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 我总算是写到了!(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虽然他已经收功,但仍在闭目调息内视,而且对此处很放心,也没有特别去防备,所以当淫蛇刻意隐藏气息缓缓地游到他身边时,他并没有及时发现。

          这个错误造成的后果是致命的。

          淫蛇猛然向他一窜,将他整个人牢牢缠住。

          他被着这变故惊住了,但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张嘴吐出此前收进丹田里温养的飞剑就向淫蛇攻去,但那几番变故中积累下来的微小犹豫时间已经足够淫蛇应变,它早已准备好的一口专破各类飞剑、法宝的污血正喷在朝自己刺来的飞剑上。当时飞剑就不听使唤了,虽然还是歪歪扭扭地扎向了淫蛇,但在它的鳞片上直接就滑开了,连条白痕都没留下。再想催动飞剑攻击,已是不能。

          而单凭肉身战斗的话,除非是那些专门煅体的修士,还得是修得好的,否则人基本都不会是妖兽的对手。所以淫蛇占得先机将那人死死缠住后,下面就是任它施为了。

          淫蛇此时兴奋不已,这个以它的经验来看可以说是它吃过的人里最美味的人现在它终于可以开吃了!不枉它忍耐着饥饿让他养好了伤还恢复了部分功力,现在他看起来更好吃了,看啊他挣扎叫喊的是多么有力!

          淫蛇忍不住用信子舔了舔他的脸,换来了那人更加大声的一阵怒shubaojie骂。他可以肯定到淫蛇现在这举动绝非善意,单看它那么有准备地用这种下流手法破掉自己的飞剑就知道。难道这里的那位所谓隐世高人是魔道的修士?直到现在,他还以为那位隐世高人是存在的呢。

          而这时淫蛇却在思索要怎么处置此人。

          淫蛇是一条雄蛇,它虽然生来就知道如何采补人类但很遗憾的是那都是阴阳调和——也就是男女之间交合采补的方法,可从它出壳之日起它就只遇见过进来的男人没有过半个女人,这该如何采补?真是一度把它给愁坏了。还好它是一条聪明的蛇,想到自己虽是雄蛇,但蛇性属阴,而且自己修炼的也是属阴的功法,那么理论上男女交合采补之道中的采阳补阴它也应该可以用啊。于是经过好一番研究摸索,淫蛇总算是找到了自己可以用的采补方法。而且它还发现,自己的毒液可以让那些人累配合行事,实在是方便至极。不过方便往往意味着品质的下降,在淫蛇有几次没有用毒液而是霸王硬上弓地采补之后,发现这样采补到的元阳要更好更多些,想必这也是因为它的毒液也是属于至阴之物,注入人的体内后难免会销蚀掉一部分人本身的阳气所致吧。

          所以此时淫蛇顺利地制住了一看就知道特别好吃的那人后,稍微犹豫了一下是要选择霸王硬上弓还是咬他注入毒液让他配合点,毕竟这人功力深厚武力也挺强,霸王硬上弓的话肯定费力,而且万一不小心被他挣脱或者伤了自己那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可要是这就下毒吧,淫蛇又在可惜难得这么一个好东西不该糟蹋了。犹豫再三,淫蛇见他用了各种方法也没能挣脱开,顿时对自己和他的的武力对比升起了信心,想着反正之前就为了得到最好的美味忍了这么久了,这时候退缩也太亏了,能不能成先试试再说,实在不行再咬他下毒嘛。

          既做下了决定,淫蛇的行动就迅速起来。它调整了一下缠绕的姿势,用细细的尾尖轻车熟路的挑弄起那人身下原本柔软着的性器,顺便竖起鳞片把他身上本就已经褴褛的衣服完全割成了碎片。

          “你这条淫蛇!你想干什么?!”那人的声音这时立即拔高了八度。

          果然又被叫名字了。淫蛇很淡定的不作理会,继续动作。作为已经有着丰富经验的熟练淫蛇,其挑逗“尾法”的高超程度完全不是从小苦修固守元阳,从来没尝过情事滋味的小道士可以抵挡得了的,纵然他苦运玄功想压下因为淫蛇的挑逗带来的快感而不由自主的不断充血变硬的欲望,但是却丝毫没有起到作用,很快他就连骂都骂不出来只能发出被欲望控制的呻吟声了。

          这时他已然不自觉地停下了挣扎,完全没有经验的他不知道这时该怎么办。已经浑身燥热的他只觉得淫蛇冰凉的身体挨着自己非常舒服,当它滑动时那对肌肤的摩擦就更舒服了。他没有注意到,淫蛇此时缓缓的滑动是在把他摆成更方便接下来行动的姿势。

          虽然初哥都是没什么持久力的,但淫蛇的天赋和经验让它可以做到完全控制住初哥就要射的前一秒停下来让人吊在那儿不上不下得欲仙欲死的。

          被淫蛇这么折腾着,他的意识都已经开始不清楚了,只觉得就算在洞外与怪兽厮杀得浑身是伤时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别、别停……啊啊……”他扭动着身体,想得到更进一步的刺激达到那一直就差一步却迟迟不能攀上的顶峰,身体的热度把淫蛇冰凉的鳞片都给暖热了。

          淫蛇当然不会满足他,仍旧fqxs很有条理的盘绕在他身上滑动这并顺便开发他身体各处的敏感点。当他就快要射精时,淫蛇那原本邪恶地挑逗他性器的尾尖就果断的离开那里,顺着会阴滑动到股缝间流连不去,不断地擦过后庭菊穴口,同时还控制肌肉竖起鳞片搔刮他审题各处。尤其是胸前的两点,是被重点照顾的对象,淫蛇的鳞片不断地滑切、刮弄、挤压着那里,在他的胸前留下无数交错的红痕。不知不觉中,那两点已经被淫蛇玩弄得肿大了一倍,颜色更是变得鲜红得如同欲渗出血来一般。

          ——————————————————————————

          果然开脑洞和写起来时不同的……希望我能坚持好好写完__\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