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契之约之未属契约 第3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看着离开的人,唉,要独守空房了呢。如果安华职员知道自己家那一直冷漠霸道强悍的总裁此时内心的怨妇想法估摸就会掉下巴了。

          ☆、第三十五章(3735字)

          “木安,睡了么?”压低声音的问着对方,眸子在黑暗中闪着光亮。

          “睡不着?”本来在酝酿睡意的人,有些昏沉的问着身旁的人。“没,睡吧。”见对方没睡,便又慌忙的沉了声音,闭上了眼睛。

          身后渐渐没了声音,无奈的轻叹了口气,转身将人固在自己怀里,如兄长般,“今晚好好睡一觉吧。”温和的语气,让人安心。

          “早饭在微波炉里,饿了自己热着吃。”看着还在床上打迷糊的方可琦,站在门口吩咐着,随即便有些老气横秋的感慨,自从这小子住进来,自己就越来越婆妈了。

          而躺在床上的人,则是缓缓的睁着眼睛,单字音的‘嗯’了下,便再没了声音。

          “你是打算提前进入母亲角色么?”将许木安环入腰间,气息丝丝染着耳边。

          忽然出现的动作让许木安瞬间僵硬,随即因为那句话而嘴角抽搐,“走了!”半晌,有些气恼的挣脱开苏志,转身向外走去。跟在许木安身后,看着那个气恼的人的背影嘴角上翘,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昨天那边打了电话,说是和我们合作很愉快,期待着下次合作。”有些冷淡的说着,昨晚部门经理的汇报。

          而苏志口中的‘那边’恰是昨天送走的合伙商。“策划部这个月的奖金已经按成拨下去了。”站在苏志办公桌前,公事公办的语气。抬眼看着许木安,“去处理其他事情吧。”

          已有一个星期没有回苏宅住了,晚上因为要回来取下东西,反而迎来了不速之客。

          看着端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示意佣人上茶,“不知道冯先生拜访,可是有什么要事。”

          慵懒又冷漠的说着,他可不认为傅家的管家冯可行来单纯是为了拜访。

          “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下惭愧。”似乎真的有些惭愧一般的低了低身。看着对方的动作,“那就说说。”面无表情的言辞,语气没有丝毫感情,凛然的态度不禁让对方有些紧张。

          “我家少爷想和苏总做个交易。”毫不拐弯儿抹角,直奔主题。“做交易,傅总不应该派秘书来么?”看着佣人端来的茶盏,目光依旧犀利。

          “不,不是大少爷,是二少爷。”纠正着苏志的误会,说着。“哦?苏某自认与二少爷没什么交易可谈。”瞧着苏志的态度,冯可行也不急,“苏总这么说,未免有些武断了。”挂着礼貌的笑容,将这句看似责怪的话说的温婉。

          “是么?那么不妨说说,哪里武断了?”一直冷漠的眸子此时带了几分兴致。微笑着,将手中放了很久的文件递给了苏志,接过文件,快速的浏览,不着痕迹的皱眉,“这就是二少爷的交易么?”而也几乎就是在看着这张纸的时候,苏志便意识到了傅奇凯的意图,还真是有意思的交易。

          “不知道苏总意下如何?”看着冯可行带着等待的表情,苏志笑了,笑的格外残忍,“我可不想插手傅家的私事,且不说我和你家大少爷没有什么交情,也不打算帮你家二少爷做这种事情,另请高明。”

          言辞平和,却任谁也能体会到此时空气弥漫的犀利与不屑,而当事人则是一副自在的表情坐在冯可行对面,依旧的笑意,依旧的残忍。“既然如此,那么在下告辞了。”说着起身,在脚步走到门口时,微顿了顿,迟疑片刻,最终还是缓缓的说了一句,“这几天,苏总应该好好照顾下身边比较重要的人。”说着,便离开了。

          直到对方的气息完全消失,苏志才收敛了压抑着空气的胁迫感。

          “哥?”身后,是知道客人离开可以出现的苏雅。“小雅。”换回温和的笑意,略有宠溺的摸了摸身旁女孩儿的头发。“今天要早点睡哦。”“嗯。”虽然苏志这些日子不在家睡,却也总回来看看,而这句似乎每天都会嘱咐一遍。

