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饿(NP)_分节阅读_7(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人结婚吗?

          沈安的出现让众人再度倒吸一口气:什麽,居然还有吗?

          学长,新年快乐。对於这个一直很照顾自己的学长,林再再先致以礼貌的问候,然後才解释道:我叫你回来纯粹是想请你来音乐会的,至於结婚……其实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是吗?得到回答之後,沈安不知道该说什麽了。

          作家的话:

          这个是重新补发滴。另外,个志那里,预购数量出来了,确定不用亏!!!非常感谢大家呀!!!现在在让朋友帮我做封面了,我会尽早开印的!!!另外,个志估计可以卖个200本,当初说好到两百跳舞谢酬,但是……哈哈,乃们饶了我吧,我联系了画手,可能会再加两张h内插,嘿嘿……用再再的h来谢酬吧嘿嘿………………

          饿一受多攻150

          他要说什麽,难道问林再再你有没有喜欢过我还是告诉他其实我一直都在暗恋你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又或者说请不要和这个男人结婚吗?

          不管是哪个,都不能说的吧,说出来也是废话呀,林再再不知道他喜欢他这件事答案是肯定的,至於请不要和这个男人结婚──说出来肯定是被拒绝的啊!林再再虽然看起来很像小孩子,但是他的确已经二十岁了,而且林再再比他还要独立,他也是经过了慎重的思考,才会答应这个男人的求婚的吧!他们只是大学前後辈的关系,他有什麽权力来左右林再再的决定呢?

          所以,到最後沈安什麽也没说,只是以一种伤感的眼神深深的看着林再再,最後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说:再再……祝你幸福……如果他对你不好,告诉我我帮你找人打断他的腿!

          挌下这样的狠话之後,沈安便拖着两行热泪冲了去出。

          林再再还有些不明所以,想了一下,觉得沈安大概是担心他和男人一起会过得不好吧。

          於是,林再再略有感动的看着沈安离开的方向,说:谢谢学长。

          危机再一次解除,众人抹了一把汗,催促道:继续继续,刚才到哪里了?是到戴戒指对吧?

          喂!你们当我是透明的吗?一再被忽略的纪阳忍不住发飙了,林再再,你不是说不会和男人交往的吗?现在是怎麽一回事嘛!

          我没有和男人交往呀。林再再很平静的说道:我和他一直都没有在交往。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满头雾水,原来这他们一直都没有在交往吗?

          有人小声的问:可是……你们不是在同居吗?

          同居不代表在交往吧。林再再理所当然的回道,我一直都没说过我们在交往啊。

          众人回想了一下,发现的确没听过他们两个说过在交往这样的话。也就是说,是他们误会了?

          你们没有在交往,那现在是在干什麽呀!纪阳快疯了。

          结婚不一定要交往吧。林再再说:有哪条法例规定一定要交往过才能结婚吗?

          话是这麽说没错,但是没有交往结婚的话……不是很奇怪吗?被林再再绕得有点晕的纪阳要崩溃了,问题不在这里,你之前说的话的意思,不就是说不会和任何一个男人建立一对一的关系吗?这样的话,你和他结婚不就违背了你当初所说的话吗?

          我是这麽说过没错。林再再点头,不过,我说过我会对他负责的,所以我会和他结婚。

          凭什麽你要跟他结婚!!!纪阳几乎想掀桌了,我也和你上过床你怎麽不和我结婚!

          那不一样,我和你之间是你情我愿的***。林再再一副你不要没事找事的表情,惹得纪阳更加不爽了。

          纪阳被林再再气得要死,大怒shubaojie:你说你要对他负责任……负条毛啊!他又不是女人!又没怀孩子,负什麽责!

          怀孕从来就不是用来介定责任的标准,难不成没怀孕就不用负责吗?林再再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纪阳,说:而且……如果一个人不想负责任,就算怀孕也没用,不然为什麽现在满大街都是无痛人流的广告啊,所以有没有小孩和负不负责任完全是两回事。

          纪阳无语,被林再再这麽一说,他就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一个三观不正的人渣。

          虽然,事实上好像也是……

          说得好!有人忍不住鼓掌,道:再再果然是有担待的男子汉!

          後面的范云小声感叹道:不愧是反洗脑之王,阳少对上他没有一次能赢。

          看着林再再没什麽表情的脸,纪阳不禁悲从中来。以往只有人家抱着他的大腿不肯离开他,哪有他死巴着人家不肯放的。是不是以前缺德事做多了,现在终於要遭报应了吗?

          刚才还在那里叫嚣的纪阳觉得自己被兜头淋了一桶冰水,整个人蔫了下来,他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林再再,最後什麽也没说,转身走了。范云等人看到他那麽不对劲赶紧追上去,生怕他受刺激做什麽傻事。

          卓小飞临走前用一种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林再再好一会儿,林再再面无表情的和他对看,就在众人猜测卓小飞究竟想干什麽的时候,他朝林再再笑了笑,说:恭喜你。

          谢谢。林再再平静的回道。

          接着,卓小飞也走了。

          经历了刚才的一系列突发状况,众人突然意识到,林再再似乎和他们想象中的有很大分别。不过,求婚的谢言真倒是依然一脸淡定,由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一丝诧异,似乎对一切都是一清二楚的。

          也就是说,看上去很乖巧的林再再,其实是个很能拈花惹草的小祸害。

          这样一个小祸害,赶紧找人收了吧!

          抱着这样的心情,众人催促道:快快,赶紧戴戒指!

          那个……

          谁呀!还有谁呀!有话一次说了行不行!求个婚还要分那麽多段,人家腿都快跪出关骨炎来了呀!

          虽然当事人一点也不着急,但是旁边的人快急坏了,真恨不得冲上去帮林再再把戒指戴上,这种心情就好像小时候看《西游记》的时候希望观音菩萨快点把作恶的妖精收掉一样。

          求婚一再被打断,其实当事人也并不是一点都不烦的,至少林再再觉得伸在空中的手有点累了,所以他都懒得理会要说话的人,直接自己把无名指穿进戒指里,然後拿了另一枚戒指给谢言真戴上。

          这……是结束了的意思麽?

          众人觉得这下终於能够彻底的松一口气了。

          他们转过头看向门口,一个帅气的男子站那里。

          呃……你们不用紧张,我不是要反对……方旗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只想说……给你们两个批十天婚假……

          原来只是这样,早说嘛!众人在心里抱怨道。

          这场求婚几经波折,现在总算是结束了!

          当然,也只是现在而已。

          5鲜币饿一受多攻151

          求完婚第二天,谢言真对林再再说:我想带你回去见我家人。

          嘴里还咬着吐司的林再再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对面的谢言真,把嘴里的吐司吞下去之後问道:你是认真的吗?

          谢言真挑了眉毛,说: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

          林再再低下头咬了一口吐司,没有马上回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