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声息。

          好半晌,喘x声停止了,而后那个人便出声了,他的声音里带有浓得无法化开的恨意,也有着显而易见的偏执:“唐尧,没想到这样,你居然还能认得出我。”

          见唐尧伏在地上一点声息都没有,唐少华慢慢蹲下身,一把扯住唐尧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

          此时的唐尧双目紧闭,脸se惨白,嘴唇早已被咬得全是血迹,他整个人被冷汗浸透,脸颊上粘满了发丝,他的身t因疼痛而发冷,兀自颤抖不已,他努力控制,强自忍耐,仍因唐少华过大的动作而止不住从喉间溢出一丝chou气的声音来,只是,尽管他已痛到忍无可忍,却依然没有一丝示弱的表情,这让唐少华冷哼一声,对屋子里的人道:“帮我这样抓着他,我倒,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唐尧根本无力开口,唐少华再度握住他已被断去两根手指的手,并捏住了第三根手指。

          “你若开口向我求饶,我便考虑停手,如何?”憎恨早已让唐少华的表情扭曲,他因得以折磨唐尧而产生一种快感,却又因唐尧的不示弱而感到心有不甘,他自小就被唐尧压在脚下无从翻身,直到被赶出唐氏,落破潦倒,现在总算他们的立场颠倒,唐尧任他宰割,这让他无可抑制地兴奋起来,仿佛能主宰一切。

          唐尧并没有吭声,也仍紧闭着双眼,可他却忽然勾起了唇角,唐少华蓦地一怔,随即双眼变得血红,只因那抹笑看在唐少华的眼中简直刺眼到了极点,只因,那俨然还是从前的唐尧,那抹笑,如此轻蔑如此不屑,仍是那么高高在上,也仍是倨傲狂妄,仿佛,他永远都只能是被他踩在脚底下的那个唐少华。

          “咔嚓”一声,清脆凛冽,唐尧剧烈地颤抖起来,唐少华的眼神则越渐疯狂,他盯着唐尧那张惨白的脸,神情愈发狰狞:“唐尧,我倒你到底有多能忍!”

          无论如何,唐尧只有忍,他忍到晕厥,再到被痛醒,意识早已模糊一p,但他依然在忍,他不知道最终自己到底被断去j根手指,也不知道唐少华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更不知道自己在地上躺了多久,当似乎有个熟悉的人出现的时候,他迷迷糊糊地对他说道:“……我……的……琴……是……不……是……碎……了……”

          他也没听清楚那人说了什么,然后又是一波疼痛席卷了全身,他痛得只想蜷缩起来,可偏偏手和脚统统动弹不得,他继续忍耐着,意识再度远离沉重的身t,等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一个人背在身后。

          是陈颐吧……

          他昏昏沉沉地想着,应该是他,他也应该来了,他等了那么久,总算把人等到了……

          “……对不起……”恍恍惚惚之中,似乎有人低低地道。

          ……为什么说对不起?

          ……因为什么事而要说对不起?

          ……又是谁……对不起谁呢?

          “……陈……颐……吗……”

          “别说话,很快就到了……”

          “……到……哪……里……”

          “到医院,我送你去医院……”

          “……琴……呢……”

          “在呢……”

          “……你……呢……”

          “我?”

          “……会……痛……吗……”

          “不会……”

          “……那……就……好……”

          他似乎感到安心了,而意识,仿佛又一次远离了……

          第19章还是唐尧一

          唐尧醒来的时候,被疼痛包围着,但比起之前来,已经要好许多,然后他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便知自己已身在医院。

          “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嗓音响起,唐尧一怔,不由出声问:“……陈……颐……呢……”他的嗓子哑得不像话,对方没有回答,而是道:“你先喝点水。”他这么说着,唐尧感到唇边多了一根吸管,便含住了吸管,就听对方又道:“你严重脱水,身上多处骨折,还有严重的内出血,手指就别提了,全部打了石膏,一条腿也断了,已经用手术内固定了,半年后还要做一次手术,基本上这半年你恐怕不能下床,也没办法再弹琴了。”

          唐尧喝完杯中的水,那人又倒了小半杯给他,一直到第三个半杯喝完,唐尧才停了下来。

          “陈颐被请到警局做笔录,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毕竟他不是伤你的人。”

          “……这件事……就算了……就当……没人……受伤……”唐尧忽地道。

          他这句话显然把对方气得半死,却又没办法说他什么,半晌后,他低低地道:“唐尧,我一直知道你的打算,可看你被伤成这样,难道你还要我袖手旁观?”

          唐尧的眸se依然静如止水,他的嗓音尽管低哑却依然放得温和,他唇角的微笑再度浮现,依然显得云淡风轻:“……既然……知道……我的……打算……那……这点伤……不算……什么……”

          “唐尧你……”

          对啊,他是唐尧,唐尧决定的事,从来都不会后悔。

          “哎……”他忍不住叹一口气,盯着唐尧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你……先走吧……小心别……让陈颐……看见……”

          他无可奈何,只得先一步离去,临去之前,他终是忍不住回头对唐尧又说了一句道:“唐尧,你知道你这样做,我从来都不觉得是正确的。”

          他说完,便离开了,仿佛再多看一眼都觉得不忍心。

          陈颐从警察局走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是挤压着的,他身上到处都是血迹,但他也没在意,只是一个劲朝医院的方向走去。

          他此时对什么都浑然不觉,仿佛只剩下一副躯壳,他的心被chou离得半点也不剩,好像一夕之间,天都塌了下来似的。

          走到医院,走进病房,就看见了怵目惊心的白,惨白惨白的,唐尧也像是一副躯壳,静静地躺在那里。

          陈颐的眼睛一眨不眨,也不坐下,他只是一动不动站在唐尧身边,看着唐尧,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忘了应该做些什么。

          唐尧醒着,他听见了脚步声,像是陈颐的,但脚步声到了很久,却没有人吭声,于是唐尧便出声了,他轻轻地唤道:“……陈颐?”

          陈颐浑身一震,看见唐尧的眼睛睁开了。

          陈颐嘴巴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唐尧又唤了一声,陈颐这才想起,噢,他看不见。

          “嗯……是我。”陈颐找到声音,回答了唐尧。

          唐尧的脸朝着声音的方向侧了侧,便露出了微笑,他从初次面对陈颐开始,就一直带着这样的笑容,一直也没有变过。

          陈颐却有些站不住,他忍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