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5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绝望,跌入深渊的绝望。

          她似乎有些明白了,这个男人,是当真yi点点的夫妻情分也不念了,他厌恶她,恶心她,甚至恨不得要她的命,她敢保证,她就是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多看她yi眼!

          林子彤缓缓的爬起来,她的鞋子掉了yi只,光洁的脚丫踩在冰凉粗糙的地面上,来往的人都要看yi眼这个锦衣华服却又狼狈不堪的女人,她低了头,飞快的向前走去,没人能认出来,也没人相信,这就是那个传说中漂亮优雅的林家千金,司家大少奶奶,林子彤不甘心,她不甘心就这样像是被他仍yi双破鞋yi样扔掉,她就算不能得偿所愿,也不会让他得偿所愿!

          林子彤这样想着,不由得就阴测测的笑了起来,凉风吹来,她却是感觉不到冷,都是那个女人,都是那个程寄秋,他以为她林子彤不知道吗?他偷偷去过好几次寄秋的公寓,他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凭什么他可以找别的女人,她林子彤和别人偷情就是婊子?

          “阿胤,事情你到底预备怎么解决?”回到家时,老爷子叫住了司胤,见林子彤没回来,老爷子也不禁松了口气,这个儿媳妇实在是太能闹腾。

          “没什么好商量的,只能离婚。”司胤毫不犹豫的开口,忽而想到那天央央打给他的电话中说寄秋已经怀孕了,他不禁心思yi动,试探着问道:“爸爸,我有件事想要和你商量。”

          “你说吧。”

          “等到离婚的事情办好,我想把寄秋接回来。”

          老爷子yi听到寄秋的名字,不由得脸色yi变,当初让寄秋走,可还有他yi份功劳,再说了,当日里他亦是三番五次的羞辱难为寄秋,要是司胤把寄秋再接回来,他这张老脸往哪搁?

          “阿胤,你,已经决定了?”老爷子心有愧疚,为了自己的私利,他把自己儿子的婚姻幸福也给赔了上去。

          “爸爸,寄秋,寄秋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您就要当爷爷了!”

          司胤控制不住心底的激动,终究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老爷子腾时大惊,旋即却是喜不自禁:“这可都是真的?没有诳我吧!”

          老爷子想孙子简直想的快要发疯了,现在乍yi听说自己有了孙子,简直是什么都不想再顾及了,面子尊严又有什么重要?都比不上肥肥白白的大孙子!

          ps;明天全本大结局亲们,yi路走来实在是太辛苦了!!珠珠鞠躬感谢,希望继续支持猪猪的新文啊!!!

          正文第二部十九岁新娘大结局四

          老爷子想孙子简直想的快要发疯了,现在乍yi听说自己有了孙子,简直是什么都不想再顾及了,面子尊严又有什么重要?都比不上肥肥白白的大孙子!

          “我骗你干什么?”司胤轻笑,见爸爸这般开心,也不由得眼底有了笑意。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tt6

          “阿胤啊,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没有道理我们司家的孙子不能进门,这边和子彤的事情解决掉,你就去将寄秋接回来吧,爸爸年纪大了,以后公司的事情家里的事情我都不管了,只要让我这个老头子含饴弄孙就可以了。”

          “您放心,爸爸,以后再也不让您为我费心了。”

          今老爷子满意的点头,缓缓站起来,司胤赶忙过去扶住他上楼。

          “我累了,先休息了,你yi会儿还是给林家打个电话,若是子彤当真出了什么事,就不好办了。”

          “好,我知道了。”司胤微微皱眉,虽然有些不情愿,却还是点头答应,老爷子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这些日子,真是委屈你了。”

          陂司胤心底yi怔,旋即却是苦涩yi笑:“爸爸,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要想太多,事情总会有解决的yi天的。”老爷子复又拍拍他的肩膀:“早点休息。”

