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掰弯了男神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墨染哥哥,姐姐为什么走了?她为什么要出国?她不要我们了吗?”

          ……

          “骗子!你们大人都是骗子!说好了永远在一起的!”

          “弥舞……别这样……”

          “走开!”

          第二天苏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沈蓦然已经走了,桌子上放着热腾腾的煎蛋,三明治和热牛奶。

          他下床,走到餐桌前坐下,看到牛奶杯子底下压着一张便签条,写着:早餐趁热吃,小懒猫。

          苏澄笑了一下,端起牛奶喝了起来。

          吃完早餐准备去上班的时候,忽然发现沙发上有一个掉落的钱包。

          大概是沈蓦然落下的吧,他打了一下沈蓦然的电话,不过没人接。

          钱包应该挺重要的,等下班了给他送过去吧。

          这么想着,苏澄就把沈蓦然的钱包一起带上了。

          另一边,沈蓦然正坐在自家别墅的大厅里,墙上挂着超大屏液晶电视正播放着一些喧闹的综艺节目。

          他似乎在等人,手里的遥控器有一搭没一搭地切换着台。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起,管家看了他一眼,他点点头,示意管家去开门。

          于是,管家将大门打开。外头的阳光也一点点透进来。

          少女的影子被拉得很长。

          沈蓦然姿势没有动,只是拿余光瞥了一眼门口,淡淡说道:“好久不见,小舞。”

          少女是十七八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红色短裙,黑色的直发披在肩头,她走进来的时候裙子随着她的腰身摆动,显得明艳动人。

          她站到沈蓦然的面前,将电视挡住,表情明显不太高兴:“一大早叫我过来做什么?我说过,除非笙歌姐姐回来了,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沈蓦然没有接她的话,只是拿出手机给他展示了一下屏幕界面,并说:“有没有兴趣跟我解释一下这篇帖子。”

          弥舞目光落在手机上,只见上面显示着某论坛的一篇扒帖,她猛地一怔,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舞,何必要这样呢,你怀念的过去,回不去了,你想要的未来,也不会实现。”

          弥舞听完这句话,暗地里握紧了拳头,好半天,憋出一句:“你们大人,还真是残忍。”

          “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这种黑帖,尤其不要针对橙子酱,他是无辜的。”沈蓦然晃了晃手机,警告的意味颇为明显。

          弥舞瞪着圆圆的眼睛望着他,气鼓鼓的样子,双手揪着她的红裙子,哼了一声:“要是笙歌姐姐知道你这么欺负我,她一定会生气的。”

          沈蓦然摇了摇头,“我没有欺负你,是你太笨了,用同一部手机精分小号来黑我,一查ip就查出来了。”

          “我果然还是……”弥舞酝酿了很久,大声吼了出来,“最讨厌墨染哥哥了!”

          一旁的管家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位大小姐还是跟以前一样——教科书式的傲娇啊。

          沈蓦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表情柔和了一些:“许久没见,你打算一直这么站着跟我大眼瞪小眼吗?”

          他伸出手道,“厨师做了黑森林蛋糕,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吃。”

          弥舞没有去牵他的手,而是直径绕过他,熟门熟路地往餐厅去了。

          沈蓦然倒也不尴尬,兀自收回了手,放进口袋里。

          “这个家的布置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弥舞一双棕色的学院风小皮靴踏在楼梯上,发出木质响声。

          “对,我算是个恋旧的人。”沈蓦然跟在她后面,慢条斯理的样子。

          弥舞皱眉,咻地转身,红裙子在空中绽开一个漂亮的弧度:“那你为什么忘了笙歌姐姐?”

          “我不是忘了,我是向前看,继续自己的生活。笙歌出国了,不会再回来了,而我也找到了想要相伴一生的人,你何必再执着于过去,对无法重来的回忆耿耿于怀呢?”

          “我一直都没有变,对你,对笙歌,从来没有变过。你以后总会慢慢明白的。”

          弥舞皱着眉头,似乎要在沈蓦然的脸上探究出什么,可是良久,挫败地低下了头:“你们大人的世界真难懂。”

          “我和笙歌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不可能按照你想要的方式活着。”

          “狡辩!”

          两人路过沈恩的卧室,弥舞不由往里面看去,游戏机漫画撒了一地。“这个房间是谁的?”弥舞嫌弃道:“难道你已经让那个什么橙子酱住进来了?”

          “这是我侄子的房间,他和你差不多大。”

          “啧啧。”弥舞冷哼了一声,“男生的房间真脏。”

          (沈恩:……)

          这时,楼下传来了管家的声音:“苏老师,你怎么来了?”

          “我来送钱包。”

          弥舞和沈蓦然同时向下看去,管家挠挠头:“苏老师……你……来的真巧……”

          于是一分钟后,弥舞,沈蓦然和苏澄就一同坐在了餐桌上。

          佣人端上来热腾腾的奶茶,还有新鲜出炉的黑森林蛋糕。

          弥舞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苏澄。

          苏澄回看过去的时候,她又立马移开了。

          苏澄:话说,这个小妹妹,到底怎么回事?

          弥舞:这个大哥哥,就是勾引墨染哥哥的狐狸精吗?

          管家站在旁边直冒汗——这可真是修罗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