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七三章 破解迷局二上(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事可不是嘴上说行就行的,这关系着安然堂的未来和发展,我建议你最好写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我看看。”老爷子一边考量地盯着孙子,一边继续说道:

          “你小子知不知道美国国家卫生基金会是干什么的?有什么作用?”安祥得意地撇撇嘴,好像觉得这个问题不值得问,

          “它是一个非盈利的民间服务组织,宗旨是以提升社会大众健康卫生的生活品质为主。五年前经华夏认监委批准在上京设立合资公司后,这家机构又于两年前在上京设立全资子公司恩福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主要提供食品设备,膳食补充剂及配方,食品及食品配方,药品及其辅料及消费类产品的化学分析和物理评估的检测服务。总部位于美国密西根州,在12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有世界卫生组织的三个合作中心,它专注于改进公众健康,安全和环境保护,已经走过了几十年的历程狱炎全文阅读。我这样的回答不知道爷爷满意不满意?”

          “知道你姐姐为什么要请这家机构来检测安然堂的食品卫生吗?”安惊天接着发问。

          “这家机构知名度高呗,又是非营利性组织,可信度也高。”安祥自信自己说了个八九不离十。

          “最关键的一条你没有说出来。”老爷子说道,“在华夏,食品检测机构均尚属于官方权威机构,这样的机构弊病之一是有‘袒护’本土问题食品的嫌疑,之二是导致官方检测机构公信力下降。这两种都不是我们安家希望看到的。你爸爸在中京任职,不论请国内的哪一家检测机构检测,只要检测没有问题,都会被有心人暗中做文章,说成是官商袒护。”

          “原来这么复杂啊,我还以为……”安祥把后半句“自己懂得很多”咽进肚里。神情有些沮丧。

          “安祥,要想真的担当起安家的事务,你要学的还很多,跟着你姐姐,看她是怎么做的,你慢慢会悟出许多东西。”老爷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安祥这几年一直觉得自己长大了,各方面都不比姐姐差多少,但是今天,他突然觉出了差距,姐姐的一个想法。居然把方方面面都考虑进去了,这是自己怎么都想不到的,难道自己永远都追不上姐姐吗?

          “你和姐姐相比。差的只是经验而已。再过几年,说不定姐姐就要向你请教了。”安心看出弟弟的沮丧,笑着给他打气。

          “哼,你是不是很得意?”安祥气鼓鼓地说道。

          “我有什么好得意的,为自己家的事竭尽全力是本分。有一天安祥能担起这个家的重担,我才会真的得意。”安祥心里一暖,继而又想到什么,脸色沉了沉,

          “你想把一切都交给我然后去嫁人,门都没有!安家永远是你的家。你不可能甩掉这个责任。”安心上前搂住弟弟,轻柔而坚定地说道:

          “你说得对,安家永远都是我的家。我从来没有把这个责任当成是一种包袱想要甩掉,而是当成一种骄傲和幸福,想时刻守护着它,直到生命尽头。”

          “小丫头,有你爷爷我在。说什么尽头不尽头的,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老爷子看着一对优秀的孙子孙女。眼里闪动着欣慰和自豪的光彩,“安家以后的希望就在你们姐弟三个身上,你们谁要敢撂摊子,我老头子就是进了坟墓也会爬出来找你们算账!”

          “爷爷,你这样说,爸爸和小叔叔会难过的,安静安逸难道不是你的孙女?”安心提醒道。

          “别提那两个没用的东西,一个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娇小姐,一个是从不为别人考虑的自私鬼,安家要是交到她们手里,早晚要被败光。”安惊天听了父亲的话,心里虽然不舒服,却不得不承认是事实。

          安逸也许是受安静影响的缘故,小时候喜欢看虚幻神秘的童话故事,长大了迷上缠绵悱恻的言情小说。渐渐养成了多愁善感,伤春悲秋的娇小姐性格,最为安老爷子所不喜。每次看见安逸那副林黛玉似的弱不禁风,老爷子都要气上半天,几次嚷嚷着让安惊宇把她带到少年军校锻炼,都被安逸要死要活地拒绝了。

          而华菁菁一直都认为安家二老亏欠安逸,总想用自己的母爱把那份缺憾补上,所以对安逸难免就过分溺爱。安惊宇对这个女儿也是无可奈何,小时候觉得她小,不舍得矩的太严,长大了想矩,已经晚了。

