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饿(NP)_分节阅读_4(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昧的笑着,“难道你忘了我们那晚……”

          “方先生。”林再再皱着眉打断他的话,“兔子不吃窝边草。”

          方旗马上回道:“近水楼台先得月。”

          “不要。”林再再要抽手,却被方旗紧紧的抓着,“方先生,请放开我的手。”

          “我要嘛~”方人渣用脚勾住林再再的身子,一副发情样,“宝贝,我都这样了……又不是没做过……”

          “方先生,你这是性骚扰。”林再再再次淡定的指出,脸上没有一丝的慌乱。

          那晚被宋清宇甩了一个耳光又揍了一拳之後方旗一直没去找过乐子,好不容易和宋清宇商量好了先分手,之後又要应付家人的追问和华嘉的绯闻攻击,此时欲火大盛,恨不得马上把林再再吃干抹净,没想到这小东西那麽不合作。

          “宝贝,做我情人,你想要什麽我都给你。”方旗把一条腿挤到林再再的胯间用膝盖摩擦,“你还在实习期?我马上帮你转正,签合同,或者提升你做贴身秘书?”

          “方先生,你这是以权谋私。”

          “有什麽关系,这是我的公司啊。”方人渣笑着说,“我想怎麽样就怎麽样,送你车子和房子也可以哦。”

          林再再沈默zhaishuyuan,心里开始思考。

          饿一受多攻72

          这份工作是很不错的,如果因为这麽无聊的原因丢了工作那就太可惜了。

          过了一会儿,林再再说:“如果我不答应,方先生你会炒我鱿鱼?”

          “当然不会,你看我是这种人麽?”方旗严肃的说道:“我不是这种以权谋私的上司。”

          脸皮还真是厚啊……刚才大声说这是我的公司我想怎麽样就怎麽样的人是谁啊。

          “那就好,”林再再点头,“既然我拒绝你,你不会解雇我的话,那我就可以放心拒绝你了。”

          方旗的表情僵了僵,然後说:“那我要是说你不答应,我就会炒掉你呢?”

          “那你就炒吧。”林再再面无表情,“我要是答应了,以後你还是炒了我,那我不是亏大了?”

          这是什麽逻辑……

          “我不炒你,”方旗硬扯出一个笑容,“我答应你,只要你不做损害公司的利益,我就不会炒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方先生,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林再再一脸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的表情。

          职场潜规则这种事,也就对那些有野心想往上爬的人有效,像林再再这种安於现状胸无大志的人,只会觉得万分麻烦。

          林再再的不妥协让方旗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难不成他还用强的?他方大少可不屑做这种不入流的事,想爬上他的床的人大把,强来太有**份。

          就算要强来,也不是强这林再再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男孩,好歹也得是宋清宇那种凶猛豹子才值得他用强的吧。

          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肚子上的淤青都没散呢,还敢打宋清宇的主意。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方旗也是个要面子的,“不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被我上的。”

          “再说吧,”林再再语气平静,“在那之前,请你先放开我的手,你那里硌的我很不舒服。”

          “那个……我那里都这样了,要不你用手给我弄出来?”方旗很不要脸的说。

          林再再毫无迟疑的抽出手,抽了张张巾擦乾净,说:“方先生,这种事请自力更生,或者另聘高明,我想只要你一通电话,马上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过来的。”

          方旗无语,看着自己热情高涨的兄弟,叹了口气。

          现在居然沦落到要自己动手解决。

          “那麽,我先出去了。”林再再把挽起来的袖子放下,礼貌的鞠了个躬,出了休息室,离开经理办公室的时候,没忘记拿桌上那袋东西。

          “再再,方先生找你做什麽?”蒋明明看他去了那麽久,便问道。

          “没事,方先生让我帮忙转交may姐一些东西。”

          “转交什麽呀。”梅丽亚抬头问道,看到林再再手上的纸袋时两眼发光。

          林再再把纸袋交给她,说:“方先生说找不到那个万用膏,所以买了这个还你,他让我代他说声不好意思。”

          “没事,这个很好。”两百块的药膏换两千多的保养品,当然好。梅丽亚嘴角向上翘起,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把纸袋放进抽屉里,“麻烦你了。”

          回到位子上,林再再拿出手机,萤幕上显示有一条未读资讯,发信人是陌生的号码。

          ──下班之後有没有事?一起吃晚饭吧^3^

          後面那个亲的表情让林再再手抖了一下,心想会是谁呢,这麽恶心……

          林再再回资讯问对方是谁,对方很快回复了。

          ──再再宝贝,人家是兮兮啊……讨厌,你忘记人家了吗?

          第一次发现原来文字也可以生动形象的传递那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恶心感。

          林再再正在想理由拒绝,写资讯的页面突然切换到来电,一开始林再再以为是薛闻兮打过来的,走到秘书办公室的茶水间接了才发现是夏祁绍。

          恋父狂江乐的宝贝爹地!

          夏祁绍在林再再心里的标识已经从草莓君变成恋父狂江乐的宝贝爹地了。

          林再再心中警铃大作,客客气气的说今晚约了人。

          电话另一端的夏祁绍一听到林再再说已经有约,几乎马上要问是谁,幸好他的理智阻止了他,心里却打定主意要去抓奸。

          挂掉电话之後林再再马上回了薛闻兮肯定的答案。林再再也想过直接回家就好,但如果被夏祁绍知道他是躲他,可能又会有麻烦了。

          这是上次私人会馆之後薛闻兮第一次联络他,刚看到短信上兮兮两个字时林再再还一时反应不过来。

          那份财经报作为方旗的专用八卦报,从来不登其他明星名人的绯闻,不过前些天林再再翻着翻着,很意外的又看到一个熟人──鸦色长发的唐装美人靠坐在沙发上,眉眼如黛,微微勾起的唇角惑意悠然,一身谪仙气质,正是那晚压着他做了又做的瘟鸡薛闻兮。

          报纸上说薛闻兮此次回来主要是和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完婚,据说这位未婚也是本市低调望族的千金,可谓门当户对。

          当时看到这个报导林再再第一个念头是:断绝来往,以免麻烦上身。

          不得不说,林再再是一个头脑清醒当机立断的人。

          饿一受多攻73

          薛闻兮约的地点是他朋友的一个私房菜馆,话说这些有钱公子都喜欢搞这种私密性质的地方,大概是方便他们自己聚会疯玩吧。

          私房菜馆离林再再的公司不远,下班之後林再再就直接搭地铁过去了,不过那地方有点偏僻,林再再找了十几分锺都没找到。

          就在他准备打电话给薛闻兮的时候,旁边突然停了一辆白色轿车,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子,休闲西装外套,洗水牛仔裤,做旧fqxs系带皮鞋,十足t台男模,都晚上了还戴着遮掉半边脸的墨镜,极其骚包。

          车主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对说:“你自己过去没问题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