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漩涡 第八情章:情漩涡8(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8

          琴琴恨透了她的亲父亲,哪种恨是从小培育起来的,在她脑海中已经根深蒂固。那回罗明阴差阳错想奸污她,后来知道是自己的女儿,又跪下痛哭流泪,请求她原谅。他悔恨中还醒悟到,以前做得太过份了,所以苍天降一场车祸来惩罚他!……他拉着琴琴说,如果她能原凉他,与他一起生活,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弥补原来对她的过错,倾注对她的父爱……琴琴当然不领情,怒冲冲离开了深圳,心灵却有些震动了!自从那次以后,她对她父亲,开始交织在爱与恨的矛盾中。一方面她仍在恨他,他原来对她太绝情了!对家庭太不负责任了!使她过早失去了父爱和母爱,饱受了人生的苍桑与折磨!现在年纪这么大了,还这样花心,竟要强奸她!她恨不得咬碎他的肉!另一方面她又在想,她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呵!她离家出走之前,他对她有养育之恩呀,不也送她上学了么?还上过幼儿园……尽管他不喜欢她。他的命也很不顺呀!他喜欢沾花惹,与别的女人过日子并不幸福呀。不是嗑嗑碰碰硝烟四起么?几个女人不是弄得他心力交瘁不可开交么?后来,他做生意还亏了本,欠了许多债……他心情不好,自然对她也不好……不知为什么,近些日子她变得设身处地替他着想,甚至还隐约产生想回到他怀胞的念头。但真正迈向这一步,她还没有这个勇气,这些无疑又加重了她的痛苦……

          琼老师,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是不是我可以到深圳去一趟,见我父亲一面?那个人(指她的恋人大伟),我是不再理他了的,他太令人伤心了!

          我看没有必要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算了吧。你父亲与你那个缘,尽了……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这也是命运的安排,回到你姨妈身边,好好享受新的幸福的生活吧!

          她点了点头,两行清亮的泪珠,从她那白皙的脸颊飞快地滚下……

          时间过得真快,日子一晃就到了二○○四年十月。这时,琴琴办妥了一切移民加拿大的手续,那天晚上,她有点感伤的又跟我说,真想到深圳去看看她的父亲,哪怕是见一面一好……不知怎么,我一下情绪激动起来,紧紧握着她的手,声音有些颤抖深情地叮嘱她: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别再想它,别再提起它,目光向前看,望着东方的太阳!答应我,忘掉你父亲。别再想他,别再提起他……好吗?好……琼老师,你怎么哭啦?!我能不流泪吗?她还不知道她的亲父亲,已经离开了人间!而我们又不能将残酷的实情告诉她!!!

          蓝玫瑰与琴琴又回了一趟故乡,十分不巧的是,文场长到省里开会去了。蓝玫瑰原想要他带她们到黑玫瑰家去的,现在这个计划只有落空了。玫瑰岭茶场要从县城茶叶集团公司中分离出来,象以前一样自己独立干!文场长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她们返回到柳河后,杨丽花给了琴琴母亲一笔可观的养老金。她也赞成蓝玫瑰将琴琴带走,她说琴琴不能再受刺激了!她现在需要温暧!她这才含笑坦率告诉我们,她跟那个邹博士相好了。邹博士几年前妻子就去世了,他还一直没找老伴呢。邹博士因琴琴的事,到过她们家几次,他们就产生了感情,邹博士年纪是大了点,比刘老师年龄还大五岁,可她自己的年龄也不小了。当然,邹博士红光满面,看上去身体就非常健康,这令她十分满意!再说,她与邹博士过日子,心里也踏实了。她自己病痛多,原来她还要关照刘老师。如今邹博士可以关照她了。邹博士还带她到医院全面体检了一次身体,她大病没有主要是肾虚。邹博士与她开了点药,她现在精神状态就好多了。他们结合也是缘分,年底他们就要结婚。

          这个著名的心理医生,有效的开展了对她的心理治疗,分析了她与琴琴闹矛盾的根本原因,是她的气量太小了,缺少博爱的精神,而且到了后来,她也或多或少发展成患有心理障碍。他并从琴琴的角度,帮她换位思考,一下就触及到了她的灵魂深处,她彻底醒悟了!