          “哥,什么时候和木安哥回来住呢?”“过些日子,怎么,想你木安哥了?”自上次,许木安也确实有段日子没回来了,似乎在忙些什么。

          “嗯。”含笑的眸子看着自己的妹妹,余光看着站在妹妹身后的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小雅,再过几天就十六岁了吧?”“是啊。”似乎是对长大的期待,对于这个消息,女孩儿看起来格外开心。

          “那,过完生日回老宅陪妈妈怎么样?”“嗯。”自小苏雅就很少能看见自己的母亲,虽然苏雅不知道原因,但是对于那个从小就很疼自己的人苏雅一直都不觉得这种长时间的分离是隔阂,所以对于苏志的提议苏雅并没有反对反而期待着去老宅的心思一下子被溢的满满的。

          “你也跟着去吧。”从问句毫不犹豫的转变了祈使句,让安野一愣,他们说的老宅安野并不知道是指什么,自己在暗杀前的调查中并没有这一部分,凭着自己的调查能力,居然会有遗漏,想到此不禁有些后怕,如果这个男人要杀自己,该是如何的容易。

          想到此,对于苏志的‘建议’安野并没有反驳,默许一般的沉默着。“华叔大概明后天就会回来了,小雅要乖哦,有事给哥哥打电话,到时候让华叔和你们一起走,好不好?”“好!”毫不犹豫的应着,笑容了是满满的幸福。看着自己妹妹的笑意,伸手又揉了揉女孩儿的头发,“回房去吧。”

          目送着女孩儿离开,“为什么我也要跟去?”终于,安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保护好苏雅。”却只换来淡漠而强势的命令。

          对于苏志这种态度安野并不满意,甚至想要反抗,但是空气是流动的压迫感有随时告诉着自己,反抗就等于死。

          “苏志,你到底是为了什么?”看着什么也没有留下已经离开的男人,话,不自觉的喃语了出来,被困在这里已经过了两个半月,准确来讲,魅色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有,而苏志也格外的平和。那么自己到了这里究竟又是为什么?没有人会告诉自己,而安野也不会知道,这看似平静的两个月暗中的汹涌是他所不能想象的。

          手握着方向盘,思绪一直停留在冯可行那句‘这几天,苏总应该好好照顾下身边比较重要的人。’上,苏志知道,那并不是威胁,而是警告。

          被什么人盯上了呢?绕着一个问题,慢慢的又想到了那纸文件上,不禁冷笑,傅老二果然还是忍不住了么?虽然那种交易很诱人,但也是毒药,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把自己赔进去。苏志从来都不会做不靠谱的买卖。

          “我回来了。”推开房门,不出意外的屋里没有人应,木安这些日子回来的越来越晚了,很忙么?

          公司的活似乎不用加班到这种时间吧,而且以他的工作效率也不可能会有加班的可能。像是想到了什么,走向方可琦的房间,敲门。

          “进。”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推开门看着窝在床上的方可琦,皱了皱眉,“你吃饭了么?”好不感情的问了一句,却让方可琦如看怪物一般的看着自己。

          “吃没吃?”忍着不耐烦又问了一遍,并非是苏志忽然人道了,而是想到许木安那么晚回来还要照顾这小子自己就不爽,索性自己来照顾,也省了这小子麻烦。

          “吃了。”对方的态度倒是让自己格外意外。居然吃了,“那就好。”说着,便要关上房门。“苏志。”门还没关严实,便被方可琦叫住了,“什么?”

          再次将门重新推开,问着。“你,真的喜欢木安么?”有些别扭不自在的问着问题,反倒让苏志难得的在别人面前愣了。

          “你想说什么?”将屋门大敞,不知道为什么,方可琦的问题让苏志忽然变得心情好了起来。“你能好好照顾他么?”

          半晌,才低着头各种纠结的问了第二个问题。而简单的问题,却让苏志难得的嘴角温和的扬起,连自己也不能控制。

          见对方没有回答,方可琦似乎有些不耐,“回答啊!”“你是想祝福我和木安么?”终于,苏志说话了,却是让方可琦无措的反问。

          很少能看见在自己面前表现弱势的方可琦,苏志知道这小子已经接受自己了。没错,每次自己一个人在房里,感受着在外面等着许木安的苏志的气息的时候,方可琦知道,这个人是可以照顾木安的。

          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这次的借住,至少自己可以不在钻死牛角尖了,但是,休想我承认!

