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5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听着媚娃那惨烈的叫声,魔王烦躁了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感觉那声声惨叫简直是在抓他心。在媚娃再次呼唤他的名字,并狠狠的咒骂他的时候,平日里冷静理智到极点的魔王终于忍不住武力镇压了阻挡他的医生,冲进了手术室,媚娃疼的表情扭曲,冲过去握住他手,现在医生也没有功夫把这位巫师界最有权势力量的男人赶出去了。

          “r,你这个混蛋,我再也不要生了!!!”伴随着媚娃凄厉的喊声,婴儿嘹亮的哭声传达到所有人耳朵里。

          1996年1月22日,r陛下以及马尔福殿下的长子德拉科·r·马尔福出生。

          包子番外

          生完孩子的卢修斯身材简直是瞬间蹦回标准的,先不诅咒媚娃万恶的天生丽质,就是那瓶够好几个中等家庭破产的‘亮丽魔药’就够人磨牙的了。

          不过,最近魔法部的成员明显的发现他们头精神不太好,眼下是上了妆来能看出来的黑眼圈,那头永远耀眼的铂金色头发似乎也少了些光泽,居然还在听报告的时候睡着了!

          不可思议!虽然算不上工作狂,可马尔福部长对于工作的要求可以称得上严苛。工作跟私人分的很清楚,不容点混淆。托他的福,部里多年的懒散风气总算是清理了。

          马尔福家的掌门人憔悴的盯着报告书上潦草的不仔细看完全是堆线的字迹,努力维持自己的清醒,再过半个月就是婚礼了,现在他最好是赶快把手头上的工作处理了,否则他难以想象婚假结束之后他的日子该有多惨。

          可是用手帕掩住口鼻,卢修斯打了和哈欠,真的很想直接睡过去!不行了德拉科那小子好吵嗯睡会,就会儿

          r来到魔法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卢修斯罕见的没形象睡姿,饶过办公桌,魔王走过去,低头无奈宠爱的在媚娃脸上印上个吻,那小鬼真的是太吵了,每天白天睡觉晚上充满活力,累惨卢修斯了。他现在才知道养个孩子比跟堆虚伪的政客攀谈还累。

          轻柔的抱起媚娃,r直接在魔法部部长的办公室移形换影了,也许是对r的感觉太熟悉了,媚娃只是动动身子,调整另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就接着睡了过去。

          没有回马尔福庄园,魔王直接下令让家养小精灵把媚娃惯用的东西包括那个小鬼拿到r庄园来,至于什么婚假双方个月不能见面的规矩,既然都已经无视半了,现在也不介意完全无视掉,要不是卢修斯坚持他们就不会到现在还分居两地了。

          总之,现在魔王看不惯卢修斯不顾自己身体的做法了。坚持自己带孩子,家养小精灵完全可以胜任。盯着那个被放在施了魔法会自动摇晃的小床上的小鬼,r迟疑了下,走了过去。

          弯下腰,r盯着这个小小的东西,比刚出生时候皱巴巴的样子好看多了,圆嘟嘟的小脸很有肉感,看上去很好捏的样子,眼睛紧闭着,两只小的不可思议的肉呼呼小手握着拳头举起放在自己头的两侧,白嫩嫩的小屁孩睡的正香。

          每次看到他r都会产生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这小鬼怎么会这么小,这么软,这样脆弱的东西正的能长大成为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吗?

          迟疑的伸出手,r先是伸出只手指戳了戳小包子的脸,软滑的触感好的出乎意料,r不自觉的笑起来,然后又伸手戳了戳。睡梦中的小包子不愿意了,小嘴瘪了瘪无力的晃了下头,他现在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挪动不了自己,翻个身都做不到。

          r觉得很再次戳了戳掉包子软软滑滑的脸颊,被马蚤扰的包子怒了,睁开双红眸嘴瘪,哇哇的大哭起来。

          这哭可让面对阿瓦达都没变脸色的魔王有些不知所措了,看着小鬼越哭越起劲,r瞪起眼,爬在他上面,眯着眼,冷冷的说:“小鬼,闭嘴,再哭的话”再哭的话能怎么样?魔王停住话头,真不知道怎么往下说,这小屁孩什么都不知道,“该死的,你不要哭了!”凶狠的话吐出,可点效果也没有。

          r挫败的挑起眉头,察觉着小鬼似乎有越哭越大声的趋势,努力回忆卢修斯曾经塞给他的育儿宝典中的话,犹豫的伸出手,r胡乱的在小包子身上轻轻拍了拍,无奈的放柔了声音:“不要在哭了。”

          不买账的小包子豆大的泪珠不要钱的往外挤,白嫩的小脸哭的通红,憋着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r烦躁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视线触及摇篮里放着的小玩具,慌忙拿起来在小包子面前晃来晃去:“不哭的话给你这个。”