          琴琴母亲与我叙说了许多许多,她说心理医生做人的思想工作就是不一样!他从玲玲淹死这桩事上说起,怎么能怪琴琴害死她呢?两个人都还是孩子呵!讲气话也不能伤害人的心……她们都不知道下面有漩涡,琴琴自己还先跳下去,她的性命都差点丢了呢!琴琴是个懂事聪明的姑娘,玲玲死后,她精神压力就够大了。这个时候,我们还去怨恨她,就等于雪上加霜,伤口撒盐……当人的心里承受能力超过极限时,精神就要崩溃!她还有失恋的刺激,还是个流浪到你家的孩子,你们还不知道她的真实家庭背景,离家出走的孩子,本身就都有着精神的创伤,家庭很有可能是一个悲剧……因此,刘老师对她的精心呵护是明智的,你想想看,如果没有刘老师的关照,她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处境?!很明显的摆在这里,刘老师死后,她的精神状况越来越糟,最后到离家出走……你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你说你教过的学生,现在处长、厅长一大把,不错。但你教育自边的琴琴,则是失败的!如果你能给琴琴足够的母爱,不用话语去伤害她,对她宽容一点,她就会象对待她父亲那样的深情对待你,刘老师死后,她天天到他坟边去,从另一个角度不是证明,她感觉不到家庭的温暖吗?父亲的坟就是她心灵的家,不是吗?如果她能够回来,我们要用做父母的爱,用发出内心的真情,来好好抚慰她那颗受伤的心灵……我们向她付出了爱,她也会来爱我们的……

          邹博士将她心中的阴霾彻底吹散了!将她心灵深处的那盏已经熄灭的灯,重新点燃了!那天晚上她抱着琴琴痛哭,琴琴这时才将自己的真实经历倾吐给了她……

          突然有一天,琴琴脸色有些阴沉的告诉我,她错怪了赣州姐姐,现在她们关系又好了!她还在从事自由撰稿人的生活。她们是在网上讲清楚的。怎么错怪了她呢?那天晚上,我看错了人,那不是刘大伟,是刘小俊!是他的弟弟。他们父母离婚后,大伟跟他妈,小俊跟他爸。他们长得太象了,我一点也没有看出来!赣州姐姐是在京城一家歌舞厅结识他的,他是歌舞厅的老板。还有,听说大伟不知因什么事,可能杀人了。现在跑了,公安正在抓他……

          她要到北京去见赣州姐姐一面,向她道歉,也向她告别!我与蓝玫瑰就陪她到了北京,见到了那位赣州姐姐,她还是那么开朗,笑着说一点小误会,没关系!大伟确实是杀人了,而且已经抓到了!他杀……蓝玫瑰机智的用眼色制止了她……管他杀什么人呢!我们过好自己的生活,走好我们的人生路……

          我们从北京返回柳河,蓝玫瑰就要带琴琴赴加拿大了!她们一切手续都办好了。临行的那天,我们在离车站不远的铁道宾馆登记了房间,第二天要赶清晨五点钟的火车赴广州!我们一起吃过晚饭,就在宾馆的茶座聊天,琴琴母亲也来了。琴琴兴奋地告诉我们,那天去面试时,前两个人都没过关,没想到自己却非常顺利!那场面试,现在回想起来还蛮有味的……

          那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考官”,挺斯文而且挺严肃,让人一眼望去,有点敬而生畏的味道。他象拉家常似的,用英语向我问这问那。我也不考虑这么多,有什么心里话就照直说。他问我,你为什么要移民加拿大?我将自己找到亲姨妈的传奇经历,与他简要述说了一遍,他就露出了满脸微笑,他这是第一次,听到中国移民讲传奇而且是美妙的故事!他又问我从哪个学校毕业?你去加拿大将从事什么行业?你是不是单身?有男朋友吗?等问题。我都一一作了回答。他就站起身,彬彬有礼的握着我的手,你的英语讲得和你的相貌一样漂亮!加拿大非常欢迎你!这是我的名片,希望到加拿大,能够再见到你!……

