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然还能继续弹琴,你做什么傻事!”

          “真的?”陈颐似是不敢相信地问。

          “当然是真的,我何必骗你!”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陈颐打心底里感到高兴。

          “好个p!快起来!跟我去找医生给你打石膏!”唐胜风沉着脸,拖着陈颐上楼,陈颐这时才开始冒冷汗,但他仍在想着唐尧能继续弹琴的事,不禁喃喃地道:“他可以继续弹琴了,哎不行,他的琴被弄碎了,我帮他修好才行……不然他手好了,却没有琴……那该怎么办呢……”

          唐胜风只觉得陈颐一定是中了邪了,可他满脑子都是尧儿的事,也不见喊一声疼,这又让唐胜风有一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感觉,可他们毕竟还年轻,年轻就还有机会,错了也还能弥补。

          江天玥是没想到陈颐跟唐胜风说个话都会把自己的手指给说折了,他瞪大眼睛,看着陈颐打着石膏的手,可陈颐眼中却又满是欢喜的神情,唐胜风把人j给江天玥,摇摇头对他说了一句道:“你要设法让陈颐这小子去休息,我看他的脑子不太正常,不过看来他对尧儿是真心的,虽然尧儿是因他所伤,但他也没少受罪,尧儿甘愿自己受苦,化解这段仇恨,陈颐又一心为尧儿考虑,坏事也总算变成了一件好事,倒是要麻烦你,盯着陈颐一点。”

          “我会的,伯父放心吧。”江天玥点头道。

          “医生我会去找最好的,尧儿的伤总归不能让他落下病根。”唐胜风说着,看向病房,此时陈颐又重新回到病床边上,他正痴痴地看着唐尧,唐胜风忽觉心头一跳,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但又觉得人命最重要,便也随它去了。

          第29章陈颐失踪一

          陈颐的状况的确令江天玥不放心,但考虑到不让陈颐守在唐尧身边的陈颐更令人不放心,他也只能任由陈颐留下来。

          江天玥毕竟有工作,不可能天天来,他身在警队,一般没有任务的情况下就会来医院转一趟,不过就公来说,唐尧身上还有一个案子,那就是唐少华的下落,关于陈颐利用帮派抓了唐尧的事,唐尧虽然让他不要cha手,但为了保护唐尧,他还是间接地在进行调查,至少不能让唐尧再有什么闪失,现在既然陈颐已经完全不考虑报仇的事,那他也不用守着跟唐尧的约定,反而可以仔细调查清楚,再加上陈颐手上y品的来历,也可以顺便查一下。

          这日他去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了,令他意外的是陈颐不在,坐在唐尧床畔的人是唐尧的弟弟,也就是那天动手打陈颐的人,唐宇。

          唐宇是唐胜风弟弟唐俊华的儿子,今年十八岁,才刚上大学,唐尧离开唐氏后,虽然一直一个人生活,但逢年过节还是会被秘密接回唐家,这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在这种事上,唐氏自有相关的渠道,可以做得天衣无缝,在保护唐尧这件事上,若非陈颐的缘故,唐胜风本就不遗余力,而唐宇跟唐尧最亲,可以说比起自己的父亲唐俊华来,唐宇更听唐尧的话,他来探病不出奇,但陈颐不在,就让江天玥感到奇怪了。

          “陈颐呢?”江天玥走进病房,随口问道。

          “我来的时候他还在呢。”唐宇对陈颐有偏见,唐尧躺在医院里,都是陈颐的错,所以他一来不关心陈颐在哪里,二来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也不是很好。

          “我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他。”午后唐尧的精神总是会好一些,他现在靠坐在病床上,一旁的唐宇正在低头仔仔细细地削一个苹果。

          一般这个时间陈颐一定会在,不过唐家的人来时他会回避也属正常,这时候唐宇却道:“今晚我留下来陪我哥哥。”

          “你明天不用上课吗?”唐尧问他。

          “明天下午才有课,最近哥哥在医院,我哪里还有听课的心思,不管怎么样,今晚就让我陪哥哥吧?”唐宇的语气里有一种撒娇的味道。

          “谁都可以,就你不行。”唐尧的话里却没有什么余地,江天玥自然知道他顾忌的是自己的病情,夜晚发起病来,可不是唐宇一个孩子能对付的,尽管他已经十八岁了,不过也才十八岁而已。

          “为什么?”唐宇却不肯依:“为什么那个人行,我就不行?”

          那个人指的自然是陈颐,江天玥听出唐宇不悦的语气,便在一旁道:“我也陪过夜,你怎么就把我给忘了呢?”

          “玥哥哥不算。”唐宇却道。

          江天玥一愣,苦笑问他:“为什么我不能算?”

          “你是哥哥的好朋友,你不会伤害我哥哥。”唐宇有些咬牙切齿地道。

          “小宇……”唐尧闻言呆了一呆,却不知道后面的话该怎么跟他讲,又该如何替陈颐解释,他想了想,最后只能跟唐宇说:“你放心吧,哥哥已经不会再有事了。”

          “哼,我可不信,那个人整天在哥哥身边,说不定就在动什么歪脑筋!”唐宇固执地道。

          “陈颐他……不会的。”唐尧知道越是这样说,可能越是会引起唐宇的反感,但他又不可能顺着唐宇的意思,于是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比小宇还要重要吗?”唐宇却忍不住又问。

          唐尧闻言无奈极了,只能微笑着对他道:“小宇当然也很重要。”

          第30章陈颐失踪二

          唐宇这时削好了苹果,再将苹果削成一块一块,他递过去一块对唐尧说:“哥哥,吃苹果。”然后又说:“哥哥让我回去,我就回去,小宇只听哥哥的话。”

          唐尧的神情中似是闪过一抹忧虑之se,但一闪即逝,唐宇也没有发现,他吃着唐宇喂给他的苹果,随口问唐宇:“你今天是开车来的?”

          “嗯。”

          “那你一会儿是直接回学校?还是先回家?”

          “回学校。”唐宇说着,又问:“不过我想明天上午再来看哥哥,可以吗?”

          “当然可以。”唐宇微笑道。

          唐宇看着唐尧,不知为何垂了垂眸,然后又笑起来,再喂过去一块苹果,自己则把最后留下的苹果芯啃得gg净净。

          唐宇离开病房后,唐尧对江天玥道:“你还是派人跟着他,陈颐应该是被他带走了。”

          “你真觉得是小宇?”江天玥问。

          “嗯。”

          “好,你告诉我他的车牌号。”

          唐尧报出了唐宇的车牌号m,江天玥出去打了j通电话,回来后对唐尧道:“陈颐没找到之前,晚上我会过来,但我现在要离开一下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