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那年那件事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五章那年那件事

          夕y西下,李念宁回到学校时,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了,步出电梯,j个晚走的学生跟她打了声招呼,然后也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才进办公室,手机&am;叮咚&am;一声传来信息,是傅靳恩。

          我和她和好了,今天谢谢你陪我。

          李念宁愣了会神,将包包和手机随手往桌上一扔,倒进办公椅里,突然有些烦躁,抓了抓自己蓬鬆的头髮,右手手腕传来微微的刺痛,想起了下午的表演,叹了口气,有些庆幸,还好表演没有失误。

          思吋良久,她坐起身,将包包挂到椅子的扶手上,电脑开机,今天下午又去处理社团表演的事,早上又去陪傅靳恩,一堆工作都没有做。

          傅靳恩

          他又跟他nv朋友和好了,然后又要把她抛到一边,等到下次又吵架了,才又想起她,从高中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的,明明就很清楚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可还是那幺喜欢他,还喜欢了那幺多年,喜欢到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愿意在他需要的时候一直陪着他,就算最后他还是会离开,还是会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的待在他身边。

          可他却永远不懂她的心情。

          无奈的笑笑,撇了撇头,她打开档案里的资料,手开始在键盘上敲打着,还是好好工作吧。

          怎幺还没下班?

          熟悉的声音传来,她抬头望去,愣了愣,竟然是傅靳恩。

          你怎幺会来?

          傅靳恩走上前,在她面前的椅子坐下,神情有些严肃,撇了撇她的右手,淡淡的说:你的手还好吗?

          李念宁微微蹙眉。

          我看到你们表演的影p了。

          李念宁惶然,对于傅靳恩突如其来的关心,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没事啦。

          你早上是要去复健吧,为什幺不跟我傅靳恩有些过意不去,他竟然忘记了李念宁今天要去复健,还海,还戳了她的痛处。

          她笑了出来,心理微微泛涩:你一个肝胆外科的医生,管一个车祸伤了手腕的病人g嘛?其实她想说的是,因为她想陪他。

          只有医生能关心病人吗?我是你闺蜜就不能关心你吗?而且你的伤

          我说过不是你害的。

          傅靳恩动了动嘴角,叹了口气,站起身,快步的走出办公室。

          李念宁看着他步出办公室的背影,突然有一g想哭的冲动。

          白se宾士飞快的在马路上奔驰着,傅靳恩脑海不断闪过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天,雨滴犹如莲蓬头的水,不断的洒在大地上,和医院的学长学姊聚完餐,他拨了李念宁的电话,要她来接他。

          李念宁开车来了,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扶上车,关上门之前,她还愤恨难平的骂了一句:你真把我当男的用啊!

          后来车开了,因为下着大雨,雨滴不断的拍打着车子,声音大的傅靳恩睡的一点都不安稳,正当他想要爬起来,一阵巨大的声响,车子被重重的撞击,隐约间他好像看到挡风玻璃碎成一p又一p,落在驾驶座跟副驾驶座上,李念宁他想李念宁的状况,谁知又一阵撞击,他晕了过去。

          醒来后,他只受了点轻伤,只有轻微的脑震荡。

          而李念宁的脸却被玻璃刮划出了伤疤,右手手腕也受到了严重的挤压,脸部的伤疤可以用整形手术让它复原,可右手手腕却要一直复健,勉强还能维持平时生活,可却不能在让她继续她最喜欢的调酒。

          傅靳恩永远记得,那天他站在病房外,医生对李念宁说的那些话

          李小姐,依你右手现在的状况,恐怕无法让你继续参加调酒的比赛了。医生面带愁容,遗憾的宣布这个消息。

          那时的李念宁,儘管平时再坚强,再没心没肺,仍旧fqxs流下了眼泪,无法自己的哭泣着。

          有时候傅靳恩会想,如果那时候他没有让李念宁来接他,那场车祸或许就不会发生,那现在的李念宁,一定可以继续她做她喜欢做的事,一定可以更快乐,而不会像现在,连微笑都忧郁着。

          回忆至此,傅靳恩重重的拍了拍方向盘,脑子里不断闪过的画面混乱的令他头疼。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