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来,他的生活从十多年前开始就一直处在颠沛流离的状态中,他早就忘了平静该是什么样子的,现在这份平静就在他的面前,在他的手边,他似乎只要一伸出手就能抓得住,而先前他开车出去,大都市的喧闹繁华如同浮光掠影,他竟已毫无留恋,一心只想着要尽快回来,但现在他回来了,却又不免感到疑h,他是因这份自己想要的平静而回来,还是因为唐尧?

          陈颐的手紧紧握着门把手,若是因为前者,那他大概知道将来的自己应该要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可若是因为后者……

          却……显然是不被允许的。

          陈颐垂下眸,松开了握紧的手,他轻轻替唐尧关上房门,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他没有开灯,径直走到床边坐下,闭上眼睛,他知道唐尧多年来就是像这样一直深陷在黑暗之中,但往事也如同黑暗笼罩着自己,就算他的眼睛能得看见,可他一样逃不了,恐怕唐尧也逃不掉,陈颐从枕头下摸出一张照p来,他睁开眼睛,透过窗外的月se,看着照p上的人,喃喃地道:

          “我知道这已跟对错无关,无论是否能如我所愿,我会尽快做完这一切,然后,我才能开始自己的人生,无论生,或死……”

          他不知是跟照p上的人说,还是在跟自己说,但他的眼神,也因面对照p上的人逐渐流露出来的沉痛而慢慢变了颜se,变得黑黑沉沉,事已至此,他只能忽略现在的唐尧带给他的平静,只因这份平静尽管唾手可得,但仍不是属于他的。

          第11章沉睡的过去一

          入秋后的天说凉就凉,早晚温差愈发得大,可午后仍是y光充裕,唐尧上课的时段都在午后,出门时通常不需要穿外套,不过陈颐仍是在车上为他放了一件,以备不时之需。

          车程虽然短,不过经过三个多月的相处,总归比最初要熟悉得多,偶尔两个人也会做短暂的j谈,这日陈颐问出了一个早就想问的问题:“唐尧,能告诉我,你的琴,是何时学的吗?”

          唐尧略略回忆了一下,才开口道:“很小的时候……这把琴是我祖母的,我小时候x子顽劣,祖母希望我能修身养x,就手把手教我弹琴,不过那时的我对这些根本没有兴趣,直到后来眼睛看不见了,发现什么都做不了,就又想起了这把琴来……”

          陈颐倒是没想到唐尧跟琴的关系能够追溯到他小时候,这时听了忍不住又问:“那……你的眼睛……”

          这个问题他不曾问过,莫管家这边问了估计也不会告诉他什么,而唐尧本人,他从不知该如何问起,要不是现在刚好说到,陈颐也没有突然问出来的理由,但他的确好奇,从一开始见他,就对这件事感到好奇,他其实很想知道,唐尧对自己失明这件事,是如何看待的。

          “我的眼睛……”唐尧喃喃地道,p刻后,不知为何微微一笑,反问陈颐:“你真的要听吗?家庭l理剧,无聊得很……”

          听出他不愿说,陈颐便也没有再问,不过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唐尧从不曾说自己的事,他又何曾提起过呢?他们本就是一样的。

          将唐尧送上楼,陈颐看着孩子们围上他,看着他唇角露出的那抹出尘的淡笑,陈颐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他定定地看着唐尧p刻,便转身离开,只是正当他穿过走廊,准备下楼的时候,却因身后传来的声音而定住了脚步:

          “陈颐?”

          这一声轻轻的,带着一丝不确信,可那熟悉的感觉却让陈颐在一瞬间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曾经属于“窈窕淑nv,陈颐好逑”的过去。

          陈颐轻轻晃了晃头,他不太愿意回忆起那段太过美好的岁月,因为一旦想起,就会对比后来的自己,正是一朝天堂一朝地狱,但就如他所知的,过去是逃不开的,他于是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去,回头面对曾经的过往。

          眼前是一名nv子,她的声音陈颐非常熟悉,可她的脸容经过了十年的时间,那个曾经嚣张胆大的少nv俨然已蜕变成如今这个成熟又温婉的nv子,陈颐无法遏制地想起当年自己是如何因为打赌输了而必须抱着一把琴冒险爬到nv生宿舍楼顶夜夜抚琴的日子,更忘不了在学校大会上她为避免打扰而站出来当众挑衅自己,于是两人在众目睽睽下比试起了琴技,一直到校长气急败坏地冲进来阻止,结果被所有人误会他在nv生宿舍楼顶抚琴是为了追求她的缘故,“窈窕淑nv,陈颐好逑”的话也是从那时在校园中流传起的,但这都是年少轻狂不知不畏的过往,所有的一切都已过去,陈颐静静地看着她,脸上仍是没什么表情,眼底却不免现出了j分温暖,他静静开口,问她道:“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第12章沉睡的过去二

          nv子痴痴地看着他,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但她才开口说了一个“我”字,眼泪就忽地涌了出来。

          陈颐一愣,有些措手不及。

          在他的印象里,她坚强勇敢,自信美丽,根本不会在人前哭泣,也不会哭到站不住,就这样蹲下身去,将脸埋在掌心里。

          “嘉盈……”

          过往的情感因她的哭泣蓦然间涌上心头,陈颐顿时就觉得心软了,他叹了一口气,走上前,轻轻拉起她。

          “陈颐。”

          她却不愿让他看见自己哭花的脸,索x抱了上去,却依然停止不了哭泣。

          陈颐低下头,感到自己x前的衬衣已被泪水沾s了一大p,他抬起手拥着她,向她温柔地低语道:“这里是学校,我们先出去,嗯?”

          “……好。”她微垂着头,靠在陈颐的怀里,任凭陈颐带着她离去,悠悠的琴音不时自走廊的尽头传来,陈颐侧耳听去,竟是一曲《雉朝飞》:

          雉朝飞兮鸣相和,雌雄群兮于山阿。

          我独伤兮未有室,时将暮兮可奈何?

          陈颐不觉微微怔忡,脚步不能稍停,逃也似地下楼而去。

          好不容易安抚好嘉盈,送她离开,陈颐才发现天se早已暗下,他不禁心急,连忙回到学校,却见校园大门业已关闭,陈颐想到唐尧说不定已经自己走回去,便踩下油门开回家,岂料唐尧并未回家,陈颐暗恼自己的大意,瞥见车后座的外套,他拿出手机,试着给唐尧发了一条讯息,问他在哪里,随后,陈颐再度回到学校,他停下车去到传达室里,传达室的老伯一见他就道:“陈先生你总算来了,刚刚唐老师还在这里等你。”

          陈颐一惊,连忙问:“那现在他人呢?”

          “我叫他再等等,他说说不定你有事,所以就先回去了。”

          陈颐的车子来来去去,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