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陈颐啊陈颐,你这一条命赔给他,估计也已经不够……

          陈颐跟着救护车一路去到医院,他坐在急诊室门口看着医生护士为了抢救唐尧进进出出,他再度感觉到自己的肠胃整个颠倒,也不知过了多久,唐尧被推了出来,送进病房,陈颐连忙冲上去问医生:“他会醒来吗?还是永远醒不过来了?”

          医生也没说话,严肃地盯着他p刻,才道:“我们已经联系了警察,他们一会儿就到,你先跟警察解释一下他t内过大剂量的毒素是怎么一回事。”

          唐尧手脚骨折未复,就算不是医生也知道这些y肯定不是自己吃进去的,那问题必然出在一起住的人身上,所以他们必须先联系警方,除此之外,他们还必须联系病人的家属,只因为刚才那个“醒不醒的过来”的问题,他们也无法回答。

          陈颐站在病房外,也不敢进去,因为其实从第一次唐尧住院开始,他就仿佛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哪天唐尧躺在里面再也不会醒来,而自那天晚上开始,他夜夜都会在梦中惊醒,因为所有的梦境,都是唐尧被折磨的p段,这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陈颐病的次数并没有比唐尧少,只不过唐尧更加严重,而陈颐选择了无视,因为他知道有一个抉择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也绝不会再动摇。

          不过,当江天玥出现陈颐面前的时候,陈颐还是有些愣怔,至于江天玥,在看见陈颐的时候,也不禁叹了一口气,只因病房里那个唐尧不知生死,而眼前这个陈颐,简直就是个行尸走r,根本没比病房里的人好多少,也根本不像是大仇终于得报的模样。

          第22章惊涛骇l二

          找了个空房间,给陈颐倒了一杯水,江天玥才坐了下来,可是坐下来,他又不知该从哪里讲起,本来他是警察,一切该由陈颐向他开□□代才是,不过对唐尧和陈颐的事知根知底的他,这时的立场却是颠倒的,医生跟他说的情况他不用问就知道那是陈颐g的,而陈颐恐怕也根本不会否认,这本来就是他要对唐尧做的事的一部分,清楚如他,根本就懒得问陈颐,却也让他更加烦恼这些恩恩怨怨要从何说起。

          陈颐两手j握,一直低垂着头,他的指节发白,两只手紧紧攥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脸来,看着江天玥问:“如果……我去自首,那会被判死刑吗?”

          他这个问题问得如此平静,甚至还带有一点期待,让江天玥没好气地翻一个白眼道:“你就这么巴望着他死?然后你也跟着他一起去死吗?”

          “我欠他的,就算还不起,我也只能用这条命还了。”陈颐又低下头,他凄然一笑,道。

          “你是还不起,可是他也没要你还,如果他要你还,一开始就不会允许你接近他!”唐尧真是把一个天大的麻烦丢给了他,江天玥抓了抓头,又是气愤又是无奈。

          “我不明白……”陈颐一愣,抬头看江天玥。

          “你还不明白吗?你不妨仔细想一想,还是你根本不敢去细想?”江天玥盯着他,声音一下一下敲进陈颐的心里。

          不敢去细想……

          一开始陈颐的确分辨不出来,但在第一次住院后,陈颐就有了一种越来越不敢确定的感觉,唐尧没有问他因什么而欠了钱,没有问他那是什么地方,也没有找警察,更没有将自己受伤的事透露一丁点,他更不为自己折断手指不能再弹琴而难过,所以他也没有因身t变得糟糕而怀疑,甚至瞒下了每一次y瘾的发作,他……

          陈颐瞪大了眼睛看向江天玥,嘴唇抖动了起来,半晌才冒出声音:

          “难道他……他……本来,就打算把这条命还给我?”

          “不然呢?他又不是傻瓜,就算被撞瞎了眼睛,生活还是能自理,他还弹得一手好琴,长得也是招蜂引蝶的类型,他好端端地活在属于他的静谧的世界里,又何苦要让你这么折腾他?”虽然江天玥知道所有的过错不能算在陈颐一个人的头上,可现在唐尧醒不过来,他就是没办法好声好气地跟他讲话。

          陈颐却只注意到江天玥的前半句话,他不禁问:“他的眼睛……是被撞瞎的?”

          “是啊,反正他现在半死不活,我也不想再隐瞒,他的眼睛正是被你的母亲给撞瞎的。”

          唐尧啊唐尧,别怪他把这件事说出来,一报还一报是没错,不过若是还得太过,那人家也是承受不起的。

          陈颐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炸响了,那日他还以为唐尧不肯说,是因为双目失明这件事对于唐尧来说可以算是报应,所以才会说不出口,可没想到,唐尧不说,是因为跟他的母亲有关,母亲毒瘾发作,开车在马路上狂奔,最后出了车祸,她不仅自己死于当场,还撞死了一个人,但当时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他的母亲是去撞了唐尧!

          “唐尧应该在被撞前就看见是你的母亲了,因为醒来后他就看不见了,也因为是你的母亲,所以他才会叫我们把这件事瞒下来,他的父亲因为这一连串的事决定公布唐尧的死讯,让他脱离唐氏,目的自然是为了保护他,顺便保护唐氏,你也知道一个唐少华就恨他恨到这种地步,虽然他恨的其实是整个唐氏,唐尧不过是被迁怒shubaojie的对象。”江天玥说到这里,忍不住又是叹气,对陈颐道:“老实说你们家三个人都是因唐尧而死,没错,真正的起因也在唐尧,不过其实到他眼睛瞎掉的那天起,我就已经不觉得他还欠你什么了,当然,我是旁观者,没这么说的立场,而且他还活着,活着的人总是比死去的人要更难熬一点。”

          第23章惊涛骇l三

          陈颐的脑中乱得不得了,他j度都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亏他恨了唐尧那么多年,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加害者,江天玥说的没错,死的都已经死了,他的mm,他的母亲,还有他的父亲,留下他一个人活在恨意中苦苦挣扎,唐尧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眼睛看不见,身陷在漆黑的生活当中,而这还是他的母亲所造成的,唐尧将被这黑暗困一辈子,而他,却又毁了唐尧弹琴的手,以后……

          陈颐不允许自己再想下去,现在唐尧还昏迷不醒,谈什么以后,就算有以后,他又要拿什么脸去面对他?

          正如江天玥所说的,唐尧根本不要他还,所以江天玥只是来告诉他一些本来他就应该知道的事,然后江天玥就进入了病房,又过了没多久,唐家的人陆续出现了,唐尧的父亲也在里面,陈颐在外面清楚地听见了哭泣的声音,和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医生被叫进病房,陈颐依稀听见里面似乎在讨论“醒不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