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逼婚直男先生+番外_第21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身边,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她打量了季源希一会儿,道:“这位先生,你也是孩子的家长吗?”

          季源希点点头。

          “以前都没有看见过你呢。”少妇笑道,“不过,我认识这辆车,这是秦先生的车。”

          季源希有些惊讶,“你认识他?”

          “是啊,他每周都会来接他的儿子,我们都会聊几句。你是他弟弟?”

          “……”

          “秦先生真是个好男人啊。”

          季源希有点不爽,“你很了解他”

          少妇笑道:“他有和我聊过他的夫人啊。”

          季源希忍不住道:“他都说了什么?”

          “他说他的夫人比他小很多,很漂亮,很喜欢向他撒娇呢。”

          季源希的脸沉了下来——他哪有经常撒娇?

          少妇一脸羡慕,“据说他夫人总是提很任性的要求,秦先生一直拿她没有办法,只有宠着惯着。真是羡慕他夫人啊。”

          “是么……”

          “秦先生还和我说过他追他夫人的艰辛历程呢,据说他花了很大力气才得到美女的芳心。真希望那个幸福的女人会好好对待秦先生啊。”

          季源希沉默了一会儿,道:“他会的。”

          幼稚园里响起了下课铃声,不一会儿,一群背着书包的小天使们就欢乐地蹦跶了出来。季源希张望了半天也没有自家的小宝贝。眼见孩子们都走光了,季源希刚准备进幼稚园,就看到季泽西被老师牵着小手,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小家伙看到季源希,立刻甩开老师的手,撒丫子向季源希跑来。

          “爸爸!”季泽西一把抱住季源希的腿,仰着小脑袋,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着,“爹爹呢?”

          “他有点事。”季源希摸摸儿子的黑发,“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

          老师走了过来,道:“请问您是……?”

          “我是泽西的爸爸。”

          老师顿时石化,季泽西有两个爸爸?不过,老师也不是多事的人,立刻伸出手,道:“您好。”

          “是泽西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老师尴尬道:“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秦安急匆匆地赶回家,一进门他就惊呆了。

          只见季源希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悠闲地喝着咖啡,而季泽西小朋友正落寞地站在墙角,听见秦安的声音,立刻回过头,委屈地撇撇嘴,似乎都快哭出来了。

          “爹爹——”

          “这是什么情况?”

          季源希没好气道:“问你儿子。”

          “……”秦安把小家伙抱了起来,在他水嫩的脸上亲了一口,“宝贝,怎么回事?”

          季泽西吸吸鼻子,低声道:“我今天在幼稚园打架了。”

          “哦。”秦安看向季源希,“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吧,小孩子都是这样。你小的时候还……”

          季源希猛地把咖啡杯放在桌子上,“他打的是一个三岁的小女生。”

          秦安不满地捏了捏季泽西的小鼻子,“你这样就不酷了啊,怎么可以欺负女生。”

          季泽西委屈道:“可是……可是她亲亲了小鱼。”

          秦安问季源希:“小鱼是谁?”

          季源希面无表情道:“一个五岁的小男孩。”

          “小俞是我的,我不许别人碰他……只有我可以和他亲亲!嘤嘤嘤……”小家伙抱着秦安的脖子,越说越委屈,最后干脆开哭。

          秦安哭笑不得,哄着怀里的小宝贝,“好好好,是你的,小鱼是你的,别哭了!”

          季泽西抽抽噎噎的,抹着眼泪,边打嗝边道:“爹爹,我饿了。”

          “季源希,煮饭去!”

          “……为什么是我?”

          “我要哄孩子啊,要不你来哄?”

          季源希不情不愿地进了厨房。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吃过早饭以后,秦安就陪着小家伙趴在客厅的地板上玩拼图。

          季源希洗好澡从浴室里出来时,季泽西正坐在秦安的腿上听故事,手上还抱着一个奶瓶。

          “咳咳,泽西,你该上床睡觉了。”

          小家伙抓着秦安的衣服,哀求道:“爹爹,今天晚上我能和你一起睡嘛?”

          秦安还没有回答,季源希就先果断道:“不行。”

          小家伙不服气道:“为什么?”

          “你已经四岁了,是个小男子汉,必须自己睡。”

          “可是爸爸你已经三十岁了呀,为什么还要和爹爹一起睡?”

          季源希脸色不太自在,“这不一样。”

          小家伙摇着秦安的胳膊,“爹爹,爹爹,我们一起睡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