          蓝玫瑰从包里拿出一部数码相机,她要那位服务小姐与我们几人,从不同的角度照了几张相,她又亲自与我和琴琴合照了两张,还帮琴琴与她妈照了几张。她说现在有互联网方便,照片可以从网上发过来,我们平时也可以在网上交流。

          这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好觉,四点钟就起来了。四点半钟,我就将她们叫醒。她们准备先搭火车到广州,然后赴香港,再从香港乘飞机到加拿大。我们将她们送上车后,蓝玫瑰从容从包进而拿出一封信交给我,信封还密封好了的。

          这是我给你的一封信,你能保证五天之后才打开吗?既然你有这个要求,当然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证!哪就好!你相信命运吗?你呢?我相信。哦,你们下去吧,要开车了!琼老师,再见!妈妈,再见!琴琴向我们招手!蓝玫瑰双眼闪烁着泪花!列车徐徐开动了!

          到了加拿大就来电话!一定会的!妈妈多保重!琼老师!多保重!……

          我握着这封密封好的信,思潮起伏,浮想联翩。很显然,信里面是蓝玫瑰的一片冰心。凭着作家的特有的敏感,我已经感觉到,她已深深爱上自己了。我从她胞姐哪失去了的爱,看来要从她身上得到补回!这种爱,不是**的,而是精神的。在蓝玫瑰花园上那天晚上,我强力克制着自己,尽管我们搂睡在一起……我却始终没有突破她最后一道防线……当时,冥冥之中有一双摄人心魂的大眼睛在盯着我,明亮的眸子中,夹着妖妩透着寒气,她那张脸后来还被闪电映进了房间,那就是——红玫瑰!……

          这封密封好的信,显然是一封情书了!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还用着她挑明么?望着蓝玫瑰交给我的这封“情信”,我露出了自豪的微笑。但我还是严格遵守诺言,直到第六天晚上,我启动电脑放出优美的音乐,然后才将信慢慢拆开……这天晚上,我仍独自在家,爱人在仍在部党校学习,小孩正在读“北大”,还雄心勃勃想考研究生,然后再赴美留学,他的人生轨迹已经十分明朗。夜色十分迷人,窗前一轮明月在朝我微笑。我拆开情信的一瞬间,脑海甚至还浪漫的跳出这样的字眼:“明灿,我爱你,是真的!”我打开信,定了定神,开始细读起来。谁知眼睛刚叮上信中的字,全身就触电似的弹跳起来!放在电脑桌旁边的哪个紫砂茶杯,差点被手臂碰翻!我的眉头很快皱起来,眼睛缓缓在发直,头脑开始嗡嗡作响,幽雅的书房变得昏天黑地起来……

          琼明灿:

          您好!

          这对您来讲,不知是意外的惊喜,还是致命的打击?!您与我胞姐在玫瑰岭茶场的那场初恋,其实孕育出了一个小生命,你还蒙在鼓里!这个小生命,历尽人生的坷坎,过早失去了父爱和母爱,阴差阳错竟又回到了我们的中间……相信你能有这个心理承受能力!

          明灿,真是太不凑巧了!琴琴好容易办妥一切移民手续,这个结果才出来!不然,或许我就不忍心再让她离开你!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我没有声张,一切都是悄悄的进行……还记得吗?上次来我拔去了您头上几根白发,又陪您到医院全面体检了身体。我巧妙地串通医生,借体检采集到了您的血样。用同样的方法,从琴琴身上也弄到了毛发和血液。琴琴头上竟也有了白头发,连她自己都大吃一惊!于是我来到上海,找到一家亲子鉴定的权威机构,将你们的毛发、血液生物标本,拿去进行dna鉴定,结果正如我所判断,琴琴就是您的亲生女儿!我已经失去了老公和女儿,我的命也够苦了!我这一生不准备再结婚了!琴琴现在到了我身边,等于就是我的女儿,我也等于是您的……

          您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这样判断吗?你们长得是哪么象,我第一眼见到就暗吃一惊!直觉告诉我,她就是您的女儿!还有,琴琴从小就没有得到过“父爱”,这很不正常的!罗明为什么要这样恨她呢?是不是早就怀疑她不是自己的女儿,对她才没有感情呢?

