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吵到你们。”

          众人摇头,纷纷表示这是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就是活泼可爱的雅茹才如此招他们喜爱嘛!那点小调皮,是她有活力的表现,他们乐还来不及呢!在这个失手就造得大了点的房子里,有了雅茹这味活力剂才现出生动而温暖的气息。

          何况,他们还想撮合雅茹和他们即将国中毕业回来的孙子呢!有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他们傻啦?!

          被六人轮番轰炸,月残差点就要举手投降,最后只得同意问问她本人的意见。

          被冰翎从娱乐室带回来的雅茹倒是很爽快的答应留下来了,却不愿意住校长家,问其原因,曰:房子太大了,我走得累!

          “我要住佐家!”

          “佐家?”月残歪头问儿子。

          “佐里奇。年前我们在法国时她去住过。”

          雅茹拼命点头,黏上老爸讨好的说:“老爸,就让我住在佐的家里吧?他们的房子就跟我们家差不多大,很可爱哦!佐妈妈做菜虽然没有哥哥做的好吃,但也是我吃过第二好吃的。佐爸爸总是陪我玩游戏,佐也可以给我欺负。还有!他们家有只很可爱的沙皮狗哦!每次我去它见到我就害怕得缩成团,随便我怎么整它都不会反抗呢!还有还有!他们家有只叫做奇奇的鹦鹉,每次跟我吵架都会被我骂到哭呢!它还会抱住头向我求饶呢!”实际上,为了教会它哭和求饶,佐里奇家上下威逼利诱虐待了它长达半年 ̄

          他们都没话说了,光看雅茹手舞足蹈的形容佐家有多好多好玩就已经够了。谁都知道她最后肯定会如愿以尝。

          幸好时间还早,在相谈了若干细节后,他们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了佐里奇家。

          果然,如同雅茹所形容的样,很可爱的个家。

          种满各种花草的小花园看就是经过精心打理的,圈水池包围着幢淡蓝色的三层小洋楼。蹲在门口啃玩具骨头的沙皮狗看到铁门后向它做鬼脸的雅茹,立即吐出嘴里的东西,屁滚尿流的滚进屋,末了还不忘用后爪子把门给踢上。

          可怜的狗狗,你的末日来了。

          佐氏夫妇听明他们的来意,夸张的将雅茹搂进怀里亲了又亲,直道以前没白对她好。夫妻俩向月残保证了又保证,生怕这到

          嘴的肥肉会飞走似的。

          佐里奇木着脸将冰翎叫上楼,把月残眼底的寒意忽略彻底。

          “翎,你不守信用。”他背抵门框,眯起眼看冰翎兴致勃勃的打量他的房间。最后他仰起头,观察他天花板上他放大的他们俩的合照,都是小学时候的了。

          “佐,我好象很久都没来过你这里了吧?还是跟记忆里样,什么都没变。”他没有回答他的话。你叫他怎么回答,认错吗?

          “可是你变了。”他叹息,哀伤的看站在他床前仰头向上的少年。月光透过窗户射下来,将没开灯的房间和他都照得虚无飘渺。

          “不,不是我变了。佐,是你。我只是渐渐的让你更认识我而已。佐,你在给自己作茧。”困住了你,然后好躲起来吗?

          作茧的是我,吐丝的却是你“难道我真的没有任何机会吗?”

          “嘘 ̄”冰翎竖起手指抵在唇上,淡淡的对他笑:“可别让上帝听到你的话,否则他会让你下地狱的,我可不希望在那里见到你。”

          他放下手,佐里奇却个箭步抓住他的手举到眼前。刺目的银光让他头晕目眩,他颤声:“谁是谁?”婚戒!翎的无名指上戴了只婚戒!

          上帝是不是抛弃了他?翎,我不要听实话。

          “你忘了吗,你们国中时打到我家的电话中第次听到的女声,我的‘未婚妻’。”他不动声色的将手抽回,退到三步距离之外。

          佐里奇如遭雷击,身子晃了晃后终于站稳。他脑子里片空白,连冰翎已经踱到门边也不觉。半晌才苦笑的低喃:“你的婚礼,为什么不叫我们参加呢我们还要送你祝福”是那个他早已刻意忘却的女孩,有着副美好的嗓音就能让人心疼的女孩。

          对啊,不是她,难道还是他佐里奇能要他吗?所有的喜欢和爱都是相情愿。他不是,跟他不样。

          或许,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至少看样子他很幸福。

          “你爱她吗?有多爱?”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只要给他点点的希望他就不会放手。

          我会证明,我比任何人都爱你,用我的生命发誓。

          冰翎把手搁在门把上,心想老爸在下面肯定又等得胡思乱想了吧。他闻言,又转过头来对佐里奇轻笑的说:“我用我的生命在爱他,比任何人都爱他。佐。”你想象不到的,要爱他爱自己的亲生父亲要付出多少代价。佐。

          拉开门,他楞住,随即又绽开更温柔的笑意,伸出戴了戒指的手交给门外的另只大手握住,金属细微的摩擦声粘在皮肤上快速传达至心底,撩拨起圈酥麻的水纹。

          “儿子,我们回家吧。”

          “恩,回家。”

          月光依旧温柔如水,却不晓它无所不在的包围紧得令人窒息,空留身无法抵御的寒意。让人悲。

          冰翎没有做过多的宣扬。第二天到学校召开了学生会的工作会议。里外部长级成员都参加了。

          在除佐里奇外所有人的惊讶中,他将学生会长的位置交予风瑞云,其他的成员也做了细微的调整,但有关以后的工作安排他没提个字,那已经不关他的事了。

          对他的所有动作没人提出异议。实际上,他们已经呆了。

          “会长,也就是说你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基本上,应该是这样。”他淡淡的点头。

          眼看在座的女生们副欲哭的架势他没有任何反应。他该有什么反应?安慰她们还是说自己不走了?别开玩笑了。

          但平日干练坚强的女部长们愈发不可收拾的抽泣声,男部长们握得死紧的拳头,他觉得他不该这么残忍不给人任何希望。他不是老爸,双面的性格可以做到彻底。

          “好了,你们毕业典礼我会回来。记得把毕业照最中间的位置留给我。”

          他暗自想要不要给他们个暗示,这些都是自他懂事以来直伴随他左右,对他“不离不弃”的伙伴,就这样说再见他也难过。

          “我想,或许你们在努力些,我们可以在大学里见面。”

          海明学院高等部的学生们感觉到了异样,具体是什么说不清楚,但空气中确实泛着令人压抑的低沉。

          首先是寒七让人跌破眼镜。除寒大外的六人都不笑了。然后是学生会的成员,见谁都阴沉着脸副你欠我二五百万的模样。最后是教特等班也就是冰翎班级的特级教师们脾气突然变得暴躁。话,任谁在要高中毕业前突然失去了最好的个学生,都会这样。

          第个发作的是风媚娘,她红着眼当着众人和老师的面,将自己的课桌拖到了冰翎的班级里,不管别人怪异的眼神,径直坐到了冰翎后面。

          两个班级的老师劝说她把东西搬回去别扰乱了学校秩序,她甩了他们眼,默不作声。教务处训导处的老师来了警告她说要通知家长,她冷笑声道:“我已经半年没见过他们了。你们能把他们找来我会感激你们。”

          王校长听闻后叹息,问她难道就不怕学校给她记过处分什么的吗。风媚娘紧盯冰翎的身影片刻不放,语气僵硬道:“有本事,你们开除我。”

          事情就在冰翎和王校长等人的努力下不了了之。他们知道原因,他们怎么惩罚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