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4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平常看到她就跟看到什么洪水猛兽似的,也会在背后小小的议论议论她。但是谁来告诉她这最近到底刮得是什么风?为毛那几个平常归家的次数少的可怜的家伙最近归来的频率勤快的都要跟上班报道样了。更甚者,有谁可以给她解答下困惑?为什么那几个家伙个两个都到她的面前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要幸福啊!什么我感觉孩儿他爹不错啊!更荒唐的是,她三哥竟然还特地送了她打的小雨伞,并且十分严肃的告诫她以后办事儿的时候最好是做好防护措施,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再来个就超生了!

          超生!超生!超你妹的生啊!啊呸,妹个毛线!时激动竟然连自个儿都骂进去了。乐小米表示对于自己那几个哥哥的话不但头雾水,并且还有强烈的不满!毛线的措施!毛线的超生!毛线的小雨伞!!你妹我特么的已经怀上了啊喂!

          好吧,这种种心情,乐小米表示也亏的她懒,神经粗大,能不思考,能不记住的事情,转眼就会完全忘记了。所以就算是感到蛋疼,那也只是瞬间的事情而已。这半个月里,她乐小米还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睡的睡,日子过的好不清闲。唯有点不爽快的,大概就是今天来办公室才没多久就被里面那位总监大人给派出去办事儿了吧!

          乐小米有些忿忿的走在路上,说起来,她是真的想不明白了,你说这总监大人到底是抽了哪门子的风?竟然让她去离公司大概三公里远的那家新娘教室见个人?

          刚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乐小米就想说她真心觉得自己没必要去,毕竟见客户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是总监自己去,或者派身边亲近的人去吗?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提反对意见呢,人总监大人就发话了,说什么放眼这办公室里就她最闲了,所以才麻烦她去的。好嘛好嘛,她承认,她确实是整个办公室里最闲的个。于是,乐某人心里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只能认命的行动了。

          奉命来到所谓的新娘教室,乐小米上去正想要开口询问,却不想马上就有人迎上来问她了。

          “请问,您是不是乐小米乐小姐?”

          “我是!怎么”了吗?乐小米刚应了声,话都还没有机会说话,就看到原本站在两旁做观望状的人走到她的身边,然后动作迅速的将她给劫持了。

          我擦的,这什么情况?有哪个好心人能够来告诉她下,眼前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个情况?

          被人给带到了个房间里,然后就被安置在了椅子上。乐小米本人是很想要动下身子,准备瞅准机会逃跑的了,但是很明显的,那只不过是她想想而已。相信任何个人在被多个人分别抓住了手脚之后都不能自由的行动了吧!

          既然不能动,乐小米当然也只能无奈的坐在那里,本来想要开口发表下自己的困惑,但是她都还没开口你,马上就有人开始在她的脸上动工了。为了不吃进那些涂在脸上的粉,乐小米只得先行闭嘴。

          “皮肤不错,只是略显敏感,不适合浓妆,上个淡妆就好了。眉毛稍微修下,再贴个假睫毛上去,她的睫毛太短了。”少其没当。

          “快点,去把送来的头冠耳环跟项链都拿过来。对了,头纱也别忘了。”

          “这边不行,腮红不用,涂上去显得多余。”。

          “哎呀,你们动作怎么这么慢?衣服拿来了吗?拿来了就赶紧理理,等下化好妆了好穿上去。”

          “快点快点,动作迅速,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了。鞋,鞋子!赶紧把那双高跟鞋拿过来。对,就是这样,赶紧给她换衣服!快快快!”

          在阵忙碌慌乱之后,乐小米就觉得自己像个提线木偶似的又被提着离开了刚才坐着的地方,然后甚至都不给她反应的时间,就直接把她身上的衣服给剥得精光。感觉自己身上的衣物都离家出走了,乐小米开口刚想阻止,就见几个人捧着件白色的婚纱。等等,婚纱?这是什么情况?

          “喂喂喂,我说你们,到底是要作什么?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儿?我的衣服呢?赶紧还给我!”见到那件看上去就应该是价值不菲的婚纱,乐小米当即就不干了!

          笑话,她乐小米不是傀儡,二不是木偶,刚才那样随着他们这样这样,又那样那样的已经是极限了好不好?现在竟然什么话都不说的就又给她搞出套婚纱来,他喵的真的是老虎不发威,当她是了啊!

