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4终有尽头全书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艾普莉喝了一口花茶,然后叹道,“但我没想到的是,席尔却比我预计的时间更早的回到了这里,那时我与菲斯的第一次战斗刚刚结束,我发现我无法杀死它,正在百般为难,又见席尔回来,这才发现我在忙乱中做错了一件事——我选错了世界。那个世界中竟然没有魔法的存在,那里的人也都不会使用魔法,我的席尔去那里历练了半生,却一丁点魔法都不会,我更加绝望焦虑,想事情也难免偏于消极,所以那时虽然席尔已经懂事,我却又是狠心将他送入了第二个世界,只想着我与菲斯的争斗不一定谁胜谁败,若我最后输了,至少还能让席尔在别的世界快乐的活着。”

          “妈妈……”安瑟尔越听心里越难过,他其实还是能想起来一些片段的,他刚出生时妈妈的喜悦,温柔的亲吻和抚摸,还有第一次回到这里时,那满溢在泉水中的怜爱与疼惜。

          他从没想过妈妈竟然会面临那样的局面,一定过的非常艰难,却还是第一时间只想要护着自己……

          “都过去了。”艾普莉用手指轻轻擦去安瑟尔眼角的泪水,笑出了声,“不过也幸亏我做了这个决定,不然你现在去哪儿能找来的这么好的伴侣?”

          “妈妈!”安瑟尔脸一红,偷偷瞥了男人一眼,却见男人也正看着自己,眼中是庆幸与感激,他不禁对着男人微笑起来,心中满足安定。

          “这个世界中有我需要让你了解的魔法,”艾普莉继续柔声说道,“巫师的寿命也足够长久,如果我到时候真的输给了菲斯,你也能在哪里一直生活下去,是最好的选择,但也有弊端,若是我赢了,你又在那个世界一直不死亡,那岂不是永远回不来了?所以我就把两个世界沟通的钥匙也随着你的灵魂一起送了出去,就是那个罗盘。我对罗盘输入了指令,如果最后我输了,这个世界沦陷,它便会成为再普通不过的一块废铁,如果我赢了,它便能成为钥匙,带着你回来。后来我找到了封印的方法,觉得成功的可能性要比直接杀死它大的多,最后我由于力竭而沉睡,却并不能算输,所以罗盘便将你们带了回来。”

          “可是他并不是灵魂回来了。”男人敏锐的抓到了问题所在,“他的身体也过来了,明明是人类的身体,为什么又会拥有神格?”

          安瑟尔也看向艾普莉,他自己也是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谓的神格,是刻印在灵魂里的,只要是同一个人的灵魂,不论到了哪个世界,换了哪个身体,只要有了合适的契机,都还是可以成神。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从小学习魔法就很有天赋吗?还有你的言灵之术,以及随意变换外表年龄的能力,都是神格本身所携带的,不然光这两种足以超脱众生之外的力量,除了神以外还有谁能够拥有呢?只不过言灵之力由于离开这个世界过久,力量会被你们那个世界的法则压制的越来越厉害,你若再继续待下去,就会彻底失灵。当然,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一旦你回来了这里,你的言灵之术就再次能够使用了。”艾普莉解释,安瑟尔离开这里的时候还太小,关于这里的很多事情都还不懂,加上他对自己来说又是独一无二的孩子,生之一族的记忆传承里自然也不会有这些神明间的秘辛。“你们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席尔无意间吸收了我的精魄珠,将身体与灵魂同化,不仅苏醒了我的血脉,也是真正达到了那个契机,你们离开之前,他的神格已经健全,只是他本身并不懂这些而已。”

          “我真的也能成为神?”安瑟尔觉得很不可思议,其实说起来,第一世由于年纪太小,记住的东西也不多,他还是对第二和第三世的记忆要更加深刻,一个是受了半辈子唯物主义无神论教育的杀手,一个是出生在没有神灵只尊崇一个伟大的巫师梅林的巫师界的普通小巫师,今天竟然听说自己也能成为神?这也实在是……

          实在是太爽了!

          “当然。”艾普莉微微一笑,“原本要等你度过漫长的生长期,才算真正成年,力量将会强大无比,就可以称神,但现在你既然已经有了两世的经历,想必这时间可以缩短很多了。”

          “那还需要多久?”安瑟尔随口问道,也拿起杯子喝了几口花茶,这茶水香气醇厚,味如甘霖,好喝极了,也不知是用什么花泡的。

          “大概……五百年吧。”艾普莉想了想,说了一个比较保守的时间。

          “噗——”安瑟尔没防备,一口茶猛的就喷了出来,还把自己给呛到了,捂着胸口趴在桌子上咳嗽个不停,男人闻言也呆愣了一下,半天才回过神,赶紧帮安瑟尔拍着后背顺气。

          “五……五百年……没搞错吧……”安瑟尔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可是五百年啊!不是五年,甚至也不是五十年,而是足足五百年啊!

          这还只是刚刚成年吗???

          他都从东汉活到南北朝,老的足以当祖爷爷辈的了,才算刚刚成年?

          那真等他老了,人类历史是不是都已经转了三个来回了?

          “我们不会老,不管再转多少个来回,也跟我们没有关系。”听到艾普莉的话,安瑟尔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心里话问出口了。

          “可是……”安瑟尔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男人,可是他一个人活那么久有什么意思?巫师的寿命虽然长久,但总有一天还是会死的……能活到五百岁的巫师已经是凤毛麟角,更别提他未来还将有无数个五百年,汤姆……他的爱人又能陪他到什么时候呢?

