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凌贺拽着陆小右一路出了城门,陆小右感觉自己的右手都要被掐断了,崩溃地大哭:“你到底要做什幺!你放开我啊!”

          看着近乎崩溃的陆小右,凌贺终于重拾冷静,松开了死死攥着陆小右的手:我这是做了什幺。

          陆小右哭得脱了力,瘫坐在地上,失了神,大口地喘着气,chouchou嗒嗒地念叨些听不清的话。凌贺心疼地不行,上前拥住陆小右,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过来半响,陆小右终于缓过神来。他推开凌贺,站起身,没看凌贺一眼,转身就要走。

          凌贺不由地伸手扯住陆小右:“小右。”

          陆小右没有挣扎,只说了一句:“你又要欺负我?”

          凌贺像是被烫着了一般收回了手:“不,小右,对不起。”

          听到这一声对不起,陆小右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刷刷地往下流,他是真的委屈得不行,只是习惯了忍耐,憋着不说,可一旦有人关心,这眼泪就忍不住了。

          凌贺见陆小右没有了动作,赶紧剖白自己:“小右,对不起,是我昏了头,再也不会。”

          陆小右回头看着凌贺:“凌大哥,你到底把我当什幺呢?”

          凌贺看着陆小右脸上淌的两条清泪,心里难受,想去给他擦掉眼泪,又不敢伸手,听他问自己把他当作什幺,脱口而出:“我自然是把你当兄弟的。”

          陆小右想笑又笑不出来,只扯了扯嘴角:“兄弟,你真把我当兄弟?你就这幺对兄弟的。”

          凌贺一时理不清头绪,他真觉得自己将陆小右当作兄弟,可的确与兄弟不同。

          陆小右抬手摸了把脸上的泪:“凌大哥,你也该去看你mm了,你东西被人抢走了,我送你一些路费吧。”

          凌贺是有苦难言,他哪有什幺远嫁的mm,那都是他随口说的,他是奉师傅之命来此帮忙调查白银失踪案的,不曾想却在最后的关头遭了同行的暗算,虽是反杀了那人,但也深受重伤。陆小右这样单纯的人,之前不想让他知晓此事,现在更是不敢让他知道了。

          凌贺已经写信说明此事,此时更是一步也不想离开陆小右,无奈陆小右态度坚决。

          “你到底把我当作什幺?”陆小右的声音在脑海里反复出现,凌贺开始认真地思考自己对陆小右到底是何态度。

          陆小右在那种情况下救下自己,之后更是多加照顾,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多日相处下来,陆小右的确是个值得相j的人,自己也是真的将他当作兄弟。可是自己不是这幺对待其他兄弟的,陆小右到底为什幺不一样。

          凌贺突然想起那个旖旎的梦,陆小右红着眼眶在自己怀里呻y,乖巧地任自己动手动脚。凌贺看着身t起的反应,暗自骂了一句:“禽兽。”却又忍不住回想起陆小右白nn的身子:“小右的**真是又翘又软,那个x也是软n的狠,只可惜上次没有好好摸摸。”“禽兽啊!真是禽兽啊!人家把你当兄弟,你这g的什幺事。”

          在美丽的回忆与自我的谴责中昏昏沉沉睡去的凌贺再一次梦到了他的亲亲小右。

          陆小右推开门如果└】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他就笑了:“凌大哥。”

          凌贺心里一阵柔软,正想上去把人拥住,陆到:“凌大哥,我要和秦桂y成亲了,你会来的吧?”

          什幺?什幺!“等等,小右,你不可以和他成亲。”

          陆小右没有回他,转身要走,凌贺冲上前去,就要抱住陆小右。场景一个转换,陆小右穿着一身红se喜f要与秦桂y跪天地。

          “不!”凌贺大吼一声从梦中惊醒过来。他大喘着气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还好只是梦。

          怎幺也睡不着,凌贺想着再去看看陆小右。偷偷摸到陆小右房门口,轻手轻脚打开房门,悄悄潜进去。

          即使在睡梦中陆小右也是眉头不展,凌贺不由得伸出手,想要抹去陆小右不开心。

          触手就放不开了,凌贺一双手摸过陆小右的眼睛,睡着的样子真乖啊,不过这双眼还是笑起来最可ai。摸到陆小右的鼻子,鼻子小小的,和我的小右一样小小的。摸向两边的脸颊,小右还是太瘦了,要多长点r啊。

          凌贺捧着陆小右的脸,弯腰去亲他,原本只想轻轻地碰一下,没想到一碰到就想要的更多,含住陆小右的唇不放,舌头探进去乱搅一通,使劲地吸着对方嘴里的津y,勾着对方的舌头,想把它诱拐出来欺负一下。

          “嗯…”睡梦中陆小右呻y了一声,凌贺一惊出手点了他的睡x。

          再次唾弃自己的禽兽行为,不过看着陆小右微肿的红唇,凌贺就像受了蛊h一般,再次附身亲了下s润的嘴角,然后含住他的唇。

          双手不知不觉地扯开陆小右衣f,伸进去贴着背一桶乱摸。

          凌贺猛地搂紧陆小右,从陆小右的脖颈处抬起头来,叫着:“小右,小右…”呼气之间带出大量的热气。

          敞开陆小右的衣襟,凌贺一口含住右边的红突,只把整个x部都往嘴里死死地嘬,伸出一只手去摸另外一边。还没使力,他突然想到,这样小右明天会看到的。只能卸了力,趴在陆小右的x口一边喘着气,一边偷偷亲着。

          下身已经y挺,凌贺一边隔着k子在陆小右身上蹭着,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可是小右都赶人了,以后再也抱不着,亲不着了。想到这,他忍不住伸手去脱陆小右的k子,反正我只看一看,不会伤者小右的。

          慢慢地把k子推到脚腕处,凌贺摸着陆小右细n的大腿,把陆小右的两条腿分开。陆小右那处没有长一根mao,整个光滑白净。他伸手去摸,果然是细n地狠,下身肿得更严重了,只想把自己送进去好好感受一下。

          凌贺又在紧闭的x口摸了一把,带了点s意。就狠心闭上了眼,从背后搂住陆小右,一下一下地亲他的后背。他用双腿把陆小右圈起来,将自己激动的不行的地方,放在陆小右的大腿根部,夹紧了反复磨蹭起来。凌贺每次都要从x口擦过,抵到陆小右的前端,又蹭着陆小右的下面收回来。蹭得陆小右下面都微微张开了一条缝,含着凌贺的一点分身。

          陆小右的腿间越来越s滑,不光是凌贺的,还有陆小右被刺激出来的。陆小右在睡梦中只感觉自己处在一个火炉边,浑身热得不行,到处都是闷的,没有一丝风,找不到出口。

          听着陆小右小小声的呻y,凌贺越蹭越激动,最后把自己抵在陆小右那处,朝着里面s了出来。

          “小右,我不会放开你的。”

          凌贺还是紧紧抱着陆小右不撒手,挤在陆小右腿间不愿离开。又过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打了盆水,认真地擦赶紧,又把陆小右的衣f重新穿好,最后轻轻地亲了一下陆小右才推门出去。

          如果

          如果,请我们的站地址《宅》om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