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醒”和“救不救”的问题,然后他听见一个人重重地叹息,似乎说了一句:“不救……也罢……看他自己吧……”

          陈颐听在耳中,眼泪忽然涌了出来,一时间泪雾迷蒙,过了又不知多久,医生先走了出来,江天玥陪出来,就见医生对他摇了摇头,江天玥烦恼又难过地压着眉mao,再后来,唐家的人也走了出来,唐父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定住了,他的视线移到了陈颐的身上,陈颐茫然地站在原地,他看不清唐父的神se,却能感觉到他失去儿子的痛苦,有一瞬,恨意似乎决堤涌向自己,但下一瞬,仿佛想到病床上的唐尧是为了什么而变成这样又勉强将恨意放下,陈颐内疚得无法自持,他觉得就算现在被唐父一棍打死都是应该的,但唐父最终什么也没表示,什么都没说,再也不看陈颐一眼,转身离去。

          “都是你!都是你!把我哥哥还来!”蓦地,陈颐眼前一晃,也没看清楚是什么人从病房里冲了出来,只感到自己被猛地大力一推,整个后背就撞到了走廊的墙上,紧接着就是一拳揍了上来,陈颐压根不想还手,他也没力气还手,他昏昏yu死,要不是还撑着一口气想等唐尧醒过来,他早就没力气站在这里了,他苦笑着,感觉一g腥甜涌至喉中,他不愿被人看见吐血的狼狈模样,于是勉强咽了下去,不过也没被揍j拳,因为江天玥及时赶过来阻止了,揍人的很快被唐家的人拉走了,但陈颐仍然听见他不断叫着“还我哥哥来”这句话,陈颐面无表情,慢慢从地上爬起来,j次力不从心,江天玥看不过去扶了他一把,就听陈颐小心翼翼地问他:“我能……去看看他吗?”

          江天玥自然不会拦他,现在唐家的人都走光了,唐尧一个人在里面,他既然甘心情愿被陈颐报f,恐怕心中也是没有恨意的,让陈颐陪陪他,总比一个人待着要好。

          “唐尧的父亲不希望唐尧再难受下去,现在唐尧虽然昏迷不醒,但y物的作用还是在他身t里反应,医生的意思是再下重y,先保护他的心脏要紧,但是这种y副作用也很大,所以一切就看唐尧的造化,能醒还是不能醒,一切顺其自然。”江天玥对陈颐转达了刚才病房里唐父和医生讨论的内容。

          陈颐慢慢走向唐尧,喃喃地道:“也好……这样也好……”他伸出手,似是想抚上唐尧的脸庞,但还没碰到,就停了下来,然后缓缓收了回去,攥成了拳:“醒来……我把欠你的都还给你……如果醒不来……我也跟你一起……”

          江天玥无言地看着这一幕,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唐尧造的孽,不过十多年过去了,当初造的孽,也该收尾了吧……

          第24章唐尧醒了一

          谁料,就在陈颐话音落下,江天玥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唐尧发出了一声细微却充满痛苦的呻y:

          “呃……”

          陈颐瞪大眼,大脑完全失去了反应,幸而江天玥还在,他连忙跑出去找来医生。

          医生也有点吃惊,刚刚还醒不过来的人,居然说醒就醒,不过这一醒,却不是那么好受的,此时唐尧仿佛身处在痛苦的旋涡里,疼痛纠缠不休,他既难受又痛苦,但却一直紧咬着嘴唇,陈颐怔怔地看着,看着他再度将脸埋进枕头里,只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这一刻陈颐的心脏揪紧了,他知道,唐尧恐怕日日夜夜都在忍受着这样的痛苦和煎熬,偏偏连一丁点都不肯让自己知道,宁愿就这么死去,而他母亲发作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一样难受,一样痛苦,他b着母亲戒毒,同时又忍受不了母亲如此承受痛苦,最终还是去买了y给母亲吃,可唐尧却……

          陈颐忽地跑了出去,他一直跑到厕所里,扶着洗手台大吐特吐,可又因为根本没吃东西的缘故什么都吐不出来,偏偏肠胃和内脏仍在不停地翻搅着,但他这点难受又算得了什么?此刻的唐尧恐怕比他难受一百倍,一千倍。

          陈颐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觉得里面的人就是个魔鬼,是把好端端的唐尧害成现在这样的魔鬼。

          “魔鬼……你是魔鬼……”陈颐“砰”的一拳,砸上了镜子里的自己。

          回到病房,陈颐却不敢走进去,他站在门口,静静等待着,不知等了多久,等到总算见到护士从里面出来,他还是不敢迈出脚步,p刻后,江天玥也走了出来,他看见门口站着的陈颐,脸se疲惫地道:“我去给他煮个粥,你如果……”他后半句没说下去,刚才他从头到尾目睹了唐尧发作的痛苦,虽然作为警察,他没少接触这种情况,不过唐尧却不一样,他刚才这样看着,忽然觉得唐尧若一死了之反而更轻松,可他为何还要醒过来?还是为了陈颐吗?陈颐一句话,就把他从昏迷中唤了回来,而陈颐自己却逃之夭夭。

          “你g脆把我带走吧,我实在受不了了。”陈颐忽地向江天玥伸出双手,仿佛希望江天玥将他拷走。

          他的一只手因刚才击碎了镜子而使得指骨血迹斑斑,江天玥看在眼里,却毫无感觉,只是冷冷地道:“受不了也得受,你自己对他做的好事,难道你逃得掉吗?还是你以为躲起来他就不用受罪了?”

          陈颐木然地站着,面如死灰。

          江天玥揉揉太yx,不想跟陈颐再说什么,他越过陈颐,正要离去,想了想却还是只能丢下一句:“他刚才问你在哪里,你如果不进去,那就永远别进去。”

          听到这句话,陈颐一呆,忙不迭奔了进去,江天玥摇摇头,无奈到了极点,他任命地去给唐尧弄点吃的,不管怎么样,醒来总归是好的,再大的困难,他相信凭着唐尧刚刚那份坚忍,总是会熬过去的,虽然过程必然充满艰辛,但人还是活着好,活着才有希望。

          陈颐奔至唐尧身边,想握他的手,却意识到他的手还不能握,想帮他擦擦汗,却又觉得自己没资格,他两只手只能垂在身侧,剩下视线专注地看着唐尧,唐尧刚刚经过一番忍耐,眉头还没完全舒展开,但听见声音,他又勉强睁开眼睛,那双眼睛此时黑得没有尽头,仿佛最美的夜空,里面星星闪闪,可是却疲倦得连一点光都照不进去,陈颐看着他的眼睛死死地咬着嘴唇,他知道如果不这样做,下一刻自己恐怕就会忍不住哭出来,他连自己的mm去世的时候都没哭,知道母亲出了车祸当场死亡也没哭,当父亲为了还债努力工作而不慎从楼梯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