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陈颐欠了我一大笔钱,不过今天见到你,我并不想问你要钱,你是他老板,钱对你来说,恐怕不在话下。”

          唐尧不响。

          “有一个故人,想让你见一见,如何?”

          “是谁?”

          唐尧话音落下,便听到开门声,随着开门声陆续进来了不止一个人,唐尧能听得出来第一个人脚步最轻,而后j个人的脚步声很沉,也很有力,随后,是门落锁的声音。

          静了p刻,那个脚步声最轻的人围着他走了好j圈,才缓缓出声道:“唐尧,还记得我是谁吗?”这是一个nv声,一个尖锐带有恨意的nv声。

          唐尧分辨了p刻,想起一个人来,他缓缓念出一个名字:

          “陆遥倩。”

          “哈!你居然还记得我!你居然还叫得出我的名字!”陆遥倩笑了起来,但她的笑声压抑又凄凉,似是压根没想到唐尧居然还会记得自己。

          “对不起。”唐尧却道。

          “对不起!你也会低声下气跟我道歉?那个不可一世的唐尧唐公子!那个时候我就对自己发誓,让你为当初的事付出代价,让你后悔那样对待我!”陆遥倩的恨意显而易见,她尖锐的声音回荡在整间屋子里,久久不去。

          “对不起。”唐尧仍是道。

          “哼!一声‘对不起’已经晚了,休想用这三个字再骗我一次,我不会再相信你,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你回去。”陆遥倩一字一句,在唐尧的耳边道。

          唐尧循着声音望过去,他的表情并没有现出一丝惊慌,仿佛早就有所准备,现在的他早已清楚做过的任何事都会付出代价这个道理,于是他望着陆遥倩的方向,用着愿意承受一切愤怒shubaojie和恨意的表情,对她说出了短短四个字:

          “悉听尊便。”

          “你!”陆遥倩面对这样的唐尧,一时震惊,一时愤恨,一时又感到哀伤,她咬了咬牙,想到自己所遭受过的委屈,想到当年唐尧那轻蔑视她如垃圾般的眼神,她就是抱着这样的恨意活下来的,这个毁了她一辈子的男人,现在休想凭这些就让她前功尽弃,但她悲哀的发现,在浓浓的恨意底下,仍然有着当初那份ai,陆遥倩的眼中溢出泪水,她后退j步,一直退到门边。

          “让我出去吧。”陆遥倩j分无力地垂首道。

          “呀,看来我的心肝宝贝舍不得动手了。”突然,那个男声再度响了起来,“唐尧,你的魅力可真大呀!”

          第17章旧fqxs账二

          “既然她要放过你,那我也没有办法,不过,还有一个人,可就真的不会放过你了。”男声这样说道,唐尧便又听见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陆遥倩应是走了出去,然后,换了另一个人走进来。

          但那个人并没有出声,好像不愿意出声似的,这让唐尧感到疑h,随后就意识到这人不出声,应是不愿意被自己知道身份的缘故,这时,就听扩音器里传来“嘟、嘟”的长音,显然是有人在拨打电话,不久后,陈颐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

          “喂?”

          “陈颐,你现在赶过来,还来得及。”

          “你答应过我再给我一周时间的。”

          “我是答应了给你一周的时间,但我没有说不用别的手段来c促你。”

          “你要做什么?”

          “唔……继你nv朋友之后,我又把你的老板带来了。”

          陈颐似是在电话那头一愣,立刻道:“……你别动他!”

          “这我可做不了主……”男人慢吞吞地道:“因为,他的死对头正虎fuguodupro视眈眈盯着他不放呐……”

          “你打算做什么?”

          “他的身份我想你也很清楚,我跟唐氏并无瓜葛,本也无意透露他是谁,这件事我们谁都不想被唐氏知道而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但他的死对头可不在乎,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不管是你的老板,还是唐氏,得罪的人多得数都数不清,我随随便便找就找到了好j个,你听……”

          这时,来人闷不吭声,却一把夺下唐尧手中的琴,又直接拿琴盒当武器,蓦地攻向唐尧的腹部,唐尧压根无从防备,顿时闷哼一声,已捂着腹部跪倒在地。

          “等一下……”陈颐紧张的声音传来。

          “等是等不了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什么时候能赶到,什么时候他才有可能解脱,不过嘛,唐氏害人不浅,那人被唐氏害得家破人亡,现在拿唐家大公子的x命来抵债,恐怕也不过分,好戏开始了,我就好心开大一点音量,让你听得更清楚一点,如何?”

          此刻,唐尧早已被那人猛力踢倒在地,继而拳脚声响彻不停,期间还有东西砸断裂的声音,而自始至终,唐尧都咬紧牙关,闷声不吭,也是因此,攻击更加猛烈,唐尧因看不见根本连防御都做不到,只能任人踢打。

          他因疼痛意识开始涣散,却又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努力分辨向他动手的这个人是谁。

          唐氏害得他家破人亡……唐尧生在唐氏,唐氏做生意的手腕他不是不清楚,可要说害得人家破人亡其实是夸大其词,但若要说通过某些手段b人破产也是常有的事,不过这人动手毫不留情,恨不得杀了自己,又不肯出声,看来并不是被b的家破人亡这么简单,他有憎恨唐氏和自己的理由,那么,显然有一个人符合所有的条件……

          “呃……”

          一阵剧痛打断了唐尧的思绪,他顿时咬破了嘴唇,整个人因为疼痛而颤抖起来,那痛从手指传来,是被生生扯裂开来,夹杂着指骨断裂的声音……

          果然是他……

          ……唐少华……

          唐尧深吸一口气,还没将这一波剧痛熬过,第二根手指也被同样的手法掰断了。

          “……唔……”唐尧咬紧牙关,只觉得浑身发冷,正所谓十指连心,痛楚灭顶而来。

          他想夺去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唐尧知道对方的用意,他现在用手指弹琴,那人便断去自己的手指,就如同当年,唐氏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人,只因唐少华的父亲也是他的大伯因为得不到唐氏的财产而背叛了唐家,最后被赶出唐氏,他因受不了这样的下场,竟然跳楼自杀,留下唐少华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后来唐少华的母亲为了生活一再改嫁,最终因患上忧郁症也自杀身亡,唐少华自此孤苦伶仃。

          唐少华有足够的理由恨唐氏,至于自己,他曾经把唐少华踩在脚底下,居高临下对他说过一句话:你永远没有资格跟我斗!

          事实上此刻的唐尧依然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忽地叫出了唐少华的名字,他的声音仿佛渗着血似的,透着彻骨的寒意,和剧烈的疼痛。

          当“唐少华”这个名字从他口中吐出的瞬间,对方的动作忽地止住了。

          第18章旧fqxs账三

          屋子里仅有一个人的喘x声,另一个,已毫无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