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暧昧的误会(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三十六章

          被十几个人盯着看的感觉真不爽。

          孟小冬突然觉得其实当明星也不容易。

          正琢磨着要不要推门而入,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

          这下子,更□裸了。

          二哥看着她,半天没说话。

          孟小冬有点郁闷,他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难道还有理了?!

          正准备开口,却见二哥勾起唇角,笑了,笑的很舒展,一下子,她心里的火儿全灭了。

          接着,就听他说:你们先回去,明天一早再过来。小冬,进来。

          孟小冬站在门口儿,没动地方儿。

          十几号儿人鱼贯而出,从她身边经过时,莫不投来好奇的一瞥。

          多嘴的人最不可爱,可惜,不可爱的人处处都有。

          助手甲走到门口儿时,在她身边停了停,转身问孙少晏:总监,这位是?

          言语之暧昧,令人听了直想撞墙。

          二哥放下手中设计图,脸上笑意未褪:我家人,少罗嗦,去秀场继续排练。

          助手甲笑嘻嘻的伸出手,跟孟小冬握了握。

          临走前,不忘丢下重型炸弹一枚:没想到总监的女朋友是这种清秀可人的类型儿,藏的可够隐蔽的,这下子,不知道要摔碎多少芳心咯。

          滚。孙少晏笑骂。

          世界清净了。

          孟小冬提起行李袋,走进病房,随手关上门。

          “咚”的一声儿,“请勿打扰”的小牌子在门外晃悠了好一阵才停下。

          孙少晏靠在床头,静静望着她。

          孟小冬站在病房中央,淡淡的消毒水味儿飘进鼻端,不太舒服。

          “什么时候知道的?”话里带笑,孙少晏打破沉默。

          “昨天中午。”孟小冬口气很冲,视线却紧张的在他身上仔细打量。

          “小丁的情报挺及时。”孙少晏揉揉酸疼的肩膀,眼角眉梢那熨帖的笑意,跟脸色极为不搭。

          “你还好意思说,骗子。”看着他僵硬的右腿,毫无血色的嘴唇,昨天电话里的谈笑风生,伪装的一定很辛苦。

          孙少晏心情极好,所有烦躁在看到偷偷猫在门口儿的那道身影儿后,皆皆一扫而光,“小样儿,眼圈儿黑的跟熊猫是的,昨晚没睡好?过来。”

          孟小冬瞪他一眼,不搭理,把行李丢在沙发上,转身走进洗手间。

          拧开龙头,哗哗的凉水浇在脸上,脑子清醒了些。亲眼看到二哥,还能工作,还能对她笑,虚悬了一路儿的心,倏然落下。调高水温,取下架子上的毛巾在温热的水流下浸湿,微微拧干,仔细折好,对着镜子发了会儿愣,推开门走回病房。

          “小冬,坐过来,我有事儿问你。”孙少晏眉头轻皱,吃力的挪了挪身子,笑容依旧,脸色却变的更差。

          “不要乱动!”孟小冬三两步跑到床边,抽出背后软枕,小心翼翼扶他躺下,轻轻擦去他额头不断涌出的汗珠儿。

          “还挺贤惠。”孙少晏半闭着眼睛,任她继续帮自己擦身,湿漉漉的汗粘在病服上,早就黏腻难耐。

          孟小冬哼了声儿,不说话。掀开被子,解衣扣时,手微微发抖。虽然男女有别,不过二哥是亲人,另当别论,另当别论!自我催眠中,五颗扣子终于顺利解开。

          “傻丫头,不用紧张。”孙少晏捏捏她的脸,眼睛弯弯的,看起来极惬意。

          “安静。”孟小冬沉着脸,强作镇定状。

          “坐飞机过来的?入港证谁帮你办的?”看她慢慢悠悠的挣扎着,孙少晏索自己掀开衣服,膛□在外,密密麻麻的汗珠整齐排列。

          孟小冬脸一热,“切!不用你管,我偷渡来的。”

          孙少晏笑出声儿,“香港回归了,就算你直接游泳过来,也不算偷渡。”边说边撑着胳膊想坐起,孟小冬毫不犹豫的按住他肩膀。

          孙少晏无奈,“我想坐会儿,腰躺的很酸。”

          “你刚才不是一直很神勇的坐在那儿?多威风啊,断了一条腿还不忘把一堆人指挥的团团乱转!看着架势,地球儿要是离了你,是不是就不转了?!”终于还是没忍住,孟小冬噼里啪啦脱口而出。

          “傻样儿,心疼我就直说。”孙少晏大笑,抬起胳膊勾住她脖子,用意很明显。

          孟小冬无奈,让他借力坐起,把刚才抽走的软枕重新塞回他身下。

          “小丁畏罪潜逃了?”

          孟小冬没接话,埋头帮他擦拭身上的汗,沉默了会儿,才说,“二哥,以后别这样儿。”声音很闷,低低的,似自语。

          “嗯?哪样儿?”孙少晏随手把她垂落的发丝塞到耳后,淡声问。

          “你有家人,别把自己当救世主,什么事儿都自己抗着。动都不能动的躺在床上,这个样子,我不喜欢,以后别再这么折腾自己。”孟小冬嗓子有点儿哑,眼角湿湿的,几滴水珠儿吧嗒吧嗒砸在手背上,疼。晕开,湿成一片。

          孙少晏笑了笑,轻轻抬起她下巴,伸手抹去她脸上未干的泪痕,“意外而已,哭什么,傻丫头。”声音柔和,丝丝缕缕飘进耳中,让人心里暖暖的,很安稳。那一瞬间,孟小冬竟觉得,只要有二哥在身边,就够了,足够了,什么都不再需要。

          美好的气氛持续了约莫半分钟。

          护士小姐再度推门而入,上次是送药,这次是挂针。

          看着床边两人暧昧的姿势,她脚步登时顿在原地,神色颇尴尬。

          孟小冬脸似火烧,利落的帮二哥拉好被子,逃难是的从床边退开。

          “孙先生,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护士视线在他二人身上轮番扫过,眸子里一片了然。

          孙少晏若有所思的望着指尖儿上闪闪发亮的水渍,似乎没有注意到护士的存在。

          孟小冬定定神儿,示意护士帮他扎针。

          从昨天入院,孙少晏几乎水米未进。

          青白的手背上,几个刺眼的针孔不均匀分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