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踏雪寻泥》红赝

          文案:

          往事总会遗留痕迹,过错不会留有任何余地,没有一个人能从中chou身而退,他早已决定坦然面对,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等待那个人的到来,无论他对自己做任何事,他始终甘之如饴。

          内容标签:强强情有独钟n恋情深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尧,陈颐┃配角:江天玥┃其它:

          第1章唐尧之琴

          陈颐跟随莫管家的脚步,还没见到人,已隔墙听见了琴音。

          只一小节,他就听出了曲目,为《广陵散》。

          他脚步微顿,莫管家已回过头来压低声音对他道:“大少爷就在里面。”

          陈颐上前一步,透过玻璃窗,看见了里面抚琴的人。

          刹那间,他以为看见了天上的仙人,一身白衣胜雪,乌墨似的长发微垂遮去了容颜,琴弦铮铮响彻之间,抚琴的那修长有力的十指犹如一朵又一朵盛开的优昙,偏与那戈矛纵横的琴音j织融合在一起,恁般纷华灿烂,恢弘无双。

          “日后每周一、三、五下午三点,就由你来接大少爷。”莫管家说。

          “是。”陈颐答道。

          “刚才我吩咐过你的,还有没有什么问题?”莫管家问他。

          “没有。”

          “尽量不要打扰大少爷的生活,有问题可以随时问我,你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充当一下他的眼睛,明白了吗?”

          “明白了。”

          “那好,等大少爷这一曲奏完,你的工作就算是开始了。”

          “好的。”

          像是听到了门外的声音,琴音忽地停了下来。

          “莫管家?”抚琴的人声音低沉悦耳,温润得有如精雕细琢的玉器,醇厚得如同尘封多年的佳酿。

          莫管家听到声音,连忙道了一句:“是我。”便匆匆j步进入教室,并示意陈颐也跟进来,走到抚琴的人面前。

          抚琴的人也不耽误时间,他知道莫管家是来接自己回去的,于是拾起身边的琴盒,熟练地摸着琴将之收到琴盒里,并抱着琴盒站了起来。

          至此,陈颐总算看清楚他的模样和穿着。

          白衣只不过是白se的衬衫,下摆没有系进k子里,长k是浅se的棉麻料,脚下是一双简单的布鞋,虽然意外一副家居的样子,却偏偏跟他抱着琴的模样并不违和,尤其他一头黑se的长发随意披散着,配这样一身衣k本该显得怪异非常,但在他身上又似乎合理之极,显然这跟他儒雅的气质和优美的长相相关,是的,除了“优美”之外陈颐完全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词能够用来形容他的长相,优是极度的优雅,美是无与l比的美,两者合二为一,也难怪刚才他一瞥之下会觉得眼前这人似乎是坠入凡尘的仙子,他有些失神,便听眼前的人低低地又道:“还有一个人,是莫管家提过代替小瑞的人吗?”

          陈颐看着他,他的眼睛漆黑一p,好像没有一丁点的光能反s进去,虽然没有焦距,但仍是有着莫名的神采,只是也确实是看不见的,他微微侧首,问着。

          “是的,他叫陈颐,从今天开始代替小瑞的工作。”莫管家恭敬地对他道。

          闻言,他伸出手,唇角带着一丝微笑,开口道:“你好,我叫唐尧,以后要多多麻烦你了。”

          唐尧,唐家的大少爷,也是今后陈颐所要负责的对象,他应聘的是唐尧的贴身管家兼司机,但实际上的工作量少得令他意外。

          “呃,您好,大少爷。”陈颐连忙伸出手,握住唐尧的手。

          正如他所料,唐尧的手指修长有力,从握手的力度中就能感觉得到,握手之际,唐尧又道:“叫我唐尧吧,莫管家叫久了改不了口,你应该可以。”

          陈颐闻言微微一愣,视线不禁望向莫管家,就见莫管家冲他点头,示意这件事听唐尧的,与此同时,莫管家的眼神里也多了一分无奈,然后对唐尧道:“那么大少爷,我先离开了。”

          “嗯。”

          莫管家离开之际,似是又有些放心不下,回头对陈颐叮嘱了一句:“我把大少爷j给你了,每周我会来确认一次,,前三个月都是试用期,通过之后,改为一个月一次。”

          “我知道了。”陈颐点点头,目送莫管家离去。

          第2章他的生活起居一

          “不用那么担心,没有那么严格,莫管家只是从小看着我长大,一直不放心我一个人的缘故。”莫管家离开后,唐尧忽然对陈颐这样说道。

          陈颐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事实上,他是没想到这个被莫管家称为“大少爷”的人居然是一个如此温和待人的人,心中有些微的怔忡,半晌后才出声道:“呃……莫管家应该是担心大……担心您。”

          “叫我唐尧吧,而且,不用那么紧张,我们应该是平辈,就算不完全是,我也应该只比你大了没j岁。”唐尧微笑着又说了一次。

          陈颐看着他,他的表情温柔,视线望过来,却因为看不见的缘故并没有对着自己的眼睛,可又觉得自己似乎被他盯着一样,心中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于是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似乎真的有些紧张的成分,却听唐尧又道:“走吧,陈颐。”

          “哦……好。”陈颐点头,原本以为他会伸出手让自己扶着,却没想到他并不需要自己的搀扶,而是很自然地往前走,没有抱琴的手偶尔会先抬起来去摸边上的桌椅,就这么往后门的方向慢慢走去,陈颐追上去j步,唐尧已经碰到了后门,他沿着门边走出了教室,又再度扶着墙面一点一点往前走。

          一直到坐上车——上车是陈颐带的路,他让唐尧在楼梯口等一下,自己去取车,取来车,他下车去拉唐尧,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让他坐了上去——唐尧忽地转过脸来对陈颐道:“我行动有些慢,请你见谅。”

          陈颐一愣,忙回了一句道:“这是我的工作。”

          唐尧笑了笑,并没有针对他这句话说什么,而是道:“我怕你不耐烦,虽然我看不见,但我不希望什么事都依靠他人……一会儿还要麻烦你开去超市,冰箱里的食材我都用完了。”

          唐尧如此客气,反而让陈颐有些不自在,但他才担任这份工作,对唐尧也不熟悉,也不好说什么,但听他说到“食材”,陈颐忽然想起来莫管家提到过,唐尧是自己煮吃的,这让他有些吃惊了,他想着一会儿回去再提出自己帮他煮食物这件事,于是问道:“要买些什么?”

          “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我的话,请帮我买一份r末和卷心菜。”

          “这是你平常的晚餐?”陈颐不禁问。

          “大部分的时候是,不过我偶尔也会煎牛排。”

          煎牛排?陈颐有些想象不出来看不见的他要怎么煎牛排,他的沉默zhaishuyuan让唐尧心知肚明,便解释说道:“家里的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