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部分(T)(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所以,在谢言真还没恢复过来的时候,林再再又开始含住软垂的性器,卖力的用舌头从上到下舔弄,希望赶紧硬起来,再射出甜美的浓液。

          男人的性器**後的几秒是最敏感的,林再再这样含着它吸啜,让它的主人双腿一软,要不是背靠着墙早就跌坐在地上了。

          “唔……”性器被再次含住让刚从快感中恢复过来的谢言真再次沈入其中,发出性感的喘息。作家的话:开v第一天,谢谢各位的支持哦……

          饿一受多攻35

          “再再、林再再!”谢言真有些气急败坏的喊道,想要扯开林再再的头却因为敏感的小孔被舌尖攻击,力气再次流失。

          握着两个小球的林再再抬头,看着谢言真,“怎麽了吗?”

          谢言真气得要死,这个死小孩,对他做了这种事,那双眸子居然还是澄澈无邪的,如果不是死小孩手里还握着他的性器,他几乎要以为这一切都是幻觉。

          也许是因为禁欲太久的原因,才射过一次的性器很快又勃起了,硬挺的敲在那里,抵着林再再的鼻尖。

          香甜的气息从那个小孔溢出来,传到鼻腔之中,林再再精神一振,眸子闪亮闪亮的,准备含住它的时候,却因为喉咙残存的异物感而停了下来。

          林再再垮着脸,用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谢言真,说:“我的喉咙还很痛,嘴巴也很酸……”

          谢言真嘴角抽了抽,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所以?”

          林再再完全感受不到谢言真的情绪,他站起来,把自己的裤子脱下,趴在门上,光裸的屁股对着谢言真。

          看到那两团白白嫩嫩看着来就很有弹性的臀肉谢言真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白光在脑里炸开,完全无法思考。

          然後,林再再回过头,掰开自己的臀肉,露出细缝里的粉色**,用没有包含太多感情仿佛只是在商量工作上的问题的语气说:“不要用嘴,你插到我的身体来……”

          轰隆──

          谢言真觉得自己的脑子终於完全被炸坏了。

          他好心带他来吃东西,却被做了这种事!

          此时的谢言真,很生气,愤怒shubaojie。这个小助理,莫名其妙的打乱了他精心规划好的人生,从来都能够很好的控制周围的一切现在却完全脱离轨道。

          其实让谢言真更生气的是他自己居然也完全失控了,这让他很惊恐。

          谢言真怒shubaojie极反笑,道:“原来,你说的饿不是肚子饿,而是身体的饥饿吗?”

          林再再听了,侧头想了一下,然後点点头,两者都是吧。

          看到林再再依然是那副无关紧要,纯真的就像个不识世事的稚童。

          谢言真想起某次和方旗一起去某个俱乐部和别人谈生意的时候,那个有着啤酒肚头顶微秃的男人搂着一对因家道中落而堕入风尘的双胞胎姐妹,对他们说:“你们别看她俩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稍加调教绝对是对尤物。现在男人对尤物已经不是用性不性感来衡量了,所谓尤物,就是身体**的像婊子,眼神单纯的像孩子,这样的宝贝,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

          那个男人所说的尤物,就是指眼前这个男孩一样的吧。

          明明做着最淫糜放荡的事,眸子却始终没有染上浑浊的欲色。

          再漂亮的男女脱光的站在他面前做着各种诱惑的动作他都没有一丝冲动,但是在这个男孩,好像只需要一个动作,甚至只是一个眼神,就能挑起他的欲望。

          ──他常常用这种模样,去诱惑其他男人吗?