          “爸爸,晚安。”司胤目送爸爸走进卧室,背影竟是那样的苍老而又蹒跚,止不住的,眼底就涌上湿意,他努力眨眼不让眼泪掉下来,转过身去,走到楼下,犹疑片刻,终究还是拨通了林家的电话。

          电话接通,想好的那些说辞,竟是yi句都没有用上,林家的态度和前几次简直是天壤之别,直说答应离婚,甚至已经准备送林子彤出国去。

          司胤心中惊奇,却又不好贸然去问,在说到最后的时候,林老爷才支支吾吾开口说道:“阿胤,你和陈家攀上了关系,以后可要记得互相帮衬啊,做不成亲戚,总归还是要做朋友的啊”

          司胤敷衍了几声挂了电话,百思不得其解,陈家?若说让林家都如此唯唯诺诺的陈家,那么只有yi个可能!

          陈晋然。

          想到这里,再联想到央央那yi通电话,司胤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陈晋然出手摆平了这件事,他还真是没用,到最后还是借助了别人的力量。

          站在熙来攘往的街头之时,司胤脑海中竟是yi片的眩晕,见到寄秋,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yi时之间,他竟是有些愁眉不展,更犹疑的却是,自己到现在对这yi份感情还有点糊糊涂涂,真的爱她吗?还是yi直都将她当成替身而不自知?

          他是敢保证自己现在对央央已经没有了当初那样的感情,但是,寄秋的出现是以替身的形象,现在,那个替身的形象扭转过来了吗?

          司胤犹在矛盾徘徊,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嗡嗡的震动起来,他拿出来,却看到是yi个陌生的号码,想要摁断,又想起那晚央央也是用的陌生的号码,这yi次,兴许是寄秋呢

          心里竟是涌上来yi阵的激动,慌忙按了接听;“喂,是寄秋吗?”

          “您好,这里是仁爱医院,请问,您是宋央央和程寄秋的家属吗?”

          温和礼貌的声音响起来,司胤瞬间头皮发麻,怔仲望着瓦蓝的天空,呆愣间竟是yi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喂喂,先生,先生?”

          司胤陡地回神,慌忙点头,忽又想到那端看不到他的动作,哑了声音说道:“是,我是,请问,她们,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两位小姐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

          司胤脑袋里懵的yi声响,手中的手机竟然砰的yi声掉在了地上,他面前yi阵yi阵的眩晕,跳跃的光斑来回的闪动,几乎让他站立不稳,不知过了许久,他才像是疯了yi样向前跑去,跑出去几步才想到打车,心脏怦怦的乱跳,竟似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yi般。

          司胤紧紧的揪住心口,脸色惨白yi片,寄秋出车祸了!

          他满脑子都是这样yi句话,她不会出事,yi定不会出事!

          可是若是伤的不重,医院会这般慎重的打来电话吗?

          若是伤的不重,她们应该是自己打来电话才对,司胤心如刀绞,只恨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懦弱,为什么要在家里徘徊几天才做出决定,为什么不早yi点来到她的身边!

          如果他连说yi声我喜欢你,寄秋,我喜欢你的机会都没有,那么他的下半生该怎么办?

          陈晋然在接到医院那yi通电话之后,整个人就陷入了yi片放空的飘渺状态,他下楼的时候摔了两跟头,开车预备去医院的时候,发现自己连车门都没有办法打开了,上了车,又不知道该怎么发动车子,脑子里完全的yi片空白,他像变成了yi个傻子。

          yi个人在车子里坐了五分钟,又下车去拦出租车,去医院的yi路他只想掉眼泪,只想狠狠的给自己十几个耳光!

          为什么当初走的时候不把她带走?为什么不能再强硬yi点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让她恨他,也总比现在出车祸生死未卜好太多吧!

          陈晋然心痛难忍,想到央央,就觉得似有人在狠命的拉扯他身上每yi寸肌肤,痛的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赶到医院的时候,望着那入目的肃穆的大片的白,他竟是不敢进去,她会不会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