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boss的春天_第16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杯接一杯的灌酒,实在是看得有些不忍心。

          “就是,林景灏你就是没用,媳妇儿都管不住,”华丰鄙夷的笑他。

          林景灏拿起盘子里的花生就朝华丰的脸上扔过去,华丰没躲过,额头被砸得有点疼,他可怜兮兮的望着许晨,许晨笑骂道:“活该。”

          华丰扯过许晨,就狠狠的吻了他一下。

          林景灏看得刺目得很,恼怒的说:“我请你们来,是让你们陪我喝酒的,不是让你们刺激我的。”

          华丰邪邪的笑着:“您找我们两个人来,可不就是找刺激的么?”

          林景灏按捺住泼他酒的冲动,咬牙道:“我只约了许晨,是你死皮赖脸的跟过来的。”

          华丰搂着许晨,回击道:“您这孤家寡人的,天天约我媳妇儿出来,是想要我独守空房吗?您自己独守空房就算了,凭什么要我也跟着受罪啊!”

          许晨好像一巴掌拍飞华丰,林景灏却是勾起嘴角,阴测测的笑着,许晨脊背生寒,听见林景灏幽幽的道:“最近公司在南非有新的项目,我还在想派谁过去呢,许晨过去倒是蛮适合的,这项目吧,是长远投资,估计得待个四五年的。”

          许晨嘴角抽搐,华丰怒目横视着林景灏:“林景灏,你威胁我!这工作咱不做了,我又不是养不活我媳妇儿。”

          许晨推开华丰:“你别胡说八道,谁要你养啊!”

          林景灏幽幽笑着,继续灌酒。

          许晨认真的说:“老大,您与其在这里喝闷酒,不如飞过去找小夏啊!”

          林景灏苦笑着摇头:“哪有那么简单!”

          当初可就是挖坑给自己跳么?他答应宁夏不去找他的,他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我想出去散散心。”

          “去哪里?我陪你去,”林景灏一听宁夏的话,就立即接了话。

          “你陪我去?”宁夏挑眉看着他。

          “是啊,我不陪你去,难道你还一个人去?”林景灏望着宁夏,又有些狐疑的问,“难道你还想跟其他人一起去?”

          宁夏沉默了一会儿,咬了咬嘴唇,随即很认真的说:“我不想你陪我去。”

          “为什么?”林景灏条件反射的问。

          “你知道的,最近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我觉得挺累的,想要去散散心。”

          林景灏不说话,他明白宁夏的心情,虽然宁夏说放过韩婷婷,可是,这些事情,真的要放下,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这样想来,林景灏也就不能再多说些什么了,只能答应下来,只问:“那你打算去多久?”

          宁夏也坦诚:“不知道,可能很快就回来,也可能会要很久。”

          林景灏皱了皱眉头,又委屈的说:“那我怎么办?你就这样把我丢下,你忍心吗?我可还是病人!”

          宁夏笑了起来:“我问过医生了,你的伤恢复得不错,用不了多久就能全好的。再说了,家里还有这么多人伺候你呢!我很放心把你交给他们。”

          林景灏当真是词穷了,他想要抱抱宁夏,宁夏却是退开几步,与他保持距离,很认真的说:“谨遵医嘱,早点休息,伤才好得快。”

          “你就不能让我抱一下?”林景灏郁闷的说。

          “不能!”宁夏回答得干脆。

          林景灏心里闷闷的难受得很,可他哪敢对着宁夏发火啊,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宁夏。

          “哦,对了,不要自作主张的来找我!”宁夏补充一句。

          所以,在宁夏离开前几天,他们不仅分房睡,他连抱他一下都不行!

          林景灏能不恨么?能不憋出内伤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五十四章

          想要日子过得快一些,只能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之中去,不去想,不去想,就能让自己过得快一点,可白天能忍得住,晚上回家,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吃饭,吃完饭,洗完澡,一个人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难免就会胡思乱想起来。

          宁夏离开多久了?两个月了吧?林景灏连他声音都没听过一次!这该是多么的折磨人啊!

          重重的叹息一声,真是他自己活该!

          算了,之前那四年都忍了,这几个月,总不能忍不了了吧!

          可在被折磨了三个月之后,林景灏觉得自己真的是忍不了了,找林凡问了他们在哪里之后,也顾不上跟宁夏的约定,直奔他们所在的地方去了。

          历经了漫长的旅程,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天空红霞满天,非常的漂亮。

          “你怎么突然跑来啦!”见到林景灏,林凡很是惊讶。

          “别找了,他不在,”林凡急忙喊他,“我说你怎么不守诺言就跑过来了?”

          “爸,我真觉得我不像你亲生的,您能对我好点儿吗?难道您真的忍心看我这么遭罪,这么受苦受难的啊!”林景灏哀嚎起来。

          “你怎么说话的呢,我哪里对你不好了,每天你打电话过来烦我,我不都跟你说得清清楚楚吗?你问我你们在哪里,我不也把行踪告诉你了吗?”林凡冷哼一声,“早知道什么都不告诉你了!让你担心着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