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0 部分阅读(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手yi紧,程致迅不赞同的发腔,“不是说了麽,叫我致迅。”

          “好,致迅。”

          窗外,雪依旧是白的晃眼。

          幸福,现在明白也不迟,看现在不是很好吗?

          开了两指宽的门从外边轻轻的关上了,宛穆林手里的拐杖刻意放缓了力量,与对面走来的工作人员打招呼也特意的压低了声量。

          别吵,重生的女儿正聆听著幸福的敲门声,要保持安静。

          11鲜币性根福生子番外寒恺修吃醋1

          大雨过後,山里雾气腾腾,白色的雾与天空连成yi线,高山峻岭隐隐绰绰,脚下瀑布轰然,有种身在仙境的不真切感。

          “好漂亮的花哥哥,那是蝴蝶”

          “比刚才看到的还要大,真想抓回去”

          第yi次如近距离的溶入原生态大自然中,两个孩子都很兴奋,yi路上叽叽喳喳闹个没完。

          山路很崎岖,寒恺修抱著三宝,不时的咛嘱前边的大宝二宝看路。

          手里抓著yi束念予采来的野花,三宝心不在焉的伸著脖子往後看。

          “马马马马”

          草根不知道因为什麽事情落在後头,他们已经刻意的放慢速度,都这麽长时间了也不见他跟上来。

          寒恺修的眉头越蹙越紧,望了yi眼身後蜿蜒的山道,即刻跟带路的村长要求休息。

          卷著裤腿,手握镰刀走最前边开路的村长跑过来,“寒先生,再走半小时就到了,在这里也没有办法休息,不如坚持yi下,前边不远的地方有个凉亭,大夥到那去歇息怎麽样?”

          三宝在寒恺修怀里扭来扭去,“要马马马马”

          寒恺修把三宝塞给念予,“你们跟村长先走。”说完,他转身要往来时的路朝回走。

          “不要不要哇哇哇马马马,要马马”手里的山花掉地上,三宝不管不顾往寒恺修怀里扑。

          把大哭不休的三宝抱回来,寒恺修再次望著陡峭的山道发愣。

          “寒叔叔”念予的脚在地上跺,鞋底沾满了泥水和杂草,“你回吧,我们跟村长先走,在前边的小凉亭等你。”

          沈吟片刻,寒恺修点头,“你照顾好大宝二宝。村长,麻烦你了。”

          往回走才发觉路陡得很可怕,寒恺修抱紧三宝,尽量往长草的地方走,这样才勉强平衡住身体。惊险的走了yi段,寒恺修yi身的汗,跌跌撞撞差点滚下山去,三宝似乎没意识到危险,反而觉得很好玩,咯咯笑个不停。

          “你这个小混球,爸爸差点摔跤你还笑,欠揍是不是”寒恺修无论在生意场怎样的呼风唤雨,野外行走实在不是他的强项啊。

          湿湿的小嘴瘪啊瘪,三宝有腿蹭著父亲,似乎有下地的想法,寒恺修箍紧他往上提,不想竟把三宝的小鞋子弄掉了。

          愣愣的盯著白嫩的小脚丫许久,三宝希冀的扭头看寒恺修,“不要”他想说鞋鞋跑了,不让鞋鞋跑,可他精通的语言有限,除了不要他不知道该怎麽表达。

          鞋子不知道滚哪去了,视线能及的地方看不到鞋子的影儿,寒恺修把小混蛋甩背上,无可奈何向下挪,“你这个小皮猴,真的是来磨我的。”

          三宝玩著手指,忽然叫,“马马马马”

          抓著yi节树枝,寒恺修正在测量绕过脚下的坑从旁边走会摔跤的可能性有多大,听到儿子乱叫有点不耐烦,“马马不在这里,安静yi会。”他就纳闷了,上来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个坑有危险性,不该穿皮鞋上山,真是失策。

          “马马马马马”