          “噗——”阵轻笑从r背后传来,魔王立马转头。卢修斯站在他背后,眼里带着明晃晃的笑意。微囧的r清了清喉咙,瞪他,媚娃非常明智的收敛嘴角,做出严肃的样子,然后快步走过去把小包子抱起来,调整了个小包子最舒服的姿势,轻拍着他的背,温柔的低声哄着。看到对自己最温柔最亲切的‘妈妈’,小包子渐渐止住了哭声,带着泪水的长睫毛,红彤彤的小鼻子,不是抽噎的样子让媚娃的爱心瞬间升到最高。连在包子脸上啾了好几下的媚娃忽略了皱着眉头瞪着小包子的魔王。

          婴儿的本能还是挺准的,魔王眼睛里的红果果的杀气让小包子害怕的在‘妈妈’的怀里缩了缩,但是小手却紧紧的抓住媚娃的头发,跟他父亲样的红眸盯着魔王的样子就像在防贼般。

          魔王不爽了。他打了个响指,家养小精灵瞬间出现。r揽住媚娃,把包子从他怀里挖出来用漂浮咒扔到摇篮里,吩咐家养小精灵:“照顾好他!”接着抱住媚娃亲了下去,“,我饿了,可以吗?”

          媚娃无奈的看着已经关上的卧室门和自己被扒了半的衣服,心说,你都直接动手了,还问什么!

          养孩子无疑是件辛苦的事情,但看着小不点渐渐成长也是件美妙的事情。能体会到这点的只有卢修斯,魔王看着这渐渐长大的小鬼,完全是苦大仇深的样子。

          从吃奶的时候就知道抢占‘妈妈’,会说话之后粘卢修斯的程度更是上层楼。该死的小鬼,早熟的可怕,还偏生在卢修斯面前装可爱,装傻。看的魔王咬牙,更加混蛋的是,这小鬼居然敢向他挑衅。

          “,我要去上班!啊唔那里不行停停止”卢修斯的声音带着上挑的颤音,虚弱的抗拒简直就像是欲拒还迎。魔王毫不客气的拉开爱人的睡衣,火热的大掌顺着媚娃白皙的胸膛路向下摩擦

          “呜呜呜呜爹地,爹地”稚嫩的童音带着糯糯的哭声在门外响起,可怜兮兮的口气让媚娃的神志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推着魔王的胸膛,“,德拉科在叫我,停下,他在哭!”

          拉住媚娃的手按在头顶,魔王啃上媚娃的脖子:“不要管他,家养小精灵会带走他的,哦,,这种时候不要提那个小鬼!”

          “呜呜呜爹地,爹地,开门,爹地”德拉科的哭声越来越凄惨,卢修斯看着这个在自己身上到处点火的男人,狠狠的脚踹过去:“那也是你儿子!”

          魔王敏捷的闪了过去,不爽的看着媚娃拉好衣服下床,开门。那小鬼抱着个长着长长耳朵的红眼兔子光着脚站在门外,薄薄的睡衣,被冻的红红的脸颊,哭的红红的鼻子,凄惨极了。

          魔王眼里闪过丝担忧,看着媚娃心疼的赶紧把小包子抱起来,塞到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的,皱起眉头问:“你没有脑子吗?”穿的那么少就敢不穿鞋站在那么冷的地上。

          德拉科小心的看他眼,然后往被子里缩了缩,害怕的样子让媚娃皱眉推了推魔王:“用温和点的语气不会毁了陛下的形象的!”关心孩子就直说不就得了,“我去吩咐仆人准备些魔药。”

          顷刻间,房间里只剩下父子两。德拉科看了看门口,然后敏捷的从被子里钻出来,连续给自己施了好几个保暖咒,冲着自己老爸笑的挑衅:“看吧,我就说爹地比较关系我。”

          魔王皱起眉头,只想把着孽子掐死,有这么破坏父父关系的孩子吗,亏他刚才还担心他!

          “小鬼,再这样做次,我就把你扔给幕梓!”r轻声威胁到。

          德拉科不屑的哼了声:“爹地不会让你这么做的,老头,你等着,总有天我会比你更强,然后把爹地抢走!到时候,你就是老男人了!”

          r气极。孽子,绝对是孽子!

          “嗯,德拉科,这句话说的好,不过,到时候我也是老男人了。”优雅的声线轻飘飘的在身后响起。小包子浑身僵,然后转头,谄媚的忘着眯着眼笑的挺温和的媚娃:“爹地怎么会老呢?爹地青春永存。”

          “恭维也没有用,德拉科,拉尔塔会带你去反省。”毫不留情的下令,媚娃对儿子的做法好气又好笑。

          小包子垂头丧气的拖着小兔子走出两人的房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大门在他面前‘啪‘声关上,撇撇嘴,握起拳头:“臭老头,总有天我会抢走爹地的!”

          门里,r搂住媚娃微笑,小鬼,跟我斗,还差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