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丽婕妤被污(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渺花阁中,宁贵妃早就坐在外厅中,一脸的幸灾乐祸。德妃倒是没做出头鸟,不过平良缘小产她心中不知有多高兴。皇帝坐在上首,脸色颇为不好看,带着满满怒意。而唐婉慧面色惨白,神情委顿跪在地上,浑身微微有些瑟缩着。庄昭仪神色严肃,瞥见皇后身后的婉容,愣了一会儿。

          柳皇后被身边的嬷嬷扶着,神色虚弱的给皇帝行了礼。庄昭仪一样,皇帝看见婉容,也有微微的愣神。

          “咦?这不是丽婕妤的妹妹吗?我说皇后姐姐,丽婕妤做出这么大的事儿,你带人家妹妹来又是做什么呢。”

          发话的是宁贵妃,她到比前些年看着憔悴许多,可说话仍旧尖酸刻薄的很。

          “贵妃妹妹不知,婉容有孝心,递了牌子进求见本,说实在是想念她姐姐,本这才带婉容过来瞧瞧。丽婕妤以往一向心思纯善,怎么会做出害别人胎的事呢。未查清楚之前,贵妃妹妹还是少说两句的好。”

          说着,皇后自是坐在皇帝的右手边上。皇帝看着沉稳的婉容,忽的发话了:“既然是丽婕妤的妹妹,也赐座吧,不必站着了。”

          此话一出,宁贵妃德妃已然气红了脸,没想到这丽婕妤荣宠如此之盛,犯了这样的事儿,圣人却还是如此维护她和她妹子。就连柳皇后闻言,都几不可见的皱了眉头。

          “圣人让你坐下,你就坐着吧,别推辞了。圣人果然对婕妤妹妹还是不舍,臣妾也不相信婕妤妹妹会做这样的事。”柳皇后温言说着。

          唯有跪在下面的唐婉慧心中苦涩的很,圣人哪里是怜惜她,本就是对她这个妹子有情。她的得宠都是因为她这个才华横溢的妹妹。纵然心中不甘心,已经入好几年,她还是拎得清楚关系的。

          婉容不声不响,听着人说这事情经过,唐婉慧是正三品婕妤,好歹也是一主位,这殿里自然是也有别的低等嫔,而这渺花阁的平良媛不过是个区区从六品的良媛,本是丽婕妤身边的女,一朝得幸,居然有了身子,故而被封为从六品的良媛,一般女得幸,都会先封为九品官女子才是。而这平良媛初初便是从六品,可见是得了宠爱了。圣人子嗣不多,自然很是重视。平良媛身边的女则红口白牙的说良媛喝了丽婕妤送来的羹汤,便开始不舒服,继而小产。招了太医前来,却从那碗中发现了落子香。

          落子香催产,这下子可是坐实了丽婕妤迫害平良媛的事儿了。

          忽的,平良媛从内室中出来,披着单衣,面色惨白。整个人如同游魂一般,看着身形瘦弱,满面憔悴。

          平良媛直直的跪下,眼角含泪:“求圣人和娘娘为嫔妾和死去的小皇子做主。”

          婉容冷然瞧着那平良媛,却越看越觉得有点眼熟,偏头,正与圣人那双颇有深意的眼神对上。急忙回头,又看那平良媛,忽的,婉容惊觉,这平良媛居然与她都有三分相似的。尤其是眼睛和鼻子,很是相像。

          这下子,婉容跟吃了苍蝇一般,顿觉心中恶心。那平良媛怀胎不过三月,想来是那日事件发生后,种马皇帝就找了这个平良媛,还让她做了胎。

          平良媛声泪俱下,指着丽婕妤口口声声说她害她。婉容越发觉得那平良媛实在是举止做作的很了。

          唐婉慧咬着嘴唇,忽的磕了一个头:“圣人,娘娘,臣妾没照顾好良媛的胎,本应受到处罚,只是臣妾怎么会做如此恶毒的事?臣妾也是有过孩子的,虽然流掉了,但臣妾懂慈母之心,断不会加害平良媛。”