          再说,他在外面花心,与那么多女人鬼混,竟没有一个女人与他怀孕生小孩?是不是他有生理障碍,没有生育能力呢?他的情妇仙姑认为有这种可能。据我深入了解,他除喜欢沾花惹蝶外,对我胞姐并不是哪么无情。他心里仍爱着她,不然,他就早与其她女人结婚了。那他为什么这样对待琴琴呢?……

          这一系列的情况证明,琴琴不是罗明的亲生女儿!正因为如此,他才这样对待她;这样讨厌她……从另一个角度看,你与我胞姐不是感情很深吗?哪个孩子会不会是你们的?!第六感观告诉我:很有可能!

          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琴琴,怕她精神又受刺激!但适当的时候,我会向她挑明的!只是目前还不行,您看呢?我们一起以平常人的心态,暂时保守着这个重大的人生秘密吧!

          附:dna检验单。

          您的蓝玫瑰

          二00四年十月十八日

          我在房间低头愣愣坐了两个多小时,偶尔抬头就见qq上一个人头像在不停地晃动,我心头一热,顺手点开,这是琴琴在呼我!她在加拿大上网!她这会已经下网了。还不知道她是好久上网的。她给我留下了这么一段话:

          昨晚我又哭了!是做噩梦惊醒的!我预感到我爸死了!是被大伟杀死的!我的预感是不会错的!不管怎么样,我是他的亲骨肉呵!毕竟跟他生活在一起整整八年呵!你们有意将这事瞒着我,从你们的眼神我看出来了!我还是想回来一趟,想到深圳去看看他……我昨天征求姨妈的意见,她哭了!她要我征求你的意见……你说,可以吗?

          我不知怎么回复她,愣了半天,手有些颤抖的打下了这么一段话:

          你现在又站在高高的悬崖跳台上,下面有一潭碧水,碧水下隐藏着不显眼的漩涡,那是情的漩涡。往下跳与不跳,全取决于你自己。你是个极聪慧的孩子,是一个很有灵性的孩子,相信你一定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这么晚,是谁给我来电话呢?会不会琴琴?她看到了我的留言,或许才知道内情就打手机……铃声显得挺急促,我有些战战兢兢拿起手机,跳出一串陌生的号码!这么晚了,蹦出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原本不想接,但手机铃声老是响下去。而且我挂断了,它紧接着又继续响起来……我有些火了,想看看这是谁打来的电话!

          喂,是琼老师吗?是的。你是?我是宁姐!天啦!你是宁姐?!是的,我是宁姐!你的手机有点问题,声音有点变调!真是奇迹呀,我总算打通你的电话啦!你的手机号朦朦胧胧记不清,在北京试拨了无数遍都不行,你看在这里,三次就试拨通啦!哦,是两次,刚才你怎么要挂断呀?在家好容易找到琴琴手机的号码,谁知拨过去她停机了!我的qq又遭人盗,进不去了!无法跟你们联系上了!……

