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部分(T)(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谢言真觉得这个对话挺难堪的,久久没有答话,对方笑了两声,然後道:嘿嘿,你不好意思啊,真没想到你谢冰块也会有这麽一天。男人那里不是天生用来**的,所以呢,要注意事後清理,还有事前扩开也非常重要,前戏要做足,不然你的甜心会很受罪,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下次再做的时候要戴套啦,虽然没那麽爽,不过这样比较安全……

          後面的内容越说越露骨,谢言真实在听不下去了赶紧切断电话,想起对方说要清理身体,便去卧室把人叫醒。

          “再再,再再,起来洗澡。”谢言真叫了好几声,林再再只皱着眉头,然後用被子掩住自己,谢言真只好放弃叫醒他,直接把人抱到浴室。

          放好了热水後考虑到让林再再自己泡说不定会淹死,谢言真只好也脱了衣服,然後抱着林再再一起泡澡。

          泡了一会儿谢言真想起要帮林再再清理**,便把林再再调了个姿势,让他仰躺着双腿晾在浴缸边上大开对着自己,怕他滑下来,谢言真还用腿顶着他的背。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看到林再再红肿的穴口,谢言真还是吸了一口冷气,心里那个内疚啊。

          林再再泡热水泡得挺舒服,不过被掰开臀肉的时候**被热水刺激到,疼得他呻吟了一声,谢言真用手指撑开他的穴口时,林再再直接疼得醒过了来了。

          “痛……”醒来的林再再第一件事就是把後仰的头抬起来,看到谢言真时愣了一下,最後才想起他今天饿得发疯,把人拉到隔间里很辛苦的吃掉的事。

          “别动,我帮你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谢言真按住他的腿,不让他动。

          “不用清理……”要是清理了他今天的罪不全白受了?

          谢言真只当林再再是在闹脾气,没理他的话,继续手上的动作,不过把穴口撑开後,却没东西流出来,谢言真只好把手指伸进去掏,但弄了许久也没弄出什麽东西,把手指抽出来看,上面沾满了透明的黏液,却没有任何粘液的痕迹。

          林再再松了口气,估计是被他的身体吸收了。

          谢言真又弄了好一会儿,还是没了弄出什麽来,以为是射得太里面了,只好对林再再说:“好像太深了,弄不出不,看来只能浣肠了。”

          一听到浣肠,林再再脸顿时白了下,然後道:“不、不用浣肠,没事的,没事的……”

          “不弄出来,你会生病。”谢言真皱眉,坚持要浣肠,说着就要起身,“我去买工具。”

          “真的不用!”林再再拼命摇头,“里面真的没**了。你再摸摸,真的没有了。”

          “我手指够不到里面……”

          林再再皱着小脸,想了好一会,最後指着谢言真的胯下,说:“你用那里进去看看……”

          谢言真满头黑线,用那里看……难不成他那里装有摄像探头吗?

          “不要……我不要浣肠……”林再再可怜兮兮的看着谢言真,“而且,你去买工具的时候,会被认为是有奇怪嗜好的变态……”

          要是被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谢言真想了下,也觉得难以接受,只好另寻他法。

          洗好澡,两人擦干身子回到卧室,谢言真穿好了家居服,却只让林再再套了件宽大的上衣,因为尺寸太大,刚好遮到屁股,看起来就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谢言真找来一把手电筒,让林再再躺在床上自己用手撑开穴口,谢言真趴在床上,打开手电筒照着那里,查看里面的情况。

          因为过度摩擦,黏膜到现在还是充血状态,艳红的颜色看起来淫糜香艳,而且随着林再再的呼吸,还会有节奏的蠕动,相当刺激眼球。

          原本动机单纯的谢言真,在看到这个诱人的景色之後,气息变得不稳,瞳孔也兴奋的收缩了一下。

          饿一受多攻38

          “好了吗?我好累……”林再再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这个别扭的姿势真累人啊。

          “……啊、再等一下,我帮你上点药。”谢言真为自己刚才起了色心而羞愧不已,赶紧扭开盖子,用手指挖了一大坨药膏,往林再再的里面送去。

          “好冰!”带有薄荷成份的药膏相当清凉,林再再被这麽一刺激浑身打了个颤,**条件反射的夹紧了谢言真的两根手指。

          被这麽一夹,谢言真突然回想起在咖啡厅洗手间里的事,腹下开始窜起一阵阵邪火。

          “快点……好冰啊……”林再再催促道。

          “很快了,里面也要涂一下。”谢言真不断的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要乱想不要乱想,手指仔细的把里面都抹了遍fanwai。

          好不容易擦好了药,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经过那麽一番折腾,两人的气息都有点乱了。谢言真穿着衣服又趴在床上倒是看不出来,但林再再连裤子都没穿,刚才谢言真的手指在他的**里又摸又挖,粉嫩的青芽早就翘起来了,前端还泌着几滴汁露,此时他还维持着自双腿大张的姿势,股间的穴口红肿微微开着,就像一朵半开的蜜花,一副任君采撷模样,是个正常的男人看着都忍不住**大发。

          谢言真深呼吸一口气,压下那股欲火,当什麽也没看见,把药膏盖子拧好後起身拿去外面放好。

          等他拿着一杯水和两颗口服消炎药折回卧室的时候却看到林再再坐在床上,一手抓着床单,另一手放在自己的腿里,抚弄着自己的性器,白嫩的双颊绯红如霞,低低的轻喘传进谢言的耳中,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起来了。

          林再再没有发现站在卧室门口的谢言真,渐渐的加快的速度,酥麻的快感让他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呻吟,上身也绷成弓状,十几秒後,林再再颤粟着抖了抖,整个人便突然软了下来,卧室内飘着一股淡淡的甜香。

          谢言真觉得这股香味有点熟悉,想了一下,便记起是在咖啡厅的洗手间里闻过,不过那时他以为是墙上的空气芳香剂发出来的。

          不浪费食物是林再再的美德,所以,虽然他现在不饿,但他还是把手上的**吃掉,才洗过澡的林再再头发还是湿的,有些翘的黑发现在顺服的贴着,舔手的动作就像弄湿了毛的猫咪给自己洗澡,惹人怜爱。

          谢言真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那个男孩不仅睡在他床上,还在他的床上自慰。有洁癖的他应该会生气的,但他居然只觉得这个男孩可爱!下身的欲望甚至开始兴奋,涨得发疼。

          这时候,林再再终於发现门口的人了,他转过头来看着他,还晕着粉红的脸上只是淡淡的表情,没有害羞或被人撞见的紧张不自然,反倒是谢言真觉得不好意思。

          要不是他确定林再再没有离开他的视线十分锺以上,他几乎在以为这孩子嗑药了,好好的一个男孩,怎麽老是一副茫茫呆呆的模样呢。

          “吃药。”谢言真走过去,坐在床上,把药丸递给林再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