          “我只不过是怕我走了,你欺负木安而已。”又一次恢复了那个强势霸道不讲理的方可琦,毫不示弱的盯着苏志。

          不过,很显然,苏志注意到了另一个重点,“你往哪里走?”一本正经的盯着方可琦等待回答,方可琦会住在这里的原因苏志并非不知道,而且是很清楚,唯一不知道的就是那天晚上他和顾莫英发生了什么,不过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隐约中苏志又觉得自己能猜到一点。

          “我哪里也不去!”不知道是被对方戳中了什么,还是故意的喊叫,方可琦不禁觉得自己真是蠢!也不在乎方可琦怎么想,虽然知道他会祝福自己和木安那一刻自己小小的开心了一下,毕竟苏志也是个凡人嘛,因为他相信,木安会开心,所以,他也开心。

          许木安进屋时,就被这诡异的氛围弄的一愣,苏志倚靠在门框上,似乎嘴角带笑的看着方可琦,而许木安那句‘我回来了’也正因为这样的动作而敛了回去。

          听见身后的动静,回身看着愣神的许木安,走上前将人带在怀里,附在耳边轻声的低语,便满意的看着瞬间脸红的人,淡淡的笑意是苏志很少出现的表情。‘你的私交,可是变着法的祝福我们了。’仅仅是简单的一句话,许木安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觉得炙热。

          半晌才后知后觉的推开苏志,“可琦,吃饭了么?”“吃过了。”听到回答,许木安先是愣了愣,今天居然吃了。“木安,没事我先睡了。”难得的自主,今天方可琦听话的让人害怕。“好。”轻点着头,不让心底那种担心蔓延,但愿是多心了吧。

          ☆、第三十六章(3156字)

          当接到陈一美的电话时,许木安没由来的一阵头疼,虽然对于这种意外心里早有准备,但是真的来了时还是有些觉得沉闷。在方可琦住在许木安家这几天,陈一美每天都会去看看,虽然这些日子方可琦没有工作,但是介于一直都将方可琦视为弟弟的这种心理,陈一美还是每天都会报道。

          因为工作原因,所以许木安给陈一美配了一把钥匙,也方便配合方可琦那种诡异的作息。

          本来今天就因为堵车有些耽搁了时间,此番到了许木安家里更是重磅炸弹。看着被好好贴在门上的便条,上面歪歪扭扭的,‘我走了,别找。’陈一美就想吐血。靠!离家出走的手段也太低能了吧?当即,心里碎碎着就给许木安打电话了。

          “等我。”放下电话,看了一眼正盯着自己的苏志,“可琦跑了。”说的倒是格外平和。所以这也解释了他昨天晚上的异常。

          “回去?”虽然是问句,苏志却比许木安先一步动了,“我送你。”“苏志。”本来要伸手阻止苏志的动作,却有些气馁的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在听。无奈的快步跟上去,侧头看着苏志,莫名的心底一暖。对于苏志来讲,在孤儿院长大的许木安只有这么几个可以算得上有过命交情的朋友,他不允许许木安在这上面被伤害或是没有依靠。

          “就是这个?”看着熟悉的字迹,轻皱了皱眉,而许木安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顾莫英。“手机关机?”“嗯。”就在陈一美点头应着时,许木安的电话响了,而那头是本次离家出走戏码的主角,“我怕你担心,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无痛无痒的说着,让人忽然就对这种贴心有了感动的错觉。

          当然了也只能是错觉,“你现在在哪?”难得低沉了声音,许木安丝毫不对这种贴心表示感激。“啊!车到站了,我下车了,我有空再打给你,啊,对了,告诉小美这些日子给她休假。”说着电话那头便仅仅只剩下了忙音。

          “他说给你休假。”敬职敬业的跟陈一美说着,不意外看见陈一美毫不顾忌形象的抽搐着嘴角,紧接着就能听见与其秀丽外表丝毫不符的骂声。“一美,你先回去吧,他应该没什么事情了。”

          看着陈一美离开,许木安无端松了口气,好在没事。伸手环住许木安,“现在可以回去工作了?”丢下工作跑出来,可真不是安华总裁一贯作风。“嗯。”回应着轻点了点头。

          总算这场不算风波的风波结束了,并肩回到公司,许木安就暗中被齐君末叫走了。而此刻,齐君末又一脸神秘的交给许木安一袋照片,“安邵说,下面的就靠你了。他现在只能帮到这里了。”接过齐君末递来的照片,微皱了皱眉,“为什么不说,下面的该我帮他了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