          “哼,没准就是你生不出来,所以嫉妒人家平良媛。”德妃不屑的撇嘴。

          按说也是,唐婉慧照顾平良媛的胎,若是没保住,她就得遭埋怨,断不会如此下手。婉容思来想去,跪下道:“请圣人和娘娘恕罪,事关姐姐,臣妇不得不出来说一句话。这平良媛乃是姐姐中侧殿的嫔妃。请圣人和娘娘想想,若姐姐真想害了良媛的胎,为何要用如此明显的手段,这不是明摆着打自己的脸?此事定然是有人陷害。”

          “这人证物证俱在,还由得你辩解不成?”宁贵妃柔柔的说了一句。

          庄昭仪瞧见圣人的脸色,心中咯噔一声:“圣人,臣妾倒是觉得这孩子说的有些道理。圣人和娘娘吩咐过丽婕妤妹妹好生照顾平良媛的胎,平良媛平安产下孩子,婕妤妹妹也是大功一件。况且婕妤妹妹是一主位,平良媛便是生下孩儿,也是由主位娘娘养着。丽婕妤断不会如此给自己断了后路的。”

          柳皇后揉揉额头:“你说的倒也有理,本也不信丽婕妤会做出如此事。只是这人证也有,物证也有。丽婕妤如何脱罪?”

          婉容上前一步,面带恳求:“圣人,娘娘,臣妇不才,请那羹汤一观。”

          “呵,丽婕妤这妹子真真是……难不成你还能比这中的太医不成?”德妃说着酸话。

          婉容目光极为坚定,看着柳皇后和皇帝。

          皇帝沉吟片刻,挥挥手:“叫人给李夫人看一看。”

          “诺。”

          婉容,拿着那碗已经凉了的翡翠芙蓉汤,拿着勺子,还尝了一尝,确实有落子香的味道。但却隐隐透着古怪。

          咬着嘴唇,忽的看见那碗底中有几颗微不可见的细小黄色颗粒,婉容忽的笑了起来。

          站起身:“圣人,娘娘。臣妇已经知晓,这汤中并没有加入落子香。”

          “可连太医都说是落子香,你如何断定不是?”柳皇后面露疑惑,说着就让人将陈太医叫了进来。

          婉容端着那碗汤,环视一圈屋里的娘娘们,朗声道:“这碗中,不过是因为加了碧梗芙蓉,还有双芯藤的缘故芙蓉,而合到一起就会嗅着与落子香没什么两样。但却不会产生催产落子的效果,不过会美容养颜罢了。”

          说着,婉容用勺子慢慢将碗底那点子黄色颗粒滤了上来:“陈太医请看,这是否是双芯藤?”

          陈太医接过,仔细看了看,又闻了闻,才肯定点头:“确实是双芯藤。”说着又尝了一口没有双芯藤的羹汤,陈太医奇道:“咦,没有落子香的味道了。圣人,娘娘,这汤里果然没有落子香的味道了。”

          这一下子,丽婕妤这迫害皇胎的嫌疑已然洗脱干净。

          陈太医面带惭色:“夫人为何知道这碧梗芙蓉和双芯藤在一起,味道会像落子香?微臣学医许久,竟是没听说过的。”

          “是哪,李夫人快给我们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婉容莞尔一笑:“臣妇不过平日爱看一些杂谈游记,那老年游记中曾写到:碧梗芙蓉和双芯藤一起熬煮,会有落子香香气,吃着也有纠纷类似。然不会对孕妇催产,诏南一带都用此作为替代落子香的调料。陈大人,专心研究医术,对这烹饪之事又怎么会比我这妇人知晓的?”

          皇帝目光看着婉容更加深邃,却也欣赏。再看那平良媛,虽然面容有几分相似,却到底落了下乘了。

          “臣妾记得平良媛入前就是诏南人吧。”丽婕妤看着平良媛,凉凉的说了一句。

          这后争斗,婉容是不爱看的,知道唐婉慧洗脱嫌疑,她为了避嫌,就告退了。回到府中,刚到家门口,就看见被洗刷的干干净净如同一团火的朱和坐在门口台阶上的李子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