          虽然乐小米开口说话了,但是很明显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把她当成是回事儿,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刚才的事情。两个人抓着乐小米,让她没法逃跑,再来两个人直接将婚纱给人穿上去。也亏得这套婚纱的设计并不像般的婚纱那样要从上往下套,或者从下往上套,只要从两边穿过去,再在后面绑好就行了,所以穿起来倒也并没有费太多的功夫,就算是乐某人拼命的在挣扎也丝毫不影响众人将婚纱套上去。

          就算她已经表现出了极度的不情愿,但是那件婚纱还是被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既然已经成了定局,乐小米就算是还想反抗,也是没有作用了。而乐某人向来不做无用功,既然穿上了,那就穿着呗,总比光着身子上演三点式要好。剩下的,就是鞋子还没有换了,帮人正准备上去给人换鞋子,却不想乐小米竟然突然发难,阵乱踢乱踹,硬是让人没法靠近。

          “哎哟喂,我的姑奶奶哦,算我求求您了好吗?您就赶紧让我们给你穿上鞋子吧,不然误了婚礼的时间我们真的是担待不起那个责任啊!”见人怎么都不配合,刚才在门口问了乐小米句话的人立刻出来上去跟人说道。

          “误了就误了呗,跟我有毛线的关系。”

          乐小米说的满不在乎,但是听的人却并不这么想啊!要知道上面可是千交代万交代了,让他们定要把这事儿给办好,不然的话,要是跑了人,他们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哎哟,怎么跟您没关系了!这可是您的婚礼啊!误了时间耽误的就是你的时间啊!”那看起来应该是负责人的人开口说道,语气里满是真切的恳求,“就当我求求您了行吗?姑奶奶,您赶紧穿上鞋子,我们也好赶紧送您去教堂啊!”

          “你妹!我的婚礼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你要找借口也不知道找个好点儿的吗?”听到那人的话,乐小米立刻不爽了。什么叫做是她的婚礼?既然是她的婚礼,那么为什么她这个当事人却什么都不知道,还要让别人来告知呢!要骗人也不知道找个好点儿的借口,她乐小米看起来像是那么容易就会被骗倒了吗?

          那主管毕竟也是见过各种大场面的人,这种结婚了,新娘却还被蒙在鼓里的事情他倒也是第次见到。只是这些事情都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要做的,就只是要办好上面交代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根本就不用也轮不到他去操心。现在人新娘不配合,他也没办法继续下面的事情,只得耐着性子劝说这个不配合的新娘子。13717842

          “哎哟姑奶奶哟,您就当是给我们几个行行好行吗?上面交代了定要在十点半以前把您送到教堂去,这都已经只剩下没多少时间了,您看您能不能稍微配合下!”主管看着乐小米,好声好气的劝说道,“您想想啊,既然新郎官儿不告诉你,那肯定就是想要给您个惊喜啊!就冲这份心意,您难道不应该高高兴兴去结婚吗?”

          “惊喜!惊倒是有,但是喜还真没发现啊!”乐小米不睬总管的话,凉凉的开口说道,“还有,你口中所谓的新郎官儿,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我自己有婚礼,当然也就不知道要跟我结婚的那个人是谁了。你觉得既然我不知道新郎官儿是谁,我还有必要去吗?”

          “有啊!怎么没必要!不知道新郎官儿是谁就更要去了是不是!咱可以到底是哪个人这么浪漫啊!”主管继续劝说,力求将人给完全说服。

          “得了,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我呢,也就不为难你了。既然你说这是我的婚礼,那么我就按照你说的那样去看吧!我倒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人要送给我这么大的个惊喜!”乐小米自认为并不是个什么好人,但是见总管脸上快要哭了的表情,还是感到有些微的不忍,配合的换上了鞋子,跟人起往所谓的教堂走去了。

          当乐小米在门口看到几个熟悉的人影之后,心里就开始有点点明了了。好吧,她觉得她应该已经知道了这场所谓的满含了“惊喜”的婚礼到底是她和哪位同志的专属了。只是

          乐小米看了看周围,好嘛,这人还真不是般的多啊!婚礼神马的,她能不能表示她乐某人没有太大的兴趣呢?

          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乐小米甚至想都没有多想,提起婚纱的下摆,然后迅速转身往跟教堂相反的方向跑去。至于脚上的鞋子?你见过那个决定跑路的新娘子还穿着高跟鞋跑得?当然是早早的就踢飞掉了。

          “诶,新娘子跑了!新娘子跑了!”不知道是哪个人先开口,然后接下来所有人的视线就都往乐小米跑走的方向看去。

          “爹地,请节哀!”

          “女婿,要淡定!”

          看着自己的妈咪/女儿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在婚礼上当着众人的面逃之夭夭了,乐家二老以及乐氏,哦不,现在该说是炎氏两兄弟开口说道。当然,如果他们脸上的表情不是这么带点幸灾乐祸的意味的话,可能听起来就会更加能说服人点。

          对于乐小米的跑路行为,炎冥也仅仅只是在刚开始的前几秒钟的时间愣了下,而后便缓缓笑开。他怎么能奢望自己的这个小助理能够按牌理出牌呢?这种逃婚的行为,不是更彰显她的性格吗?只不过

          “乐小米,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我炎冥都定会把你给逮回来的!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炎家的媳妇,不想认也得认了!”炎冥冲着乐小米跑走的方向喊了声,然后便丢下众宾客追了上去。

          既然她敢跑,那么他又有什么不敢追的?这辈子,如果就这么追追赶赶,好像也是不错的,不是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