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颐既然来到,他听出陈颐的脚步声显然一点也不费力。

          唐胜风却仍然有些不悦,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父亲……请你……原谅他……是尧儿……对不起您……”

          闻言,唐胜风只能深深叹一口气,他转向唐尧,注视他道:“哪里是你的错,我也有错,要不是我……”

          “父亲……”唐尧打断他,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好吧,我知道了,让我跟他谈一谈,放心,我不为难他。”唐胜风道。

          “谢谢……父亲……”唐尧说着,不由露出一抹极淡的微笑来。

          看着这抹微笑,唐胜风的眼中也泛起了浓浓的心疼,更多的是宠ai,他不禁低低地道:“你啊……哎……从小我就拿你没办法……”

          第27章再见家长二

          陈颐战战兢兢,跟着唐胜风去到了医院一楼的休息室里。

          唐胜风给自己点了一壶伯爵红茶,问陈颐要什么,陈颐只是一味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唐胜风只好又要了一个茶杯,分了一点茶给他。

          陈颐低头盯着茶杯,脑中早已一p空白。

          唐胜风看着他低下的脑袋,完全是一副犯了错甘愿认罚的模样,口吻一下子倒也严厉不起来,他瞪了他半天,见他还是没有想要将头抬起来的样子,不禁低喝了一声他的名字:“陈颐。”

          陈颐被吓到了似的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或许是这j天他瘦的太过的缘故,好像脸上只剩下了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眶,唐胜风见到他眼睛里的血丝,他也听江天玥今天告诉他陈颐一直守在唐尧身边寸步不离的情形,一颗心也就软下来j分。

          “陈颐,你知不知道,你就像一个噩梦一样,一直存在在我,和我们唐家每一个人的心里。”唐胜风这时开口,对陈颐道。

          陈颐当然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他的脸se又白了j分,却仍是没有开口。

          唐胜风也没b着他说话的意思,继续对他道:“知道你会出现,也知道你可能会对尧儿不利,但我们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尧儿在等着你,所以,这十年来,我们每天胆战心惊,就是怕你哪一天就出现了。”

          陈颐又低下头,双手用力绞在一起,直绞到没了血se,他却毫无所感。

          “没想到,你真的出现了。”

          唐胜风继续面对陈颐的脑袋,定定地道。

          陈颐闭上眼,咬了咬牙,然后他抬起头来,盯着唐胜风,对他开口道:“求求您,让我留在他的身边照顾他!”

          他的神情看起来一p惨淡,又是那么痛苦不堪,如果不答应他,感觉下一秒他就会死去一样,这倒是让唐胜风看得有点心惊,他忍不住问陈颐:“你一会儿伤害他,一下子又要照顾他,你到底想要对他做什么?”

          “我什么也不做,都是我的错,他早已不欠我了,是我欠了他,我想还给他,只要他能好起来,让我死都可以。”陈颐急急忙忙,一g脑儿地对唐胜风说道。

          唐胜风却斥道:“你才j岁,一天到晚把‘死’挂在嘴边!”

          陈颐觉得自己说错话了,顿时闭上嘴,垂下眸来无意识地咬了咬唇。

          唐胜风却好像有点看明白了,他不禁问陈颐:“你真的只想照顾他,再也没有别的企图了?”

          “没有了,我什么都不要。”陈颐快速地摇着头道。

          “那你说说,你真的只是为了自己的mm,自己的父母找上他,可你这样对待他,不觉得太过分了吗?”作为父亲,唐胜风仍是忍不住要问一问陈颐,他没等陈颐回答,又道:“我知道,当年是尧儿开车不小心撞了你的mm,但……哎……”

          说到当年的事,唐胜风也只有叹息,人命总归是人命,虽说只是一场到处都可能发生的车祸,可肇事者是尧儿,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他其实什么也改变不了:“当年车祸后,我给你们家送钱,你父亲不要,说他只要尧儿的命,你让我怎么办?尧儿当年是嚣张,闯的祸也不少,可撞了人,他自己也不好过,那时他每晚都做噩梦,想去看你mm,却也知道你们是不会让他见的,其实我也知道,你们怪我用钱把车祸摆平,让身为肇事者的尧儿置身事外,可你的父母那么激动,s下去学校找他,我怕他出意外,只好安排他出国,那时我根本不会想到你的父亲跑去借了高利贷,你的母亲因为你mm的死太过痛苦而染上了毒瘾,你又因为欠债的缘故被迫退学去工作,这些在你们看来都是尧儿害的,可……总之等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第28章再见家长三

          这时候的陈颐,忽地想起一件漫无边际的事情来,他想起初次见到唐尧的时候,他在弹的那一曲《广陵散》。

          学琴的人都知道,《广陵散》还有一个名字,叫《聂政刺韩王曲》,说的是战国时期,聂政为了报仇,改头换面,潜心苦练琴技,历时十年,回到韩国,因琴技高超而被召进宫中,最后成功将韩王刺死的故事。

          他当时听是《广陵散》,便觉得那是巧合,哪里知道唐尧早就用琴在暗示着他们的关系,他现在也知道了为什么唐尧在家中从不弹琴,恐怕那是因为他不愿让自己经常想起被退学的事才会这样做的吧。

          呵……唐尧……他什么都为自己准备好了,什么都设想周到了,他就准备好将那条命用不着痕迹又理所当然的方式还给自己,可他怎么不想一想,当知道所有真相后的自己又该如何自处?当然,自己也可能会是那种心肠y的不得了的人,又或是,江天玥什么也不说,就让自己以为报了仇,泄了恨……但,不会是这样,其实在初次见到的第一面,自己的心就软了,如果当时他就分辨出那曲琴音的意思,若当时他就把自己的身份全盘托出,会不会……唐尧会不会,就不会被自己害成这样?

          他忽地低头望着自己的手,他的手指……完好无损,能不能索x换给唐尧呢?被折断手指,肯定很痛吧,有多痛呢?

          陈颐情不自禁地握住自己的食指,忽地用力一拗——

          “陈颐你做什么!”

          唐胜风吃惊地登时站了起来,他明明还在说话,虽然陈颐的眼神好像变得不对劲起来,他也看见陈颐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指,可他万万没想到,陈颐居然对自己……然后他发现,陈颐居然在笑,他抬起脸,看着唐胜风问:“伯父……把我的手指给他用吧……我希望他……还能继续弹琴……”

          唐胜风虽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让陈颐想到了尧儿抚琴的手指,还冷不丁掰断了自己的一根手指,眼见陈颐还没冒汗,他自己冷汗倒是出了一堆,他不禁凶巴巴地对陈颐道:“傻瓜!尧儿的手指我当然会找最好的医生医好它的,他当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