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8 章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嘴里,子然碍於公共场合,他们虽然选了个角落,可毕竟是在靠窗的位置,有些害羞,却又很喜欢他这样不时流露出的爱意。

          伸出小舍与他纠缠,等他吻够了靠在他怀里喘气。阳光撒进来,这一刻,真的很美满。

          “我曾经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像这样,倒在你怀里,被你抱著,宠著,有阳光,咖啡和书。”她呢喃著。

          “现在已经不是梦了,我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

          “嗯,我知道。”被他的气味萦绕著,有他的怀抱和温度,这就是她的天堂。

          他们逛了大半个下午,买了很多七七八八的装饰品和小玩意儿,子然很高兴,每看见一个喜欢的,漂亮的就会说要把这个摆在家里的什麽地方。

          还告诉了他,她曾经想过开一间书吧,吧整面墙都做成书架,放满她从各处淘来的书籍,小说,杂志,画册。

          “是不是挺文艺青年的?”她问到。

          “嗯,有点,不过我喜欢。要不要试著做一次?”他想找点他们能一起打发时间的事情,这样也能转移一下子然想要孩子的念头。

          “你是说?”

          “试著开一间你想象中的那种店。”

          “唔……”子然皱眉思索,似乎是在认真的权衡,最後还是说了句“还是不要了。”

          她不想为任何无关的事情消耗了他们相处的时间。

          陈远森也不勉强她。逛到傍晚在外面吃过了晚饭才回家,子然洗完澡看了一会儿书觉得累了,睡得很早。

          似乎隐隐有一股香气,子然努力辨识,她想起来了,是下午的咖啡香。店面却不是下午的那一家,和她理想中的很接近,整墙整墙的书,咖啡香里夹杂著书卷的味道。阳光穿过一大片落地窗打到地上,有人在店里上网或者看书,很安静。

          有客人进来,是位长相清俊的青年,子然恍惚间觉得有些眼熟,点单时不由多看了两眼。有一瞬间她似乎有些恍然,这不就是……是……

          明明应该是那麽亲近的人,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名字,这个男子像谁?!眉眼那麽熟悉,一定是她最亲的人,答案呼之欲出她却怎麽也数不出名字,像是记忆里的这几个字被抹去了一样。

          与他对视,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她能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些烫。待他点好单,匆匆地离开了。

          给他上咖啡时他轻声说了句“谢谢。”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子然懊恼又困惑,无论怎麽想都想不起来这究竟是谁。如果是她熟悉的人,那他为什麽会表现出不认识她的样子?

          他在店里待了一个下午,很安静的人,却有很强的存在感,子然来来回回都会不经意的去看他,也有那麽一两次和他目光相撞。

          在那之後他便经常来店里,有时是上网,有时是看书,他们偶尔也会有些简单的交流,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不管说不说话,都不觉得尴尬,相处起来只觉自在和轻松。

          当然,她心中那个小小的疑惑没有告诉他,她可不想被他当成那种刻意找借口接近的女人。他总是习惯坐在最角落的位置,每次来对面都是空著的,也有想要去攀谈的女顾客问过介不介意一起坐,然,每次都被他拒绝。

          那天下午,子然的一个学长到出差路过这座城市,顺便到子然店里问候,很久没见面,他们详谈甚欢,这位学长曾经还追过她被她婉拒,目前已经成家,可是暮光中流露出的欣赏还是掩盖不了的。

          他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们欢声笑语的样子。要了杯红茶就坐到了他的老位置上。学长在店里坐了两个多小时就离开了。今天天气不好,又不是周末,店里没什麽客人,没想到他还会过来。子然送走学长回头就看见他坐在角落里直直的盯著她。

          从没见过他那样看她,想上前询问,又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难道是因为没有招呼他生气了?

          这样想著,点头示意了下,转身进到後厨去打算去拿柜台上用完了的咖啡豆,哪知道刚进後厨便听到随之而来的“哢塔”一声,是锁门的声音!她惊惶的转身看见跟进来的他!

          “你……进来干吗?”其实她更想问,你锁门干吗。

          他缓缓靠近,後厨本就不大,被操作台占据了很大的面积,他把她逼到腰都抵在了操作台的边缘。双手抬起,捧住她的脸,用麽指摩挲著她的皮肤。

          明明是很唐突的举动,他们最多只能算是普通朋友,这样的动作算是逾越了,可子然心里却并不觉得抗拒,反而很享受他的亲昵。

          他突然吻下,并不是那种初次的亲吻,而是用力的狼吻,舌尖挑逗,伸进她的口腔里搅弄,子然的脑子里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该反抗的,可是很快被另一种念头替代,如果,对象是他的话,自己好像……并不抗拒,反而,很期待!

          他比她高很多,子然仰著头承受著他的吻,无法抑制的流露出带著鼻音的叹息。他的吻里全是爱慕和占有的味道。

          托著她的臀将她放在操作台上,吻渐渐延伸到了子然的脖子上,不用看,她都能想象到被他用力啜吸出的一个个红色的吻痕是有多密集!

