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二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活动散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李强三人是最后一个走的,三人各自搀扶着走到楼下,围着跟电杆柱子在那蹲着休整。

          小廖这货明显已经是快不行了,瘫在柱子上都站不稳,一直围着在那打转,李强见状赶紧伸过手去扶。看着眼前的小廖一会变成两个,一会变成一个,李强火气一上升道:“香蕉你个巴拉,你别晃啊,再摇摔死你我可不管埋啊。”

          小廖半咪着眼睛,搭过手去,不过这家伙已经眼前冒星星了,手没搭住,就往地上扑去,来了个正宗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这一摔,倒是令三人清醒了几分,李强文武两人第一时间,不是扶他起来,李强是捂住肚子在那狂笑,文武则边笑边拿出手机在那拍照。看着分工明确的样子,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有跌跌撞撞出来了两人,李强一看,哟嘿,熟人啦。那不是偶像哥跟崔舒雅吗,想到洗手间那个人在电话里说的,李强明白了,感情潇洒哥就是那小子口中的安哥啊。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李强赶紧示意文武跟小廖两人安静下来,在他们耳边轻轻说道:“那家伙哥们看他很不爽啊,待会我们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刘安最近很郁闷,身为花丛老手的自己竟然接连在几个目标人物面前受了打击。好不容易在几天前遇到个机会跟“两朵金花”相处,谁知道半路杀出几个小子,搞的一向来魅力无限的自己在两美女前面被夺了光环,那两妞从头到尾连看都没看自己几眼,倒是那几个臭小子惹得佳人娇笑连连,这就让刘安很是受伤。

          不过还好的是,今天晚上突然收到平ri里一个喜欢对自己拍马屁的家伙通风报信,让自己今晚上有机会对第三个目标人物一亲芳泽,

          不知道这姑娘今晚上受了什么打击,竟然喝的醉醺醺的,不过原本就算她不喝,刘安也打算把她灌醉的,要不灌醉,自己哪里有机会啊。扶着崔舒雅慢慢走着,心想待会自己找个什么样的机会带她去旅馆开房呢。

          果然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刘安这厮竟然不仅想占人姑娘便宜,毁人清白,竟然还想着找一便宜点的旅馆去,连着piáo资都打算一切从简。

          不过这货也算是对学校附近的旅店算是熟悉了,记忆中自己曾经在附近一个比较偏的旅店里跟两姑娘上演过一出双飞燕,所以还记得应该怎么走。

          虽然这点上,路上的人也比较少了,不过这货不愧是老手,怕遇到熟人,就专捡那些阴暗的小巷子走。这让尾随在后的那三人大呼刘安上道。

          就在刘安心里唱着“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的时候,前面黑乎乎的巷子里突然条出来一人,手里还拿着一长棍形状的家伙向自己走来。刘安心里大骂晦气,竟然在这关键时候遇到那剪径好汉了。

          转眼之间,那好汉就已经离自己只有十来步的距离了,手中长棍不停地在手中拍打。然后两脚叉开,提起喉咙就叫道:“此路是我开,此树,哦,没树啊,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刘安心里大骂这人sb,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台词。虽然心里这么说,不过刘安嘴上可不敢丝毫表露出来,扶着崔舒雅,稍稍往后退了几步。嘴中赶紧扯关系说道:“这位兄弟,你混哪的,我跟二环的火柴哥是熟人,别弄的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是一家人啊。”

          心想自己现在带着这姑娘,就算不带着这姑娘,真动起手来,自己也不一定是这家伙对手,平时动手的事情可都是让别人去干的,自己真动手的情况还真少,不过想这人既然在科大这一带作案,应该跟火柴有点关系,赶紧表明自己的身份才是。

          刘安心里算盘打的好,可惜对面那人丝毫不给面子。

          “我管你火柴哥还是牙签哥,咱是劫财的,赶紧的把钱留下,人滚蛋。”好汉不耐烦的叫道。

          刘安嘴中还想说两句,没想到这家伙还是团伙作案,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也蹦出两人来,一个还大力的推了自己一把。

          这一推就把自己推到墙角的垃圾箱旁边,刘安心里打着哆嗦,这家伙力气还真大。这下倒好,这一动,原本就昏昏欲睡的崔舒雅醒了过来,这姑娘一看到这情况,本来还想叫两声,可是一想电视剧中的那些歹徒对那些不听话的女人实行的画面,崔舒雅不敢叫了,只能一个劲的往刘安身后靠,毕竟这家伙现在是自己身边唯一的一个男人了。

          谁知道这刘安看起来人高马大,也只是一个空壳而已,这会显得比自己还害怕,两脚直发抖。

          刘安心想着扯关系是没用的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保了自身安全才是正道,赶紧低头哈腰道:“几位大哥,好说好说,您要钱是吧,小弟这就把钱留下,”

          不停发抖的双手好一会才把钱包拿出来,丢在地上。似乎觉得这样不够,赶紧还把口袋翻过来,示意自己身上没钱了。小心翼翼的道:“几位大哥,您看,我这可以走了吧?”

