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0一眼万年结万局(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些伤害与隔阂早在行动的那个时候,北乜就失去爱凤瑾七的资格。

          有些事情瑾七没有告诉北洛离,她怕他的心思重,害怕他想太多,害怕他自责,她想一力承担。

          看着眼前红了眼的北乜,凤瑾七咬了咬牙说道:“本宫不是给了你休书吗?”

          北乜苦笑一声,拿出怀里的休书。那日在街上,她拿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早就想离开她了。只是一直没行动而已。她的离去不管有没有抄了她家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休书展开,北乜双手往外一扯,白纸黑字,碎片散在空中:“休书又如何,你是先皇的旨意,赐婚与我的,若是合离,也要先皇说了算。”北乜一副无赖的样子。

          凤瑾七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腔的疼痛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这算什么?

          凤眼一眯,正欲开口,腹部的疼痛惊醒了她。孩子。她紧紧的捂着腹部,那种有东西流失的感觉让她恐惧。

          她一手捂着肚子,一手紧紧抓着北洛离的领子,那张小脸苍白的异常:“孩子,救孩子。”

          冷汗像水一样流下,北洛离抱着她发了疯一样朝外喊,“人呢?都死哪去了。”

          他的暴怒,她的疼痛,北洛离怎么也想不透为何他们要这么多的苦,即使再一起了,迎面而来的却是他太多无法预料的危险。

          北乜见凤瑾七疼痛,忙上前:“她疼成这样了,你放开。”一手拉着凤瑾七的手臂,一手将北洛离拉开。

          北洛离见怀里的凤瑾七疼不像样子,他发狂的抽出身上的匕首,毫无章法的挥动着,只为阻挡北乜对凤瑾七造成的伤害,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结果会变成这样

          北乜的的下身的衣料被划开一刀,鲜血瞬间染红了下身的衣服,他的双手紧紧的捂着下体,倒在地上翻滚的喊疼。

          “咔噹”北洛离将匕首扔到地上,紧紧的抱着凤瑾七,一手捂上她的双眼,不让她看到那越来越多的鲜血。

          北乜倒在地上翻滚,嘶吼,那种致命的疼痛,让他恨不得咬舌自尽,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死,不能死。

          下巴已经被他咬出血来,下唇发紫发白的颤抖着,好像再咬一下,下唇就要掉下来。

          “啊,啊》”北乜像困兽般发出嘶吼。

          “来人,传太医,快。”看着眼前的情形,北洛离急忙冲外吼道。

          太医一进门就被眼前的情形吓到,站在门口动弹不得。

          “还不滚进来。”北洛离吼了一声,太医步履不稳,摔倒在地,几乎是爬着进去,想去看看北乜怎么样了。

          “还不过来看看皇后。”北洛离有一阵吼。这些大臣真是越来越没用了。脸不禁冷上了几分。

          太医看了看北乜又看看了滴着血滴的床单,急忙爬向北洛离。这天下,再大也大不过皇上,再贵也贵不过子嗣。

          太医跪在地上,一手搭在凤瑾七的手腕,身子像落叶一样摇摇欲坠。

          搭在脉象上的手,滑了下来,太医整个人颤抖不已,匍匐在地上,脸色苍白,冷汗湿了一身的衣服。

          看这个样子,北洛离已经猜出内容了,只是他想再三确认,也许,不是他想的那样也说不定。

          “说,皇后怎么样了?”北洛离抱着被他点了穴道的凤瑾七,那些残酷的事情,他不愿意让她知道。

          “回,回皇上,娘娘,腹中的孩儿已经……”太医感觉全身冰冷成霜,认命的将诊断说出来,只是话未说完,他就被北洛离一脚踹到,滚到了北乜的身边。

          北洛离站起身,抱起凤瑾七对太医冷声道:“看看玄王怎么样了,若是没得救,就扔出去。”说完抱着凤瑾七急速的飞了出去。

          太医在身后忙称是。转过身,看着疼晕过去的北乜,心中凉凉的。玄王怕是废了。只是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得看一看。

