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渣,我们来恋爱吧 第3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个时候,他只想问安澈为什么要这么做。

          肆学偷偷打眼看了他一下,“你为什么要回来?我的意思是除了安少和杰森那啥之外的原因,你为什么回来?还有杰森跟我说你为了他才不给人动手术了,你救了费里斯就是因为要和他和好什么的。”肆学说着说着眼前有些模糊了。

          他很不争气的想哭乱摸了下,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我的意思是,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他抬头看着蓝风,“当然,你不说也没关系。”

          蓝风半眯着眼看着他的样子,“哦,这样啊,那我不说了。”肆学差点噎着瞪了他一眼,胡乱的摸了把鼻子,吧唧着嘴,不说就不说,死蓝风。他又转眼瞪了他,心里还是很失落。蓝风想笑,伸手摸摸他的头。

          “我不记得那么多,好像因为我给他爸动手术失败了。”蓝风轻轻的摸着他的头,转到脸,他淡淡的一笑,很多时候也许记忆可以抛弃,但是心底的那种感觉却怎么也抛不掉,他的手他的神经都还记得肆学。

          “所以,大概那个时候无言以对吧,我就回来了。”蓝风的手永远是那样凉凉的,肆学有些贪恋这样的感觉,五年的日日夜夜不是吹的,谁放弃就放弃,他是傻子,可是更傻的是他还希望蓝风恢复记忆。

          关于这些,蓝风没有说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他间接性杀了杰森的父亲,根本没有办法在继续面对爱人,而杰森也同意两人冷静下,并未分手的时候蓝风回到国内,没多久他知道了安澈和杰森睡过了。

          肆学反手覆在他手上轻轻的摩挲着脸,有多久没有感受他的气息了?好舍不得啊。肆学咬咬嘴唇,蓝风捏了下他的鼻子,“等我找回属于我们的记忆,我们再重新来过好吗?”

          这一会儿肆学没有拒绝,在分开的一个月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蓝风,深入骨髓的爱,要他忘记除非削肉割骨再重生一次。“好,我等你。”肆学舔了下蓝风的手指,总是贪恋更多,又想得到更多,于是很多时候说着违心的话。

          他舍不得蓝风,好舍不得。但他要的是爱他的蓝风,而不是没有记忆只是为了弥补什么而负责之类的蓝风。肆学吸下鼻子,瞬间觉得自己很有骨气,厉害到爆了。蓝风伸手揉了下把他的头发,静静的凝视着他,笑而不语。

          像是老掉牙的言情剧,两个人静静的坐着不说话,只要彼此在就好。

          直到南汐打电话给肆学问他回不回去吃饭,他看看蓝风压低声音说等会就回去,不好意思的看一眼蓝风,踌躇着该怎么说呢,他不想打破这种惬意的气氛,蓝风端起咖啡喝一口,“回去吧。”

          肆学点点头,生怕再也看不着他似地,一直盯着不放,他心里没有底,爱自己的蓝风会不会回来谁也不知道,好在现在杰森回去了,万一再回来怎么办?他捏了捏蓝风的手,想说什么却还是没说,忍不住拉着他的手咬一口,末了听见蓝风抽气的声音,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疼吗?”

          真的是又气又好笑,蓝风无奈的摇摇头,心里跟自己说别跟孩子一般计较。

          在肆学依依不舍的目光下,他们各自回家,“学长我回来了。”肆学换上鞋进门喊着,却看见费里斯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玩游戏。

          “学长呢?”他问厨房里的薛萌。

          “接了个电话出去了。”薛萌打开油烟机倒上油开始炒菜,肆学不作多想,直接扑向费里斯争夺psp。

          南汐意外的接到了安澈的电话,本来不想接,再听见对方低沉的喊一句南汐的时候,他的心就软了,那边像是压抑像是发泄却只是一个劲儿的喊着南汐,南汐。最后他问你在哪里。

          安澈突然说一句我想你了,便挂了电话。

          这样有些示弱的安澈给南汐一种好像要轻生的感觉,一时冲动就出门,真的出了门去哪里又是问题,想想还是从两个人去过的地方开始找,第一个地方就是江边。

          他站在江边吹着冷风,想起不久之前抱着南汐在这里的感觉,如今摸着冰冷的围栏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曾经的感觉?从来没有觉得累的安澈现在好想找个山里小乡村隐居起来。

          总是行走在五彩斑斓的世界里,看着那些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谁也不能保证不会迷失最初的方向。

          他也是,在最初遇见南汐的时候,那抹干净的感觉让他深深的无可自拔。可是,现在呢?没有多久他们之间的矛盾和问题接踵而至,他没有把握做到完美的恋人,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南汐的名字,可是终究还是有所顾忌。

          “你知道cx公司在英国上市的事情吗?”安玲珑一边翻阅着《英国时报》一边打电话跟安澈说。

          安澈:“什么时候的事情?”

