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6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并不认为城主会对他怎么样,虽然脑子里未尝没有冒出过城主之前一度拿来吓唬他的话,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那只是一些刻意的恐吓而已。

          当时他都能冷静地判断出那只是一些故作玄虚的恐吓,在已经跟城主混熟,自觉自己对对方已经颇有了解的此时,叶柏涵自然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世间肯定有黑化得不得了的修士,但是城主明显并不是。他生前的主人格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物,但是叶柏涵却觉得必然是一位极为了不起的修士大能,加上之后知道的,关于城主成为器灵的具t过程,既然是自我牺牲的大能们最后形成的人格,那么他必然也不会是恶人。

          魂魄消亡又重生,其中或者会有许多的变化,然而必定会有一些最重要的东西保留和继承下来,比如执念,信念,又或者最深刻的感情。

          它令神魂不灭,意念不死。

          所以他开口对城主说道:“城主何必这样说?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城主便反问道:“那我是什么样的人?”

          叶柏涵便回答道:“比起y谋诡计,杀戮争夺,更喜欢创造新奇事物,和使人愉悦,受人尊敬的人。你不是恶人。”

          城主听了,沉默zhaishuyuan了半晌,才露出了一个探究的表情,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

          叶柏涵说他更喜欢创造新事物,这也罢了,但是后面说他想要使人愉悦,想要受人尊敬……却是让人意外的回答。

          叶柏涵说道:“常人拥有天舟山这样一件强大的法器,有野心者早就可以藉由它来在整个大陆扩张势力了,但是城主您并没有。非但没有,这些年来您还一直用心经营它,使许多人得到便利。谁人不想一声令下,众人拜f?谁会嫌灵石太多,宝物多余?城主有此条件而并未做出这样的选择,足见并不是恶人。”

          叶柏涵还是太过天真。但是这也不让人意外,城主想道,毕竟还是个孩子。

          对于修仙者来说,他实在是太过年轻了。

          城主说道:“那若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便是恶人了?”

          叶柏涵愣了一下,才摇头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一个人野心越强,yu望越多,越是有所求,就越容易舍弃自己拥有的一切。所求越多,越容易失去自我。有所求者未必都是恶人,但更容易沦落。”

          城主冷笑道:“或许我不过嫌麻烦而已。”

          叶柏涵对他的口是心非实在无奈,只能说道:“那你就更不可能这么做了。我在天舟山给你省了多少麻烦。”

          他脸带微笑,那笑容虽然浅淡,却带着一种对朋友的和洽自得,说出来的话也好有道理,城主竟然无法反驳。

          等两人一路走到法阵的中央,叶柏涵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金红se的密封石室之中,或者说是宫殿也可以。

          这座金红se宫殿无比绚丽壮观,简直美得惊人。而宫殿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周围一共九根立柱,虽然是与周围建筑同样的金红se,但是材质一看就大有不同。

          这九根立柱绝对是无数珍贵材质炼制而成的法器部件,而不是天火熔岩那种只是经过简单处理的基材。

          而法阵中央,却是一座被整个收拢在乾坤小世界之中的灵脉——一座完全由灵石所构成的山脉。

          因为靠近中央,叶柏涵和城主所在这一层的小世界之中灵压已经非常浓重,j乎接近了可以感知的实质。如果是凡人出现在这里,用不了一瞬间就恐怕会被碾压成粉末,甚至连血r都不会留存下来。

          但是即使如此,当站在这条灵脉前方的时候,叶柏涵还是深深地感觉到了内外那厚重的灵压差距。

          ……怪不得天舟山要一直在整p大陆上巡回。

          他们必定是通过这样的悬浮从四海汲取灵气,然后蕴养灵脉。

          城主说道:“一千多年前,我们发现了一条还没有被任何门派占据的灵脉,但是这条灵脉生在海兽横行,人修j乎难以生存的海底。所以我们就把这条灵脉完整地挖掘了出来,然后以此作为基础创造了天舟山。”

          “当年的时候,这条灵脉也就跟普通小福地差不多,并不算是十分纯粹。不过这千年来,我们通过自四周上空汲取的游离灵气蕴养灵脉,慢慢才把它蕴养成了这个样子。也许再过千年,天舟山就会成为世间最珍贵的福地。”

          这也许是天舟山之中最深沉的秘密了。

          叶柏涵沉默zhaishuyuanp刻,才终于说道:“……城主,真的有人入侵到这里吗?”

          若果真的有人入侵,城主不该是这样一个不慌不忙的态度。而且,就算有人入侵了,城主也绝对不该对他泄露这么大的秘密。

          城主沉默zhaishuyuan了一会儿,才笑了起来,说道:“其实,被入侵的不是这里。”

          叶柏涵转过头看着他,但是表情却并不惊讶,只是等候着他的下文。

          城主说道:“在一千多年以前,这件事并非是什么秘密。虽然也未必会特意向人宣扬,但是绝对不是无人知晓的秘密。”

          叶柏涵问道:“……之所以变成秘密,是因为知道的人都渐渐不在了吗?”

          城主笑了,说道:“确实如此。虽然也不是什么难以猜测的过程,不过叶丹师你果然十分敏锐。”

          叶柏涵说道:“即使旧fqxs识离开,也应当有新j来到。天舟城如此繁华,城主却自觉没有可信之人……可是如此?”

          “因为我已经胆怯。”

          城主收敛了笑容,半晌,才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叶柏涵神se严肃地望着他。

          他知道对方此时要说的话,必然很需要勇气和决心——甚至跟这整座天舟山一样沉重的决心。

          城主说道:“即使我说了,你恐怕也未必会明白。但是我还是希望说给你听——我曾经也是一个有胆魄的修士,但是自从久困这天舟山之后,一切一切都在无形之中产生了变化……我曾经以为自己绝不会后悔,但直至被你识破之后,才发觉自己或许早就有所后悔。”

          叶柏涵听得有些不解,一时却是没有说话。

          城主继续说道:“在最初的时候,不告知任何人关于天舟山的秘密或许是为了保密,但是渐渐地,这些感情就变成了恐惧。我不信任任何人,也不想跟他们深入往来。一方面,是觉得不管是什么人,到最后都会离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觉得,人x本恶,他们知道了这样大的秘密,未必不会试图来谋夺天舟山。”

          叶柏涵沉默zhaishuyuan了一下,才说道:“这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