怕也不会改变了。

          虽然许多同志团体出面支持他们,还有正在为新专辑宣传的天后歌手,她的唱片公司拿他和他的新闻画面,剪接成新歇mtv,献给特定族群,可不管怎样,舆论批评他们的声浪压过一切……万不得已之下,他决定听黑则的建议,两个人留信给父母亲,先离开台湾.让大家都有时间去适应彼此,日后再相聚。

          “我真的搞不懂你耶。以前我不要,你就偏要去告诉别人我们的关系,现在好啦,我们的事情,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又不要公开举办婚礼,要选在这没人会来的小岛上?好,就算你要在这岛上结婚,好歹也帮民宿打一下广告,让媒体记者来拍,他们也顺便在这里消费,还可以带动观光热潮,这么一举数得的事情,你又不做,你到底在想什么?”

          周星星记得黑则是这么回答的……

          “我是为了我们两个好,才要低调处理婚事。不然你自己去看,有哪一对明星夫妻在报章媒体大肆的报导之下,举行婚礼了,私生活持续让狗仔队跟拍、曝光,婚姻还可以维持长久?”

          周星星愣住。“……嗯……”张嘴老半天,脑子里想到的明星或是名人,还真的都是以离婚收场,他无法驳回对方的话。

          “你想不出来任何一个吧?”黑则手指轻敲伊人的脑袋,得意著继续说:“所以罗,我当然不要让那些记者和摄影机知道这里,否则岛上一曝光,我们就永无宁日啦!你不用担心这里没生意,因为我也稍微运用了我们在台湾闹出的新闻,请我一位在广告公司做事的朋友帮忙,他帮我找到好莱坞的大导演,用我们的新闻片段制作出像电影那样的、一支棒呆了的宣传短片,然后我再把它寄给客户……”

          “那宣传片似乎很受好评,现在,已经有几个人回覆,还有澳洲的一对富商同志情侣、德国柏林市的市长要来预订住宿。”

          情人一脸崇拜他的表情,黑则更是笑呵呵的讲出,“怎么样,我就是有我自己的人脉,你佩服我的行销吧?我们可以做会员制度,收费贵一点,把这里经营成一个不受人打扰的秘密天堂,而那些有钱的客人,一定会喜欢这个隐密的岛屿,他们会想吃你煮的菜,爱上这里的碧海蓝天,然后再回来住,我们就等著数钞票吧!”

          俩人很开心,凝视著对方,十指交握,在这间民宿重新开张之前,他们要先举行自己的婚礼。

          接待人用的客厅已经挪出空间,垂吊五颜六色的彩带,还布置成供应自助餐的模样,铺著南国风情印花布料的长型桌子上,正中央摆放著架高好几层的婚礼蛋糕,其四周的饮料和餐点,是周星星跟家人一起讨论菜单,亲手做出来的成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