          —————————————————————————————————————

          北洛离抱着凤瑾七一路飞行到玄王府,在他点她睡穴之前她在他背部写着:王府,管家。想来就是玄王府的管家。虽然不知道凤瑾七为什么这个时候来找他,但是,不管如何,只要是她说的,那么就算深入虎穴,他也会来。

          杜克凡看到北洛离从天而降,怀里抱着凤瑾七,心道:不妙。忙迎上去,一把夺过北洛离手中的凤瑾七,转身朝一旁的房间飞去。

          北洛离暗骂自己大意被他抢了凤瑾七,忙跟了上去。

          杜克凡将凤瑾七放在床上,手中的鲜血让他有丝恐惧,听到身后北洛离的呼吸声,忙说道:“请皇上打些热水来,我要给娘娘治疗。”

          刚进门的北洛离听他这么一说,忙转过身,吩咐下去,一瞬间,玄王府瞬间忙碌起来。

          “她怎么样了?‘北洛离进屋来,坐到床边,握着凤瑾七的手,望向杜克凡问道。

          忙着施针的杜克凡根本无法分心与他说话,北洛离只好近近的等着。

          一根根银针落在凤瑾七的各个穴位上,“皇上,要孩子还是要娘娘。”杜克凡突然停下动作一顿。

          北洛离脸色苍白如纸,望着凤瑾七闭上眼,沉声说道:“不要,孩子。”

          不要孩子。杜克凡蹙眉,说道:“娘娘爱极这个孩子,若是没有了她会痛不欲生的。”杜克凡知晓这个孩子对凤瑾七的意义,当初若不是为了孩子,她也不会草草了事,那么轻易的放过北乜。

          “那么我便为这个孩子还命,只要她活着。”她活着比什么都好,哪怕他也很爱那个孩子。有缘无分的孩子,他只能说对不起。

          杜克凡摇了摇头,一根银针快速的插入腹部,只听凤瑾七一声惨叫,北洛离的手被她的指甲掘的血淋淋的,骨肉分明。

          —————————————————————————————————————

          三个月后。

          玄王府陆续有马车出入,路过的百姓听到马车内有女子低泣的哭声。

          “王爷,芬然不走,不走。”芬然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北乜的大腿,一张精致的小脸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好不难看。

          北乜一抬脚,踢走了芬然,冷声道:“本王玩腻了,滚。”

          收回脚,在衣裳下,微微的并了并脚,刚才那一下,让已经休养了三个月的下体发疼。

          那个微疼的地方,北乜一想起,就是一脸的痛苦,虽然救治及时,一切都保住了,可是从那日后,他与宦官并无异样。

          痛苦在眼底沉淀,他痛苦的想吃人。

          “王爷,求求你,别让芬然走好不好?”芬然从远处爬了过来,那玲珑的身子在纱衣下忽隐忽现,抱着北乜的腿,胸部在小腿处轻轻的摩擦,哭道:“王爷,芬然出了王府就没有地方去了,别让芬然走好不好?”

          仰着那动人的小脸望着北乜,她看到他越来越红的眼,心中有些欣喜,王爷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她略加勾、引,就能轻易的挑起他的**。想着他会像以前一样,像狮子一样掠过她的身体,她就一阵口干舌燥。不安分的小手从北乜的脚踝一点点往上摸,一寸一寸,点着燎原之火。

          快到大腿根部的时候,她媚眼如丝的娇羞的抬头看着北乜,见他粗喘着气,她心中一乐,手一把按上那燎原之源,用平日取乐他的手法,一点点抚摸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手下之物什么感觉都没有,她不禁有些挫败。抿了抿嘴,一抬头,吻了下去。

          时间在一点点在挑、逗下过去,芬然终于累了。看着那软趴趴的东西,一阵无力感上升。

          “够了没有。”北乜冷冷的开口说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