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已成灰_第14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但那也只不过是他为了争面子的话而已。

          他知道夏正飞一定做了什麽让他难过的事,但他藏不住洛安宁,也藏不起洛安宁。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一切,他插不进去,他也没有权利插手。

          如果不是对洛安宁有别样的感情,如果只是友情,现在的他,能做的事或许更多,而不是只在这里看著他痛苦,却连最基本的安慰也说不出。

          後篇第二十二章

          推开门的时候,是预料中的一室黑暗,然而却还是让夏正飞有一瞬间心里浮现出一种怪怪的酸涩。

          他知道洛安宁不在,然而明知如此却还是抱著当他推门进了玄关的时候,会有人迎出来跟他说句“你回来了”。

          久违的家,却没有半点的人气,薄薄的一层灰尘灰尘告诉他,这个房子已经至少半个月没有人住过了。

          脱了鞋子和外套,他站在客厅里看了看四周,也没叫家政公司的人,反倒是自己著手收拾起来。谁能想到刚下飞机时差都没倒过来的夏氏总裁会在自己家里做大扫除呢?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错乱了,只是下意识地就这麽做了。

          一路收拾到主卧室,推开门打开灯,把吸尘器放进房间里,一抬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半分锺之後,他猛地冲进去拉开了立在床边的衣柜。

          衣柜不算小,里面挂满了各式的西装和休闲服,看起来依旧是满满当当的,但夏正飞却知道,一些洛安宁的衣服不见了。

          洛安宁平时并不注重打扮,衣服也就是工作要穿的那麽几件,平时的家居服几件,另外还有两三件休闲西装,适合出去泡吧放松的那种,然而却崭新的几乎没穿过的样子。

          其他的衣服都还在,然而居家服却一件都没剩下。拉开抽屉式衣柜,睡衣和内衣也全部不翼而飞。

          夏正飞脸色一变,甩开抽屉站起身,三两步进了客厅里拿起了电话。

          不久之後,就听到对面“喂”了一声。

          “你好,我是住b栋x层xx房的住户,我姓夏。”

          “哦,我知道您。夏先生你好。”

          “我想问一下,和我同住的洛先生最近有回来过吗?”

          “洛先生啊……”那边思索了一下,“您稍等,我问一下。”

          夏正飞端著胳膊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这种紧张的姿势很不像自己。连苦笑自嘲的心思都没有了,他抓住沙发的靠背坐了下来。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洛安宁回来过。

          如果不是凭空消失,为什麽既然回来了却连一个纸条都没有留给他?

          如果没有陪顾淮泽去美国的话……

          夏正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想什麽。如果是以前那个把顾淮泽作为所有优先的他,是不会产生出这种假设的想法的。

          “喂?夏先生,在听吗?”

          话筒里的声音让夏正飞打了个激灵。

          “我在。”

          “是这样的,我问过同事小何了。洛先生大约十几天之前回来过一次,据说当时带了一个行李包出来,说他最近不回来了,顺便交了一下水电物业费什麽的。”

          “他说过去哪了吗?”

          “这倒是没说。”

          夏正飞心里一沈,又听到那边说:“不过洛先生留了个电话号码在这里,说如果有什麽事就打电话给他。”

          对方话音还没落,夏正飞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留的号码是多少?”

          “您再稍等一下。”

          没几秒锺,那人又接起了电话:“夏先生,不好意思,电话号码在管理员那里,他现在已经下班了,明天你再打过来您看可以吗?”

          夏正飞只好挂了电话。

          也没有心思再去收拾房子,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卧室,连澡都没游戏就钻进了被子里。

          躺在床上却没有因为疲惫而马上陷入睡梦中,反倒是紧绷的情绪一直没办法放松。即使知道明天要到电话号码就能跟洛安宁联系上了,却没办法就这麽放下心。

          意识到自己竟然出奇紧张的时候,他又想起了顾淮泽对他说的那句话。

          他好像,有一点点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亲自去找了管理员,然而对方却因为家里有事请了半天的假,夏正飞又回去等了半天,中午一过就又下去等人,干等了两个小时才把人给盼到。

          管理员是个上了年纪的大爷,戴著老花镜翻了半天,终於从一叠的文件夹里翻出了一页a4纸。

          夏正飞抄了一份,强忍住当场打给洛安宁的冲动上了楼。

          他没用手机,怕洛安宁因为不认识的号码错过电话。拿起家里的座机,却突然间不知道一开口要说什麽。

          想了半天也无果,愈发感觉到这种样子跟平时的自己差的太多,夏正飞一咬牙,播出了那串号码。

          心里默念著洛安宁的名字,然後他听到了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似乎有些迟疑:“……夏正飞?”

          提起的心突然间就归回原位,夏正飞慢慢地倒进沙发靠背里:“是我。”

          那边没了声音,耳边能听到细微的呼吸声。

          夏正飞闭了闭眼:“安宁,你在哪?”

          设想过一万种的质问方式,想说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然而最後却发现,找人的,并不是他自己。

          把什麽都丢给陈诺了,甚至在发现他失踪的第一时间,却还是在陪著顾淮泽逛街泡酒吧。一种心酸的滋味慢慢地浮了上来,是为洛安宁心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听到洛安宁的回答:“我在哪里,你在乎吗?”

          出乎意料的,夏正飞并没有因为这种任性的话生气,反倒是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後篇第二十三章

          “我在哪里,你在乎吗?”

          他也不想闹得这麽难看,然而人都有委屈的时候,连他也不能例外。虽然一个已经快要三十岁的男人还说这种话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但他已经忍耐不住了。

          他已经忍了足够久了,久到他几乎把忍耐当成了习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