          “宝宝,你再叫爸爸要发火了!”地上抻出来大大的yi块石头,寒恺修抬脚要跨过去,背上的三宝闹了起来,单手扶著孩子的寒恺修没留神,身体失重朝大大的水坑滚了下去。

          华丽丽的狗吃屎,三宝坐在父亲背上,好奇的大眼眨啊眨。

          “唔马马”

          狼狈的坐起来,寒恺修yi脸的黄泥水,上好的西装在石头上划了好几道口子,他悻悻的吐出嘴里的脏水,扬手想要教训下专门折腾他的三宝,小家夥的手抬的高高的,渴望无比的唤,“马马”

          不看不要紧,yi看之下寒恺修yi窜而起,根本就没有了山路崎岖的顾忌。

          仅能容yi人行走的小道上,草根背对他们而坐,从寒恺修的角度正好看到他的膝上伏著yi个人,凌乱的长发告诉他那是个女人。

          姿势好暧昧。

          谁吃了豹子胆,敢光天化日这下调戏他老婆

          在草根身後刹住脚,寒恺修的双眼嗖嗖放箭,草根似乎过於沈溺在安慰那个哭泣的女人,并没有如寒恺修期待般的扭过头去。

          我倒要看你们要搂多久!

          “马”三宝欢喜的要扑上前,寒恺修恶眼瞪来,吓得他把剩下的那个字吞进肚子里。

          草根听到声音回过头,“你们怎麽还在这里?咦老你你怎麽变成这样了?”

          没空理他,寒恺修两眼喷火,想把草根跟前那人烧出无数个窟窿。

          大概猜到寒恺修在想什麽,草根拍拍膝上那人,“我们回不去了,你怎麽哭都没用,起来吧。”

          嗅出些不寻常的气息,寒恺修阴沈沈的问,“老实交代,你们以前什麽关系?”

          初恋情人?

          不会吧,虽然现在还没看到这女人的脸,可是看她庞大的体型就足够装两个草根了,草根再怎麽没眼光也不会跟她谈纯情的初恋吧!

          女人在哭,抱著草根双腿愣是不让他动,“&&&”抽抽咽咽的说著方言,寒恺修也听不懂,不过他倒是听到了女人鸭子般的粗嗓音,真是够难听。

          草根别扭到不行,身体使劲往上挣,没挣两下又被女人拖回去,他巴巴的看著寒恺修,嘴巴动了动没发出声音。

          知道他在叫老公,寒恺修气得真不想理他。

          顾及到泥竹湾的风俗人情,对外yi致宣称两人是结拜兄弟,人前隔了n个人,人後连个抱抱都不敢,寒恺修憋气啊。原本打算拜祭完父母就走,谁想天公不作美,连著下了两天的雨,他们只得借宿在村长家,连著两个夜晚怀里空空,认床的寒恺修更加睡不著。

          去他nn的结拜兄弟,他们是夫妻,夫妻懂不懂现在忽然又冒出来yi个关系可疑的女人,寒恺修更加提起了心。

          除了草根,寒恺修很受不了在他面前哭的人,他脾气yi来把三宝往草根怀里yi丢,连大带小抱了起来,对还拉著草根的腿不依不饶的女人厉声喝斥,“拉拉扯扯像什麽样子,起来,你再哭我yi脚踹你下去”

          寒恺修在绅士,在平时他绝对不会说出这种对女性不敬的话,可是现在的他气疯了。

          可能是寒恺修的语气太凶狠,女人果真止住哭泣,拨开乱蓬蓬的头发露出yi张让寒恺修做恶梦的脸来。

          “哇”见鬼yi样惊叫出声,寒恺修抱著两个宝贝疙瘩踉跄著滚进草从,“老老老婆,你别告诉我,她她她她就是你你你你以前的恶婆娘”

          18鲜币性根福生子番外寒恺修吃醋2

          夜晚,yi场狂风聚雨,不知道哪里的电路出了问题,整个村庄都停了电,草草用过晚餐,还不到八点就都爬上床睡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