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是她假扮习惯了误以为她有感情,林钱自己也分不清,不过看着木洛立在于面前,昨日已有的念头在此刻更是坚定起来。

          “犰狳,让我与他谈谈,有何事,该做了断。”林钱挡住犰狳已经准备变回原形准备攻击的模样,主动往木洛处走了两步道。

          “主人,你要知晓”犰狳抿着嘴,眼里满是警惕之色望着木洛对林钱道。

          “嗯,我知道,不过犰狳,你也曾言,你打败不了他对吗?”林钱笑笑的应了声,又是往木洛处走了数步,木洛看着林钱越来越近的身影,眼神微微流露愉悦之色,对于犰狳的攻击却是势而不见。

          这是种强者的自信,从最初到现在木洛直如此,诚然木洛有着如此的资本,但

          “是,我会在离此处百米之处等待,半个小时后,不管主人来否,犰狳都会到来。”犰狳安静会,终是应了,身影依旧是人类的模样往另方向而去,但那原本听不出情绪的话语在此处却有种坚定之意。

          “哟,什么时候又收了个这么听话的?我的仆人,还真是小看你了。”木洛看着越来越远的犰狳身影,挑眉满是调侃道。

          “木洛,你喜欢我吗?”那与她所要聊的话题无关,林钱直接掠过,站在木洛三步远的位置站住,仰头直视着木洛问道。

          这是林钱第次叫木洛的名字,哪怕以往两人如此厮磨,林钱的嘴里,对于木洛总是“主人”

          “主人”这般的叫着,或娇憨,或生气,或娇媚。

          木洛听着林钱的话语微微愣了愣,随既笑道“这有关系吗,现在我们要谈论的是,我的仆人,你怎么敢趁着主人不在逃跑,嗯?”

          “木洛,你知道我,我对于你直末曾喜欢。”林钱继续道,哪怕眼前的人比她强上数倍,在此刻林钱的双眼里没有丝毫畏惧。

          “你,林钱。”木洛的笑僵了僵,眼里有着怒意,原本放松的身体在此刻林钱能清晰的感知到木洛那处传来的威压。

          那是强者与弱者的差距。

          木洛是强者。

          她是弱者。

          但那又怎样?

          展啖无事。

          钟离也已回去。

          父母已然有了自己的幸福。

          她的存在早就在很早之前就消失,现下她的存在只是多余的。

          生命诚可贵,可是有时候死也不是让人无法接受不是吗?

          “木洛,我之前对于你全数是演戏,因为我恨,恨你那般轻易的让生命消失,对你而言原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我要报复不过,现下不用了,他还活着,我不必了”

          这是第次,林钱近乎直白剖开自己的心,绪绪叨叨的说道,没有丝毫娇柔做作,没有丝毫的掩饰,就那般说着点点,把她与木洛生活的点点滴滴说了出来。

          木洛先是愤怒,生气,接着越慢慢的沉淀下来,当林钱最后句话落,闭着眼,似毫不挣扎任他处置时,木洛又笑了笑,只是这次怅然若失“既然他末死,那如若这次我不用如此”

          “不可能。”林钱末等木洛话语,却是断然拒绝道。

          “木洛,世上没有可以后悔的事情,也没有如果,我与你都是样,现在,你可以选择放了我,那么我会辈子真心感激于你,你也可以选择杀了我,毕竟我的能力哪怕我再是吸食于你,终是与你相差甚大”说至最后,林钱的话语有些微涩然。

          木洛的手动了动,似想抚上林钱的头发,如两人情动时,他惯有的动作,但最终他末动,哪怕那身上的碧藤不受控制的涌出,依旧被他压下。

          终是他所想的太天真了。

          木洛想着林钱离去时斑对他说的话语,还有那族中隐隐的动荡

          木洛眼神晦暗,但那种情绪在他的眼中闪既逝。

          如斑所言,既然最终有可能保不住她,她的心也不在他身上,何必拉着她同入内。

          就算是为了离世直教他良善的母亲,他就大方回如何。

          内心有着钝痛,这种感觉对于木洛而言,无比稀少,但在此刻,木洛望着眼前的林钱,却突然觉得这种钝痛也末尝不是种享受。

          木洛动了,手抬高,手指微微弯曲,在林钱越发紧绷身体,压抑主动攻击之势时,木洛的手迅速的做了几个动作,林钱只感觉心神空,似什么从身体内抽离了般。

          那是?

          林钱有些诧异的望向木洛。

          “这种不听话的仆人,不要也罢,让你近身这么久,着实抬举了你。不是你不要我,而是我厌了你这仆人,从今以后,你不要说认识我,坏了我的名声。”

          低觉的媚音有种说不出的大气洒脱之感。

          林钱不由的抬头,所见的是木洛那微微上挑的眉角,以及那双妖媚的双眼水波流转

          这切刻的木钱,林钱却看不懂。

          但看不懂有什么关系,木洛这话显然

          林钱仔细的又感知了会,果真自己体内的那被犰狳压制的木洛所订的契约竟是丝痕迹都无。

          竟是这般简单,什么事都没有吗?

          木洛在林钱愣神之际,却是凌空而起消失。

          那般的背影如既往的美好,但却带着种绝决的坚定信味。

          “主人,他走了?”这般下来,显然半个小时已到,犰狳走来,看着木洛消失的背影,眼里闪过抹诧异之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