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部分(T)(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回到公司,林再再无精打采的模样让同事们很是奇怪。

          梅丽亚过来,捏了捏他的脸蛋,然後皱眉道:“再再,你怎麽憔悴了那麽多,脸都捏不出水了来。”

          脸什麽时候都捏不出水来的吧。

          “早安may姐……”林再再死气沈沈的说道。

          虽然他现在肚子不怎麽饿,不过,吃自己的**可能有点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意思,迟早都是要倒的。

          谢言真拿着一叠文件进来,看到林再再一副快倒的样子也微微有点担心,便过去问道梅丽亚:“mayliya,再再怎麽了?”

          梅丽亚推了推眼镜,回道:“我也不知道,他一回来就是这样了。”

          “是不是生病了?”谢言真说着把文件放下,腾出手来给他探热,“没发烧啊。”

          原本倒在桌上的林再再突然睁开眼,两眼放光的看着谢言真,後者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然後听到林再再说:“烤鸡……蜜汁烧鸡……烤鸡君……”

          两人汗了一下,梅丽亚嘴角微微上翘,扑克脸上难得出现像是微笑的表情。

          “言真,再再把你看成烤鸡了。”

          “……”谢言真看了下表,然後对梅丽亚说:“我带他去吃点东西,方先生大概一小时後回来,如果提早回来了你就把这份文件给他。”

          “ok,放心带再再去吃东西吧,”梅丽亚嘴角的弧度又大了一点,镜片闪了闪,“烤鸡君。”

          谢言真还是那副扑克脸,不过听到烤鸡君时嘴角抽了一抽。

          “再再,再再,”他摇了摇林再再的肩膀,“起来,我带你去吃东西。”

          “吃东西?”听到这三个字林再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谢言真赶紧扶住他,林再再抬头对他笑了笑,说:“吃东西,吃烤鸡君……”

          “噗……”梅丽亚面无表情,可是那双眸子里明显闪动着笑意,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如此。

          谢言真满头黑线,出办公室的时候还听到几声“慢走烤鸡君”。

          常言道,兔子不吃窝边草。

          不过,要是饿急了,窝边青草芬芳,兔子应该会忍不住吧。

          大不了,把窝边草吃掉之後,再挪窝就是了,要是饿死了,窝边草有什麽用嘛。

          林再再昨晚饿到吃自己──要是沈安那个储备粮在,他就吃储备粮。

          对於林再再来说,周围的男人,大概都具有储备粮这样的功能吧。

          谢言真是他的上司,对他下手很不好很不好,搞不好,会丢工作。不过,要是饿死了,这份工作一样也会没。

          所以,万大事先填饱肚子。

          林再再真是禽兽,饿起来,对谁都敢下手。这谢言真,可是眼镜社之首,所有人都跟随着他进化成眼镜扑克脸,公司的人只是被他眼角余光扫过,就会抖一下,要是手上拿着咖啡或奶茶,那是一定要溅出一两滴来的,哪怕已经喝光可以看到杯底。

          谢言真身上的冰冷气息让整个公司的人都不敢接近他,有时连他的顶头上司也忍不住想和他保持距离。

          林再再要是个色胚,就是个胆大包天的,如今他是个饿鬼,同样胆大包天。

          虽然谢言真冷冷的像块冰,从来没见过他扑克脸以外的表情,但不可否认,他是个养眼的美男,要当小白脸完全没问题。

          异常饥饿的林再再闻到谢言真身上那清凉的像薄荷一样的荷尔蒙气味,顿时让他沈重的脑袋清醒了一点,比他闻上一早上的风油精还见效。

          “等下方先生会回来,不能去太远,去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吃点心可以吗?”谢言真问道。

          “好……”林再再软软的应了一句。去哪都没问题,反正主餐是烤鸡君。

          两人来到咖啡厅,因为已经是上班时间,咖啡厅里人不多,点的东西很快送了上来,林再再前面放着几块精致的甜点,谢言真却只要了一杯咖啡。

          林再再吃着蛋糕,不过就算嘴里嚼着东西,肚子还是饿到不行。

          眼前坐着烤鸡君,吃,或者不吃,是个问题。

          虽然很饿,不过林再再还是有点小挣扎。谢言真这样追求完美的冷酷男人,会无法忍受自己被人强x吧?就像安学长一样,之後马上就逃开了呢。原来林再再没完全忘记这件事啊

          诶,算了,还是吃自己吧。

          林再再这麽想着,叹了口气,然後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对谢言真说:“谢先生……我去一下洗手间。”

          “要我陪你去麽?”看到他站都不是站很稳,谢言真有点担心他会倒下。

          林再再摇了摇头,然後有些踉跄的顺着标识前往洗手间,因为太饿的原因,走路好像走在棉花上,难受死了。

          十五分锺後,谢言真回头看了看洗手间的方向,那麽久了,他不会是晕在洗手间了吧。

          不放心的谢言真决定去看一看。

          咖啡厅的洗手间比外面还空,推开门後左手边有一排便池,右手边是带门的隔间,谢言真逐个逐个看门栓上的标识,全是代表可使用的绿色,走到最後一格的时候,是使用中的红色。

          谢言真敲了敲门,“再再,你在里面吗?”

          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林再再有气无力的回应:“谢先生……”

          “你……拉肚子了?”谢言真问道,“要不要去医院?”

          “不是……我不是拉肚子……”林再再的声音很小,要不是洗手间很安静,估计都听不见了,“谢先生……我好饿……”

          谢言真奇怪的皱了下眉头,然後说:“肚子饿就出来吃东西。”

          “我不要吃那些……”林再再语气有点委屈。

          “那你想吃什麽?”谢言真觉得更奇怪了,“想吃什麽都可以,你先出来吧。”

          里面的林再再安静了一会儿,最後闷闷的应了,“哢哒”一声後,门开了,然後传来更大的声响,是人倒

          以他平常的食量,谢言真起码要射两次,才能让林再再满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