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爱为名的复仇+番外_第19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小姐,你先把钥匙拿出来。”

          “好。”

          夏承萱低头在包里找着车钥匙,却感受到一个冰冷的东西抵着自己的脑袋,耳边传来的再也不是忠心的提议,而是威胁:“不许动!”

          “你……”

          “我是国际警察,编号0736,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我有权直接开枪击毙你。”

          “你是条子!”夏承萱难以置信的看着二黑,“我身边居然有条子!这不可能!”

          “你原来的活计是我表弟,我们长得一样,他在一个月前出了车祸,我才有机会!”

          “警察!不许动!”宇哲还是我想象中的霸气,支配着他所属的警员。

          “快去看看人质在哪里?”宇哲用流利的英语告诉巴黎的国际警察。

          “yessir!”

          “姐姐……”夏承熙也赶到了这混乱的地方,开口叫了着近半年不见的姐姐。

          “小熙!你亲自来抓我?”她愤恨的看着他,“你这个孽障!我和爸爸能有今天这个地步,都是被你害的。”

          “是你们咎由自取!”夏承熙也爆发了,红着眼眶喊出了他心里最真实也最不想承认的话。

          “带走!”

          “是!”

          “凤玉卿,你以为你赢了吗?”夏承萱被带走的时候,看到了夏承熙身后的凤玉卿,他依旧潇洒,自信,这是夏承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你大错特错!赢的人是我!即使我死了,最后的赢家也是我!”

          “你什么意思?”

          “玉卿,别听这个疯女人的话!”刚刚赶到的梦哲提醒着凤玉卿。

          “我们找不到人质。”一个警员相凌宇哲报告。

          “什么!”梦哲不死心,跟着警员和宇哲上了楼。

          “哈哈哈哈!”夏承萱大笑着。

          “夏承萱!”凤玉卿狠狠抓住她的肩膀质问着,“他在哪里?”

          “谁?凤亦熏?他啊,你还在乎他?”她有力的回击着,一字一句都是刺,“你不是为了萧薰儿不要他了吗?”

          “别废话,告诉我!熏儿在哪里?”

          “呵,你急什么,我又不会杀了他,不过,如果他自己脑子不清醒自杀了,那就可惜了。”

          凤玉卿惊讶的看着她:“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只不过打了几针而已,比起我家来说,这算得了什么呢!”

          “玉卿,亦熏在天台,梦梦已经在上面了!”宇哲冲下边喊着。

          “走!”

          等凤玉卿赶到天台的时候,一切变得不是那么妙了。凤亦熏跨过了围栏,站在楼边,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从着十多米高的地方掉下去,粉身碎骨。

          “亦熏,”梦哲极力的劝着,“亦熏,你站这么高干什么?快下来。”

          “梦梦?”凤亦熏的神智明显有些不清楚。

          “对,我是梦梦,”梦哲艰难的给出一个微笑,向凤亦熏伸出一只手,“亦熏,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回家吧,好不好,梦梦带你回家。”

          “……”凤亦熏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熏儿……”凤玉卿一群人上来,将他的思绪打断,脑中浮现的都是他与夏承萱谈判时候的场景。

          “凤玉卿!”他疯狂的喊着,“我不想见到你!我不想再见到你!到死都不想!凤玉卿,全天下,唯独你没有资格再见我!”

          “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可是你却不给我机会。凤亦熏!在这世上哪还有你的容身之地!所以……回到我身边吧!”凤玉卿张开怀抱,慢慢向他走进。

          “不!你骗我!你一直在骗我!”凤亦熏留着泪狂吼着,他微长的头发被风吹乱了,“你爱的是萧薰儿!你从始至终爱的都是那个死了十几年的萧薰儿!”

          “你先下来!好不好?”凤玉卿不在向他靠近,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你宁愿拿到一堆骨头和一本日记,也不要一个深爱着你的活生生的我!”

          “凤亦熏!你给我下来!”

          “我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你,我也没有理由活下去了。我已经失去你了……我的玉,在奈何桥上等着我。玉,熏儿来了……”他闭上眼,身体向后躺去。

          “不要!”凤玉卿一群人拼劲全力想要抓住他的手,挽回这条生命,这个美丽善良的生命。

          命运伸出手来,我们无能为力。有些爱要用一生去忘记,恨,一样会模糊时间。

          也许,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只能带走记忆,还有心底的深深的爱。我需要的只有这些。以前,我不知道死亡的时候,凝望苍穹竟然回那么凄凉,一声一声霰雪鸟的悲鸣,斜斜地掠天而去,我看到你的面容浮现在苍蓝色的天空之上,于是我笑了,因为我看到你,快乐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亲爱的读者们,这不是真正的结局啦,真正的结局在番外呦,记得继续往下看呦!

          第71章凌梦哲&kim的采访

          作者:等会儿采访要开始了,你们放轻松别紧张哈!

          梦哲:这种场面我见多了。

          kim:我紧张,求抱抱、求安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