          那好汉看自己这么上到,就点了点头,刘安这就想先溜了再说,不过这姑娘是管不了了。刚想走,没想到那大汉又叫住了他。刘安哭丧着脸道:“大哥,真没了,全在那钱包里,您看,这姑娘也算不错吧,小弟就不打扰几位的雅兴了。”

          崔舒雅一听这话,真想上去咬这厮两口,人抢劫的都还没说要劫色,这货倒好,先把自己当挡箭牌了。

          那好汉听刘安这一说,似乎觉得很有道理,挥了挥手道:“有道理,那你快滚吧。”

          刘安如蒙大赦,就打算溜了,谁知道那汉子又把自己叫住。

          “对了,把衣服跟裤子也留下吧,看你这家伙穿的人模狗样的。”

          这话一说,刘安人都快哭了,还想说什么,可是后面那两人又缓缓逼近,心里还想着,这几个人不会有什么不良嗜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面对几个人的威胁,刘安飞快的就解着裤带,也不管旁边还有女人在了。

          脱到只剩内裤的时候,刘安心里一阵犹豫,经过一秒钟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小命重要,一咬牙就打算脱下。

          好汉见刘安就连内裤都打算脱掉了,赶紧说道:“那个不用脱了,你快点滚吧,别打扰老子们。”

          听的这话,刘安这次毫不犹豫的就以飞快的速度跑出了整个巷子。

          刘安走了,崔舒雅这边就没那么好说话了,这会早就酒醒了,眼看那个好汉就要到自己身边了,崔舒雅赶紧的学着刘安的样子把包钱包丢在地上,说道:“大哥,您看钱都在这里了,我可以走了么?”

          哈哈,你也有今天,平时骂我的时候怎么没看你害怕,这会倒是怕了。好汉也就是李强心里得意的想着。心说这机会难得,不捉弄下着姑娘这么对着住党跟人民啊。李强走到崔舒雅身边,伸出手去想要学那电视中的吟贼样子摸崔舒雅的脸。

          原本一直发抖着的崔舒雅,眼看着恶魔之手就要碰到自己的身体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一口就咬住那只恶魔之手,狠狠地咬了一口之后,赶紧的就往巷子外跑。

          好一会,崔舒雅才跑到巷子外,这姑娘心里还在奇怪,这些家伙怎么不来追自己啊?不过幸好自己今天穿的平底鞋,不然还真不好跑。眼看他们也没有追出来的动向,自己赶紧还是离开为好。

          此刻巷子里的李强正捧着手在那不停地吹起呢。口中还大骂着:“香蕉他个巴拉,这女人属狗的吧。”

          而另两个人当然就是文武跟小廖了,这两家伙看李强遭了这罪,正在旁边发笑。这出闹剧正是李强想出来恶整刘安的,他们三人在高中时就有套人麻袋的经历,所以这事做起来还真是有模有样的。只是最后这崔舒雅的反应倒是出乎几人的意料之外。

          三人看着地上的钱包,倒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了。拿起这钱包怕就真成抢劫了。

          李强说道:“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文武跟小廖倒是觉得无所谓道:“丢垃圾桶里面吧,记得把钱拿出来,咱几个吃夜宵去。”

          李强一想,这做都做了,管他呢。抢劫就抢劫吧,收拾好之后就出了巷子,不过最后李强把崔舒雅钱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了。放在自己口袋里了。当然跟钱是分开放的。

          这会大半夜的,这小巷子也偏,几人倒是不怕被人看见。到了学校随便找了个地吃了点东西,说了会那刘安的怂样,几人想着就笑,不知道那小子最后就剩下个内裤,怎么回去的。

          吃饱喝足之后,几人这才各回各家。到了宿舍的时候都已经差不多一点了,李强随便冲了个凉就往床上躺下,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