          撕开她的衬衫,深红色的吻痕弥漫到了shuanru间,子然伸出手插入他的发间任由他亲吻揉弄。文胸被揭开,他毫不犹豫的吞噬掉她的rutou,像个吃奶的孩子怎麽也不松口。子然被他吸得有些疼,却仍然挺著胸,主动送到他嘴里。

          男人吻了很久,手指感受到她湿的厉害,确认这个时候进入也不会太疼的时候,才放开她,开始脱自己的衣裤。

          子然身上的衣物早就被她撕下扔掉了,全身chiluo的躺在金属的操作台面上,男人很快脱光了自己,强势的抓住她的脚踝拉开,看见了鲜红的花谷,低头一阵猛亲,子然被他弄得没有退路,早就shenyin得不成样子了。

          一只手扶著她的腰,另一只手执著自己的男根,用guitou在xue口沾了些aiye,沿著花谷上下滑动几个来回,引得子然娇啼不止,然後,整根没入……

          ☆、五十七

          “啊……”突然而至的饱胀感让子然不是很适应,娇啼声破口而出。

          他一进来,连适应的时间都不给她,握著她的腰身便开始choucha,最初节奏还不是很快,只是匀速的在她体内进出。随著时间一分分过去,他开始失去耐心了,待子然基本上适应了他的尺寸,就折起她的双腿靠像胸部,双手穿过腿弯撑在操作台上,大开大合的进出,子然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没两下就开始求饶了,身上的男人像没听见一样,依旧fqxs维持著自己的节奏和力度。

          子然眼睛开始湿润,别过头去,也不看他了。心想,自己这是怎麽了,竟然和一个始终想不起名字的男人躲在准备间里zuo+-ai!因为始终觉得他是她应该亲近的人,那样的感觉让她不排斥他吻她,摸她,甚至脱光她的衣服放在操作台上操弄,他做著的著一切,竟让她觉得有些熟悉,像是两人早就做过无数遍fanwai了,就连她的身子都有记忆。

          可他却无视她的求饶,那样不管不顾的冲撞。子然小声的啜泣著,因为那份始终回忆不起的感觉和男人只顾纾解的动作,这一切都让她感到无力。

          身上的男人注意到了她的异常,放缓了冲刺的力度,俯下身去吻她的眼睛,唇角,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著:“你是我的!就该是我的……”说著还放下了她的双腿,捧起她摊在胸前的绵ru,又白又嫩的,张嘴便整只的吸进口中,大口的吞咽,和刚才只是吮吸rutou不一样,这次像是要将整个rufang都吃下去,身下还浅浅地撞击著她。

          “简直像头饿狼似的。”她抱怨道。

          “这样就觉得我像饿狼了,待会要怎麽办!”他松开了嘴,挺起腰开始大力的冲撞,子然身下早已淋漓一片。每一次肌肤相贴,发出“啪啪”的水声她都难为情的闭上眼睛。双手抵在男人胸膛上,他抓起她的小手,掰开,每一根都送入嘴里细细的品尝,再亲吻她的手指和手背,贴在自己脸上。

          身下的撞击让她难以忍受的卷起身子,最後睁开眼睛时脑中已经混沌了,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双腿大大的打开,任由他操弄著。他的唇在她身上留下了数不清的吻痕。子然觉得快感快要来临时他却猛地退了出去,空虚立刻淹没了她,瞪著眼不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将她拉下了操作台,转过身怕在台子上,双腿打开站著,bainen的臀翘著,像是在召唤他的男根快些进入。

          男人竟跪在她身後,麽指分开她的臀瓣,露出了先前被他操得豔红的xue口,旁边的毛发上早已湿润不堪,她的水那样多……

          男人忍不住的整个嘴贴上去。用力的吮吸著xue口涌出的甘泉。

          “啊……啊……”子然本就快到了,他这样做,虽然刺激,却不够填满她身子里的空虚,“你进来!快点儿!”她开始撒娇,以求男人能够怜惜。

          男人站起来,叠在她身後。双手穿过腋下握住她的shuanru,使劲的挤弄,舌头舔著她的耳垂,子然自己调整了双腿的角度,站的更开了,翘著美臀想要够到那粗硕的巨物。

          男人突然发力,挺著紫黑色的粗硕进入了她。从身後进入可以操得更深,每一次都能挤到她的子宫里。子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被这个男人占有了,那麽深,那麽深。旁边反光的冰箱门上可以看到两人叠在一起,完全,亲密无间的样子。

          他稍稍用力,将她就著刚才的姿势抱了起来。走到冰箱前面。子然看到自己双腿大开,xue口他的男根入得很深,只见了一小部分露在外面,壮硕的卵蛋垂在下面。自己的xue口水光粼粼。这个姿势他只能缓缓的插弄,这样的姿势看著虽然yinmixiaohun,却只是视觉上的冲击。子然想要高氵朝,怎麽也得不到。

          “有没有别的男人在这里这样插过你?”他突然开口问道。

          子然只觉得难堪,他以为她是什麽人,任谁都能这样要她?!生气的歪过头,不理他。见她不回答,男人将她上下掂了几下,深深的入了几回又停下,子然耐不住的求他。

          “先回答我!”他执意要知道答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