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饿(NP)_分节阅读_5(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到最深,狭窄的肠道被完全撑开,强烈的违和感弄得他难受不已,绷直踮着的脚尖也让他累得浑身发颤。

          没几下,林再再就累得不肯动,皱着眉头说:好累,我不要做了。

          你说不做就不做?谢言真嘴角抽搐,这小孩真是好逸恶劳的典范呀,自己吃饱就算,你这是过河拆桥,打完斋不要和尚。

          可是……好累。林再再委屈的看着他,我的腿累到要抽筋了。

          模样乖巧的小孩摆出一副委屈乞怜的表情,让人忍不住心生疼惜,虽然某方面上这死小孩恶劣到让人牙痒痒。

          谢言真冷冰冰的脸出现一丝裂缝,镜片下的利眸变得柔和。

          最後,还是谢言真先妥协,你先起来。

          饿一受多攻96

          林再再听话的起身,不过他刚站起来谢言真的手机就响了,打来的人是方旗,似乎是之前和一家外企的合作案出了问题。

          还要继续吗?这下子应该是做不成了。林再再松了口气。

          谢言真黑着脸,深呼吸一口气,低头看着胯间情绪高昂的兄弟。

          呃……要不,我帮你用嘴吸出来?林再再觉得挺对不起这个男人的,这样强忍着会不会阳痿呀。

          你太看得起你的口活了。再让他扣交才是折磨吧,尤其是这小孩吃饱之後,绝对更敷衍。

          谢言真思考了0。5秒,然後给宣宜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准备资料,他五分锺後就到。

          林再再眨巴着眼睛看着谢言真,然後背过身去,两手扶着墙,撅起屁股,小声的说:你、你直接进来吧……

          小孩身上还穿着衬衫,下身却光秃秃的,两瓣白嫩的臀肉微微往上翘起,和後腰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性感诱人。

          谢言真也不多说,用手掰开林再再的双臀,露出微微湿润的穴口,因为冷空气的刺激缩了几下,谢言真觉得性器开始一抽一抽的胀痛。

          因为刚才扩张过的原因,进入并不算很困难。不过,林再再对上次粗暴的**依然有恐惧,心理上的紧张让他无法放松身体,谢言真性器完全进入之後被咬得紧紧的,动也动不了。

          放松……谢言真拍拍他的臀肉,试图让他放松下来。

          林再再闭上眼睛,努力的想要放松,可是不管他怎麽努力,**却只是越绞越紧,只好道:你……动吧……没关系的。

          像小动物一样打颤的嗓音,以及豁出去的语气,谢言真怎麽听怎麽不爽:和他做有那麽可怕吗?

          林再再闭着眼咬紧牙关,但是身後的人并没有马上动作,搭在他腰上的两只手贴着他的皮肤慢慢往上滑,然後捻住他胸口上的两颗肉粒,轻轻的揉弄。

          嗯啊……敏感的乳投很快变硬,细微的酥麻感开始在身体流窜,僵便的腰部软了下来,难耐的扭摆着。

          谢言真开始小幅度的菗揷,紧张的肠道不再一味死绞,而是随着那根火热的性器有节奏的张弛,一下一下的挤压着里面粗长的事物。

          胸口两颗敏感肉粒被捻弄让林再再浑身发软,原本柔软的乳投现在硬得像小石。林再再两眼蒙满水雾,害怕自己会叫出来只好把用手背紧紧的捂住嘴巴,不过还是有喘息不断的溢出,连鼻息都充满晴色的味道。

          够了……不要再弄了……林再再忍不住去制止玩弄着他的乳投的双手,你不是有急事唔嗯……

          放心,还有四分锺……谢言真低头,咬住他的耳朵,下身菗揷的动作不急不徐,相当悠然。

          胸口的酥麻让林再再有些失控,迷乱的迎合着身後的男人摆动腰肢,**讨好的吸咬收缩,被湿热的肠壁紧紧包裹的性器越来越兴奋,快速抽动所带来的摩擦让两人爽快异常。

          激烈交合所发出的水声充斥着整个洗手间,林再再听着不禁有些害怕──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被发现的。

          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下,林再再难以忍受的低泣着到达高潮,深深的埋在他的身体里面的性器也激烈的跳动着,射出灼烧的热液,烫得敏感娇嫩的肠壁不断的痉挛,强烈的绞缩着把男人所有的**榨干。

          谢言真对於自己那麽快交代出来没能再享受多一会儿有些不满足,不过,时间紧迫,硬是挤出五分锺来已经有违他以往的原则了。

          林再再下身脱光了,谢言真只是解开了裤子,只要把内裤拉上来,再穿好西裤就恢复成平时那个精英模样了。

          大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之後,谢言真体贴的用纸巾把林再再的下身拭干净,再把挂在墙上的裤子拿下来帮他穿上。

          身体还处於无力状态的林再再像娃娃一样任由谢言真摆布,他想到上一次,完事之後这个男人也是这样帮他善後的。

          说起来,两人仅有的两次性关系,一次是他强迫的,一次是他引诱的,谢言真并非心甘情愿,不过,两次事後谢言真都没有把他扔下不管,这让林再再愧疚之余还颇感激──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强盗,跑进别人家里强抢食物,却还受到主人的礼貌招待。

          今天晚上不准去外面找男人。谢言真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林再再点头。

          明天晚上也不准。

          林再再迟疑了一下下,然後还是点了头。忍一下,应该没关系的。

          你是不是在想忍到後天?谢言真眯起眼睛,後天也不准。

          林再再垮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说:我会饿死的……

          看到小孩这副小狗模样谢言真心里觉得无奈又好笑,语气不觉带上些许宠溺,我会喂你。

          啊,怎麽有点像拾养流浪狗呢。

          不过最近突然觉得一个人有点寂寞,捡只小狗回家养好像也不错。

          这是我家的钥匙。谢言真从裤袋里掏出前段时间莫名其妙带在身上的备用钥匙,递给林再再,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吧。

          不记得在哪一栋哪一室……

          b栋1010。谢言真继续用命令的语气说:今天晚上下班去我家。

          去你家?

          对。谢言真露出一个微笑,晃得林再再眼花。

          作家的话:

          与大老婆的同居之路……人妻来了!

          饿一受多攻97

          自从谢言真把他家的钥匙给了林再再之後,後者一周有两三天会被叫去谢言真的家里,有时候他们会**,不过大多数时候他们就会像同居的情人那样相处,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开始林再再不是很习惯,不过慢慢的他就接受了这种半同居的相处方式了。

          两人之间并没有交往或者床伴这样的约定,林再再在心里把两人的关系归类为固定床伴,反正他也需要可以提供**的男人,只要谢言真不提交往这种事,一直保持这种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也没问题。

          大概半个月後,林再再作为秘书助理跟着方旗和谢言真去谈合同的时候,发现合作公司的代表人居然是夏愈峥。

          夏愈峥看到林再再时脸上闪过一丝异色,转瞬即逝。

          会议中场休息的时候,林再再把手上的资料交给蒋明明保管,去了洗手间。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正式的谈判会议,双方的代表人轮流以各种数据轰炸对方,为自己的公司争取最大的利益,怪不得人家说商场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