          一想到这个,谢言真的怒shubaojie火更加强烈。

          谢言真伸出手,扶在林再再的两边侧腰,贲张的性器抵在穴口,总是面无表情的俊脸扭曲的笑着,说:“既然你这麽饿,那我就把你好好的喂饱……”

          语毕,抵着穴口的坚硬就这样冲了进去,没有任何爱抚或扩张,像是泄愤一样,撑开那个紧窒的脆弱的肠道。

          “啊啊──”粗暴的进入让林再再痛得浑身发抖,脸色血色全无。

          从第一次开始,每个男人在进入他的身体之前,总会温柔的为他扩张,等到他的穴口变得柔软的时候,才会慢慢的进入他的身体。

          “好痛……好痛……你出去……”撕裂一样的剧痛因为神经敏感而放大数倍,林再再痛得忍不住流泪,颤抖不已。

          看到林再再痛成这个样子,谢言真心脏一窒,後悔自己刚才怎麽那麽冲动,这小孩看着就是娇娇嫩嫩经不起折腾的主,抖成这样子,都能听见牙齿格格打颤的声音了,该有多痛啊。

          林再再平时就是个惹人疼的乖小孩,就是那副冷冷呆呆的样子也让人喜欢,这一哭起来,流着泪却又忍着不哭出声的模样,更是让人心怜,谢言真铁做的心肝也揪得生疼,刚才那些气一下子全不知道哪里去了。

          “对不起……再再……对不起……”谢言真摸到两人连着的地方,伤是可能伤到的,倒没有撕裂流血。

          “疼……出去……你快出去……”林再再扁着嘴,委屈的不行。

          谢言真闻言要把自己的东西抽出来,不过一动林再再又痛得浑身都绷起来,这一绷,谢言真也疼得冒冷汗。

          “再再,你放松点……这样我出不去……”

          林再再一听,差点翻白眼晕过去,他痛到站都站不稳了,怎麽放松。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饿死就算了,现在卡在那里不进不出,疼得快背过气去,离死也不远了,这比饿死不是更丢人?他这是倒的什麽霉呀,都怪纪阳卓小飞那两个麻烦精,这个谢言真也是,不愿意就算,用得着这样报复麽?给你扣交还占你便宜了?

          看出来了吧,林再再心境之所以开阔,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他从来不会把错往自己身上揽,明明是他自己强要谢言真的,虽然说这谢言真是有那麽点那啥──平时看起来冷静到冷酷的人怎麽就会突然脑子发热这麽强插了进去?不过,终究是林再再你自己的惹的啊,胆大包天到连好心带来你吃东西的上司都下手,麻烦你有点担待,出事了一点都不反醒!

          可惜啊,林再再这没心肝的,而且他就是有本事让人家心疼他,前一刻还气得要杀人的谢言真,现在就心痛到不得了,觉得千错万错都在他,好好一个大男人,又不是被人家强上了,还这麽小气,真不像男人啊。

          ──林再再就一洗脑专家,范云说过,传销组织要遇上他也只能认栽,其实真要遇上了,说不定还被反洗脑了。

          饿一受多攻36

          两人就这麽卡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林再再疼得小脸发白,谢言真也好不到哪里去,那里被夹得疼还不说,心里也是心疼加愧疚。谢言真没什麽性经验,和男人就更没有了,也不知道现在该怎麽办,只能一只手搂着林再再的腰让他不会撑得那麽累,另一手则在林再再的背上轻柔的抚着,给他顺气,过了一会儿,林再再的身子渐渐没有那麽绷了。

          也许林再再真是天赋异禀,虽然疼得厉害,不过里面只是擦损了一点,没有裂,也没见红,慢慢的那里开始分泌出肠液,没那麽干燥後,疼痛也淡了下去。

          林再再知道要不放松自己还得受苦,只能尽量放缓,随着这一呼一吸的,**也是一张一缩,里面那根被夹疼的东西开始尝到快感,居然突然涨了一圈。

          男人的本能让谢言真觉得尴尬不已,他按耐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欲望,道:“再再你放松点,我这就出来……”

          “算了,你都这样了,继续做吧。”林再再这话说得多为人着想啊,其实他是觉得──擦,吃了那麽多苦已经够窝囊了,还吃不到嘴里,那不是更窝囊?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啊!

          “还是别了,你那麽疼……”谢言真很内疚,掉冰渣的声音现在是柔到能挤出水来,林再再你个妖孽哦。

          “让你做就快做,再磨蹭下去更疼!”林再再郁闷的趴在门板上,“还是说要我动?”

          谢言真嘴角抽了抽,然後道:“我动。”

          那你是直接射在里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