          安静这几年几乎都是围着姚国荣转,虽然被他对外称作是女朋友,但是没有给与她任何女朋友的待遇。出席宴会、记者招待会等出头露面的场合,从来不带她,身边总是傍着各式各样的美女。姚、纪两家家庭内部聚会,姚国荣倒是经常带安静去,但是常常把她一个人扔在一边,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

          这样的行为等于是打安家人的脸,安老爷子多次逼安静和姚国荣分手,安静都拼死拒绝,并且哭诉是老爷子耽误了她,如果不是他几次严词拒绝姚家的求婚,姚国荣也不会冷落她,让她难堪不灭武尊。气得老爷子差点住院,从此以后也就由她去了。

          “爸,我前天遇见纪伯伯,他又谈到两家的婚事问题,您看……”安惊天看见一对儿女出了书房,才和安老爷子提起这事。

          “他怎么说?”老爷子眉头皱成了疙瘩,一提起这件事他就堵得慌。

          “他说姚国荣今年已经二十八岁,该是成家的时候了,他也想早抱孙子。”

          “哼,不把我孙女放在眼里,求婚倒是挺积极。”老爷子满脸嘲讽,他们哪里是求娶他的孙女,根本就是看中了安家的势力。“看牢安静,我要他姚纪两家记住,我安家不是他们能欺负起的。”

          现在的安惊天和安惊宇在军界已经是实力派人物,上有被提拔为中央军委副军长的白敬晨罩着,中有五大军区稳固的联盟支持,下有一批忠勇之士追随左右,兄弟俩俨然成了当今后起之秀的领军人物。加上安然堂和安惊世网络公司雄厚的经济实力,安家更是如虎添翼,地位名声已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

          朱崇新再次从噩梦中醒来,满头满脸的汗水。梦中武媚披头散发,七窍流血,睁着一双恐怖的眼睛,紧跟在他身后阴森森地叫喊着:

          “崇新,你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他拼命地躲,却怎么也甩不掉她,无论在哪一个角落,抬眼都能看见她飘忽的鬼魅影子。她去世两天两夜,他就被折磨两天两夜,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为了忘记她,他出去鬼混找小姐,就在和小姐亲热的时候,小姐的那张脸突然变成武媚的,依然是那么风情万种,柔情似水,朱崇新却早已抖成一团,再也没有了兴致。

          他出去赌博,明明手气很好赢了许多钱,却在他伸手拿钱的那一刻,感觉到武媚那双柔若无骨的手,轻柔地覆盖在他的手上,柔声说道:

          “崇新,我们有钱了,可以给爸爸妈妈看病了。”他撇下满桌的钱落荒而逃,关起门来把自己捂在被单下瑟瑟发抖。一阵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把朱崇新吓得从被单下猛地坐了起来。

          “谁,谁在按门铃?”错乱的神经让他把手机铃声当成了门铃。当他拿起手机时,铃声停止了。刚刚嘘口气,铃声再次响起,他用手压住嗵嗵乱跳的心按了接听键,那端传来颐指气使的声音,

          “别忘了,今天下午三点前把答应我们的事搞定。不然,你老爹老娘的命可就玩完了。”

          “不,不,求求你们不要动他们,我、我按你们的要求给报社打电话。”到此刻他才明白,他已经陷入深渊无法自拔了。

          他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两点十分,早晚都要办,不如现在就办了吧。爸爸妈妈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温暖了,他不能失去他们。正当他颤抖着手指准备按下号码时,门铃响了起来。这一次他确定没有听错,是门铃声。

          他跌跌撞撞走到门边,打开门的瞬间,身子明显抖了一下,“郭,郭所长,我已经配合你们说了一切,其他的,我都不知道。”朱崇新渐渐平静下来,一脸戒备地看着站在门口,全身警服,高大威严的男子。

          “我们有些事情还需要您进一步核实,请您配合。”郭威仪的声音听着很温和,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压,“我……身体不舒服,能不能明天再去?”他想起那人在电话中的威胁,心里着急起来,如果去了警局,他就无法办成那件事了。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去警局,顺便把武媚给你的两封信都带去。”一个轻柔的声音从郭威仪的身后传了过来,随之一位清丽脱俗的女子闪身站在郭威仪身边,乌亮亮的狐狸眼里满是算计的光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