          “下午17点,不,准确的说是伦敦时间10点。”安玲珑以手指叩了下桌面,还有一个小时。安澈挂了电话往家里赶,即使知道不能阻止什么但是也要回去向华人商会表示反对。

          刚上车,他一边往后张望一边倒车转头,打转方向盘,张望一眼,他知道南汐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拉挡开出去。

          南汐走的太快,喝风有些呛着,半弯着腰咳嗽了两声,再直起身子,江边只剩下冷冷的风没有什么人的踪迹,他转个身也没看见有什么人。

          有些懊恼又有些急迫,南汐随意的扒了两下被风吹乱的头发,他是不是太笃定安澈会在这里所以急忙的跑了空欢喜一场?心里无限的失落,南汐扯出一笑讥笑,人家一句我想你了,就巴巴的跑出来,也不怪人家骂。

          也许,还有别的地方呢?转念一想的南汐差点没抽自己一巴掌,什么时候那么掉价的倒贴给别人了?他想起自己曾经跟安澈信誓旦旦的说肯定不会喜欢他这样人,还真的是讽刺。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加上冬日里的日子本来就短,肆学和薛萌虽然嘴巴上没讲但是心里却也急起来了,费里斯倒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继续大战游戏机,他就不信自己连薛萌都攻克下来的天才不能把游戏机攻下。

          “学长。”南汐刚开门进来,薛萌就跑过来,屁颠屁颠的给他拿拖鞋又帮他把外套拿下来,费里斯从游戏里瞥一眼,啧,这个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殷勤了自己竟然不知道,不知道就算了,那对象还竟然不是自己。

          肆学也看见南汐的脸色好像不太好,“倒杯茶给你暖暖吧。”薛萌握了下他的手,冰冷的跟棒冰儿似地,他挥挥手,肆学已经跑进去了。南汐看着这两个搞怪而又很好脾气的学弟,“外面有点冷,你们吃饭了吗?”

          费里斯:“一起吃你。”

          南汐:“……”

          薛萌汗颜,“他的意思是等你一起吃。”拜托了,中文不好就别说了吧。

          “那我们一起把薛萌吃了好不好?”肆学风情万种的朝费里斯一笑,顿时他拿着psp的手抖了抖,低头决定没事一定不再说话,听不懂没关系,但是那脸上的表情无法忽略不计啊。

          ☆、第三十二章:风波3

          第三十二章:风波3

          日子不咸不淡的又过了几天,南汐一直没出门,每天窝在家里不是看书就是看书,期间四本名著他已经翻了好几遍,肆学含着棒棒糖,“你不闷吗老看这些?”他特么大方的把自己的漫画书递过去,一脸忍痛割爱的表情。

          南汐瞥他一眼,“你自己看吧。”

          “你嫌弃我的漫画?”肆学一脸诧异,含着棒棒糖喷了南汐一脸口水,他急忙伸手去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南汐也没多说什么,拿起书,“我回房间休息睡一会儿。”肆学点点头,他真不明白学长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据他连日的相处发现南汐学长生活的好平淡,完美没有什么激情的感觉。肆学摸了摸下巴,挂了个电话给薛萌。

          两人鬼头鬼脑的商量了一番,肆学决定去找薛萌当面布置,“学长,我去找薛萌玩了。”肆学喊着已经跑到了门口换鞋,南汐迷迷糊糊嗯了一声,晚上睡不好,白天还是想睡。

          没多久他被手机吵醒,是沉晨的。南汐犹豫了一会儿,“喂。”

          “南汐,南汐……我好想你。”沉晨又是吼又是叫的,南汐捏了下鼻梁,估计着他喝醉了,“你在哪里?”

          沉晨:“南汐,我后悔了,我爱你,我后悔了。”听见那边的服务员好像在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南汐又问了一句:“你在哪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