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雇佣兵王在都市 第80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甘罗再次点头,只见林天面色阴沉了起来。

          “老太婆太贪婪了,贪婪永生,这最终只能害了她自己。”甘罗说道。

          林天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里面真的有不死仙丹?”

          甘罗摇头说道,“没有。”

          听到甘罗这句话,林天这才舒出一口气。

          如果芳秀贤知道这些年的努力、盼望,都是一场空后,肯定会活活气死,那表情绝对精彩。

          甘罗说道,“里面是我修炼的地方,一片荒芜,仅此而已,现在我要关闭大门了。”

          “我这次关闭,可能要几千年,甚至几万年才可以再次开启。”甘罗说道。

          林天点了点头,一脸畅快,“关吧!囚死那个老太婆。”

          没等林天说完,甘罗就已经念了咒语。

          林天一想到芳秀贤会死在自己心中向往的“圣地”里,林天就一脸爽快。

          林天的视线又投在了镜子上,忽然间林天发现了什么,面色大变。

          那高大如一堵小山丘的石门开始缓缓紧闭,林天知道这是甘罗的作为,林天急忙阻止甘罗,大力推动甘罗。

          咒语被打断了,即将关闭上的石门戛然而止,从原先那几米宽变成了半米不到,仅限一人侧身进入。

          甘罗无比懊恼的问道,“你干什么?”

          林天指着镜子,一脸慌神的说道,“郑郑孝恩,她怎么不见了?”

          “郑孝恩?”甘罗一脸疑惑,“她是谁?”

          思索了大概半秒,甘罗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手掌一挥,只见镜面上的画面换了,换成一名年轻女子,推着轮椅老太在荒芜的大地上行走。

          “是她么?”甘罗指着那名推车女子问道。

          林天脸色更加难看了,担心的事果然灵验了。

          郑孝恩跟着芳秀贤进入了荒芜空间内,找寻着那所谓的“不死仙丹”。

          “能不能把她捞出来?”林天对甘罗一脸认真的说道,也不顾甘罗是万年成精的蛇妖,还是天生傲骨的龙子。

          郑孝恩虽然不是林天的女朋友,但跟林天的关系十分要好,也属于林天的逆鳞之一。

          甘罗愣了一回儿,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你疯了吧?那个空间属于次元空间,无法穿梭的,再说了,牺牲她一人,把杀人凶手囚禁了,这不挺好的吗?”

          林天有些微怒了,“你就说,能不能把她捞出来?”

          “不能!”甘罗想都没想就回拒道。

          “我都跟你说了,那个空间是次元空间,无法穿梭,即便是空间异能者也没用。”

          “那把我送到大门外。”林天说道。

          “你要干嘛?”甘罗一脸认真的看向林天。

          “救人!”林天咬牙说道。

          “你能救谁?即便我把你送到大门外,咒语已经念出了,不管有没有我的催动,五分钟后它就会自动关上。”

          “大门关上了后,连我都无法打开,只有等两枚龙令重新被找寻到,才能打开大门,不过等到那个时候,估计都已经上千年了。”

          “而你,只需要在里面三天,不吃不喝,就会死。”

          甘罗对林天说了一大堆话,都是想打压林天想救人的念头,这还是他两千年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凡人说那么多话。

          林天面色无比狰狞,“快点!把我送到大门内!若不然我把你剁了。”

          以林天的实力,剁甘罗那是不可能的,只要甘罗一挥手,林天这幅血肉之躯就会膨胀暴体。

          但谁让林天身份特殊,甘罗舍不得杀?

          甘罗叹了口气,对林天说道,“行了行了,我算是怕了你了!”

          说完,甘罗手掌一挥,林天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在镜面里显示的画面中,岩浆唯独空间气浪微微抖动,突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了画面上,那道身影就是林天。

          第508章甘罗怒现原形

          林天的突然出现,吸引了维度空间内所有人的视线。

          他们都是亲眼见到林天化成一缕红烟消失,却没想到此刻林天又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火云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林天,你没死?”

          “时间还剩下四分钟不到,跟你朋友打招呼,只会让原先本就不多的时间变得更加紧巴巴。”

          听到甘罗的这句话,林天立马将视线从火云身上移开,转移到门内。

          门的宽度虽然比之前小了许多倍,还里面的光亮度不减,肉眼看进去,一片刺白,什么都看不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