          宁姐,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太令我们高兴了!在我的意料之中,又在我的意料之外!有许多许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我要告诉你!你的行李都还在我这里呢!你现在哪?!我现在北京一家晚报搞编辑兼记者!准备赴柳河源去采访!我的笔名也换啦!不叫“宁姐”,改为“彩虹”!彩虹?!我的情况简要的说吧!上次确实差点葬身西藏!你们都睡着了,我到外面来散步,遇到狼啦!狼在树林叫我到不怕,树林离我们帐篷远。我正站在河边,欣赏着滔滔江水。猛然感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妈呀,一只狼悄悄快奔到我脚边啦!我没有任何退路,连呼救都来不及啦!只有跳进河中!……好急的河水将我卷去老远,不是我水性好,早就没命啦!我的手机、电话本、采访本都丢啦!凡与外界联系的方式全断了!我还是游上了岸,这时天快亮了!我开始往上游走寻找你们,没想到刚走不远,上面又听到狼嚎!狼好象还往下追来,吓得我赶快往下游跑!我想寻找这里附近的人家!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就感到闷心想吐,眼前突然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昏迷过去了!醒来就在马背上,我被路过这里的另一个马帮的人救起!这个马帮非常大,还有好几个藏族女同胞,她们将我的衣服都换了,还给了我一件藏袍穿!我睁开眼睛时,就见头顶的上空,有一道美丽的彩虹,他们说刚才还下了阵雨,现在又天晴了……后来,我又找到了另一帮“驴友”,还跟他们到了墨脱!……那帮“驴友”中,恰好有一个是北京晚报的编辑,他们正需要人!尤其需要象我这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编辑记者!游完西藏我就悄悄返回杭州,没有惊动任何人,因为我不想在杭州呆了!我怕碰到熟人夜长梦多!拿了一些换洗衣过来,就直奔北京闯天下了!我准备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再回杭州向同事告别……我获得新生,是藏族同胞救我的,我不能忘记他们!我猛然想到,他们救起我后,我头上就出现一道美丽的彩虹!有了!我就从此将我的笔名改为“彩虹”!到报社后,我还特意要求做一个“生活彩虹”的版块……唉!要说实在太多太多,三言两语讲不清!

          你睡觉没有?好!你现到虹都茶馆来!你还要见一个人,这个人或许你认识,她是你们山谷人!我们山谷人?她长相跟我妹差不多,人长得还蛮漂亮,就是皮肤黑了点。她在舞厅有两个流氓想向她无理,讲她不会跳舞怎么还来坐台?要强行带她走,跟他们去宾馆睡觉……是我打110报的警,没想到来的公安与那两个小子是熟人,含笑要他们别胡来,离开这里,没向他们采取任何措施。见我是记者,还劝我们也离开这个舞厅,讲这里确实比较乱。发生过两起凶杀案!我就带她到虹都茶馆来了。我是第一次到柳河市,也是随意找家舞厅放松一下。她比我妹还大两岁,四十好几的人了,看上去才象个三十岁的少妇!别人讲她年龄是偏大了些,但长相好,好好打扮,化化浓妆,舞厅灯光又暗,同样能吃青春饭!她听说搞坐台来钱快,就是陪客人聊聊天,跳跳舞,自己不会跳,客人可以带,有的客人根本不会跳舞,纯粹是到这里来找小姐聊天的……讲她老公有病,现在急需要钱治病,她就冒冒失失来探探,还是第一次到舞厅呢!知道她的名字吗?她告诉我,叫黑玫瑰!黑玫瑰?!我一下子异常兴奋起来!她到柳河来多久了?这是第三天,身上钱没有了。她包里还放了一本你的《怀恋》,她拿出来给我看,问我认不认识这个叫“琼明灿”的作家,好象是在柳河市。我就又想到跟你打电话,我这还是在厕所跟你通话呢!她还告诉我,柳河市新上任的市委书记,也是你们山谷人!山谷人?!谁?我想一下,好象姓朱吧。朱书记。对!叫——朱美秀。她?!这么说,你与她也熟?接着讲!黑玫瑰告诉我,朱美秀是一个很有风度的女强人,至今还没成家……她与黑玫瑰的老公,在江西共大是同班同学!黑玫瑰就是冲着她,才从广州奔到柳河来的!她去找过她,她到北京开会去了……好!我马上来!马上来!

          外面星光灿烂,命运又将我推向了生活的激流漩涡之中!一个情的激流漩涡之中……

          (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