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短篇(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乌镇只是一个边陲小镇,全镇只有一条商业街,不是很宽的土路两旁有各种各样的商铺,“木林森”就是其中一家新开张的家具作坊,店主武皓年纪不大,不到三十的大小伙子,因为生意刚刚进入起步阶段,正所谓“万事开头难”,没有人脉、没有靠山的他只能多接一些小件活计,所以尽管收入不多,却总是忙得脚不沾地。人一忙起来就忘了时间,等武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暗道一声:“不好!”转身往后院快步跑去,直奔书房。

          书房地方宽敞,木桌后坐着一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面色稍微有几分苍白,此刻正埋头伏案,只是坐姿不甚好看,似乎整个身子没有骨头一般,软绵绵的,直不起来。

          公孙平咬着牙坚持,自己的身体在天总是不好过,整个上半身失去布带的束缚和靠背的支撑,几乎是趴在了桌上,仅有右臂支着略微抬起来一些,右手手指已经完全萎废,爪似地蜷缩着握拳,右手腕关节也是虚软的,只能随着手臂的移动来回拖拽,左手的行动力稍好一些,最多只能略略半张开的五指被牢牢缠绑在毛笔上,只有这样才能堪堪做出一个握笔的姿势。

          砚台里满满的墨汁是皓早晨临上工的时候提前磨好的,上午两个多时辰的工已经过去一大半了,可是,他这个废人断断续续、写写停停地只抄了寥寥几页的书。

          行动力微弱的左手不一会儿的工夫就颤颤巍巍地写不成字了,公孙平累得一头薄汗,手臂的无力令他无法支撑起沉重的身体,只能略略趴一下稍事休息。

          由于长时间地处于悬空状态,公孙平明显感觉到,虚软的背部僵成一片,坍陷的腰身抽痛不止,最令他不堪忍受的是膀胱的尿胀和下·体的尿痛。他的膀胱原本存不了多少的尿,可是,下·体的炎症令尿道堵塞,最多只能滴滴漏出很少的一部分,大量的尿被迫滞留在小腹,鼓胀得满满硬硬的,汹涌的尿意一波又一波地扩散,整个人都随之打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哆嗦。

          萎缩的双腿抽搐起来,一开始,畸形的双脚大力踩踏着轮椅的脚踏板,后来,随着肌张力的增强,两条麻杆腿一边剧烈颤抖着,一边上下弹跳四处踢踹,疼得他冷汗湿透了后背。

          小腹的肌受到痉挛的波及,开始挤压满胀的膀胱,大股的尿流一下子冲击到下·体红肿的小口,公孙平忍受不住那种痛苦,“啊——”地一声溢出了呻吟。

          武皓听到屋中的动静,心中自责不已,加快了脚步,冲向了书房。

          公孙平隐隐约约听到了皓急促的脚步声,绷紧的神智一松,本就摇摇欲坠的右臂再也支撑不住,手肘一软,身体就大幅度抖颤着滑落了轮椅,跌进了熟悉的怀抱。

          武皓看着平强撑着瘫软的身子,却依然尽最大的努力多抄书贴补家用,眼中的酸涩便怎么也止不住。

          公孙平牙齿打战,尽管汗水流进眼里,然而皓眼中的疼惜、不忍与愧疚依旧不容错辨,安慰地扯了扯嘴角,虚弱的声音响起:“皓……没事的,习惯了。”

          武皓动作麻利地褪下湿的亵裤,尿垫上甚至沾了不少的粪便,丝毫不介意空气中弥漫的尿骚味和恶臭味,小心翼翼地捧着恹恹的下·体送进尿壶口,轻柔地按压两条大腿的内侧,空出一手规律地口技依然胀得鼓鼓的小腹。

          公孙平哆嗦着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薄唇,浑身因为尿释放得缓慢而微微战栗着,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又是一身的狼狈,可是,看着身边的皓那么细致地打理,心中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幸福不过如此。

          ——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