          咦?不对,艾普莉是春神呀,她能让万物生生不息,那就也能让男人永远不死咯?安瑟尔顿时拍了拍自己不灵光的脑子,他都能成神了,思维怎么还老是转不过弯来呢。

          “妈妈,能不能让汤姆也得到永生?”安瑟尔兴冲冲的问艾普莉,已经做好了和男人庆祝的准备,男人的前半辈子都在追求永生,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能实现。

          但是,他却见到艾普莉对他缓缓的摇了摇头,顿时一愣。

          “他并不是属于这里的人,他的情况也与你不同,我没有办法干涉另一个世界的生死法则。”

          言下之意,男人将会按照原本世界的生命轨迹走下去,生,老,病,死。

          他还是会老的,还是会死的。

          安瑟尔一惊,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动了两下嘴唇,喉咙却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男人心头一沉,但这么多年游走在生死之间,到底是看淡了许多,倒不会像安瑟尔一样失态,此刻也只是默默的望着安瑟尔,眼神很温柔,充满爱意,却隐隐藏着一丝悲哀。

          他没想到命运竟然会如此的发展,果然是报应不爽吗?他前半生发了疯的追求永生,差点连命都搭了进去,最后以失败而告终,后来在安瑟尔的影响下,他便渐渐淡了这种念头,只觉得和爱人在一起,慢慢的一起变老,一起躺进坟墓,也是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

          可现在,却有人告诉他,他的爱人永远不会死去,而自己却只能陪伴他短短的一段路,早早的就要先一步离开。

          就算刚刚有了一点能够永生的希望,也还没过片刻就急转直下,再次覆灭,让人说不清心头里是什么样的一种滋味……

          不过想想,他倒是很快就释然了,是他贪心了,这一辈子,他得到的已经太多,他半世残暴偏执,造了不少的杀孽,连他自己都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按说是得不到什么好下场的,但后来他遇到了安瑟尔,有了各种的奇遇,现在又有了这么多的幸福,还能和爱人携手再度过个百余年,已经是上天的恩宠了,他应该心怀感激,其他的全都是奢求了。

          但安瑟尔显然不能接受这种事实,他看着男人的眼睛,只觉得脑子都木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了。

          艾普莉此时也意识到自己之前忽略了这个问题,但她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她并不是很懂人类的感情,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们,只能沉默的喝着花茶。

          这时,从窗户外面隐约传来一些喧嚣吵闹的问候声,艾普莉放下茶杯,走到窗户前往下面看了一眼,转回头对安瑟尔和男人说,“我的力量恢复,大家也都醒了。这里住的全都是生之一族的人,他们和席尔一样,身上或多或少都流着我的血,只是没有神格,但勉强也能算的上亲人,也许你们该下去,和他们认识一下。”

          “恩。”安瑟尔正心烦意乱,有个什么事暂时能转移他的注意力也好,其他的,就等到晚上的时候再和男人单独谈谈吧。

          不过说到晚上……

          “妈妈,这里为什么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安瑟尔尽量用轻快的语气问,努力让自己脑子放空,不再想那件事,“没有太阳月亮星星和云彩什么的吗?”

          若不是他们能使用魔法来看时间,恐怕连该什么时候睡觉都不知道了。

          “原本是有的,”艾普莉摸摸他的头,慈爱的说,“可随着我的沉睡,维持着能使万物生长的能量枯竭,那些也就渐渐没有了。现在我已经醒过来,日升月降也会慢慢恢复,不过那可是个大工程,一时半会的也无法恢复如初,你若是感到不习惯,可以先把房间挂上窗帘。”

          “那我们住在哪儿?”男人问。

          “就先住在这二楼吧,我待会儿还要出去抓菲斯的那些讨人厌的影子,可能几天内都不在,等我回来,再帮你们找个房子住。”

          “好的,妈妈,那我们先下去了。”安瑟尔乖巧的回道,然后牵着男人的手就下了楼。

          这里的居民都很热情,但安瑟尔和男人两人心中都惦记着事,所以也没有特别用心的去交际,幸好这些人只以为他们羞涩,也觉得这么多人围观人家两人恐怕挺吓人的,在对他们表示了友好和欢迎后,就纷纷的散去了,毕竟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认识。

          安瑟尔和男人对他们的这种善意和体贴倒是非常感激,只除了一件事让他们感觉挺困扰——

          “那个黑头发红眼睛的家伙在哪里!把他给我交出来!”眼前气势汹汹正双手叉腰对两人吼叫的男人有着一头深绿色的短发,明亮的双眼,皮肤白皙——不对,怎么好像脸上还有些红巴掌印?虽然已经有些浅了,但好像还肿的很厉害……

          这不就是一开始他们进村时被阿尔德的恶趣味给“整”了一番的那个男人吗?

          其实说是男人也不太合适,他看起来大概只有十八|九岁,还只是个少年,发质看上去很硬,全部向上支楞着,大大的同色眼睛很漂亮,非常有神,只是此刻正满溢着愤怒与不快,死死的瞪着两人。

          安瑟尔扶额,阿尔德惹的烂摊子,为什么要他来善后?

          “他不是故意的,”安瑟尔叹气,“他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叫醒你,真的不是故意要用力抽打你的脸,然后揪起你的耳朵丧心病狂的大喊大叫,最后使足了劲咯肢你的痒痒肉的……”

          “……”男人嘴角抽了抽,你这真不是在添油加醋火上浇油?

          安瑟尔无辜的看他,反正这人早就知道阿尔德对自己做了什么,他只不过是加了一些形容词,对方应该不会在乎的吧?

          但面前这位绿发少年显然还就真的在乎了,只见原本还白白嫩嫩的脸蛋瞬间就涨的通红,两只眼睛就要快变成喷火枪,火焰都要化作实质射出来了,一副想要将什么人烧穿两个窟窿的架势,表情扭曲,无比气愤的质问道,“快说!他到底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