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章19th(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清晨的阳光照耀雅各布的脸,保留地的天空少有的放晴。雅各布的睫毛颤动几次,终于挣脱了睡梦牌强力粘合胶的效果,睁了开来。他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摸索身边那个人。一声巨响之后,差点砸透地板的雅各布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揉揉直接接触地面的额头,诧异的观察他的卧室。和常青宽大的双人床不同,他主动把唯一的卧室让给了腿脚不便的比利。他的房间只有靠窗简单搭建的床板,上面温馨的铺了两层厚厚的毛毡垫。

          雅各布记得,那还是他和常青在一起后,他的女孩怕他睡醒腰疼拉着他买的。

          “阿青?”雅各布揉着鸟巢造型的脑袋,打开他的房门。他的记忆还停留在昨天的留宿,难道他晚上做了奇怪的动作,被常青扔了出来?

          “小子,你醒了。”比利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少了些,他转动轮椅的轱辘:“吃完早饭快去上学,我今天约了哈利和查理钓鱼。”

          “哈利?”雅各布下意识的接过比利端着的面包盘,把他推到餐桌旁边:“哈利克里尔沃特?”

          可是,他不是死在吸血鬼劳伦斯手里了?哦,不,他是因为心脏病复发死的。

          当时劳伦斯袭击了哈利。

          “你应该叫他哈利叔叔,臭小子”比利给了雅各布一下,换了个话题:“你今天还要跟在贝拉屁股后面?你追人的手法太烂了,我要是查理,肯定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你。”

          “追?贝拉?”雅各布迷迷瞪瞪的指着他的鼻子,惊诧的声音都走调了:“我?”

          比利凶狠瞪视雅各布。正因为他是他的崽儿,比利才要严格要求。他可不希望老友的女儿嫁给一个没担当的混小子:“敢做不敢当?”

          “里尔还好吗,呃,我是指她最近还跟着狼群一起行动吗?”

          “你难道睡糊涂了?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你记住,普通人不能知道狼群的存在。何况还有山姆的原因,里尔永远不可能知道真相。”要不是比利太熟悉雅各布了,他几乎认为眼前的并不是他的儿子:“臭小子,你最好别做多余的事,那只能让里尔在以后的时光更加痛苦。”

          雅各布低声嘀咕:“她已经用她的痛苦折磨过我们了。”

          “你说什么?等等,你刚才说狼群?”尊敬的奎鲁特长老,比利布莱克抓狂道:“嘿,你是怎么知道的?”

          雅各布敷衍道:“安柏瑞告诉我的,你知道他是其中的一员。”

          “安柏瑞疯了吗?山姆会惩罚他的”

          “比利,你先吃吧。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要早出去一会。”雅各布胡乱的套了件体恤,抓起装有手机和维修工具的背包,向外面跑去:“我可能要晚点回来。对了,我们的邻居今天心情怎么样?”

          “我们有邻居吗?旁边不是空房子吗?”比利彻底被雅各布弄糊涂了,即使如此他不忘提醒道:“雅各,晚上和贝拉约会表现的主动点女孩都喜欢那样的。”

          比利殷切叮嘱的雅各布,此时正傻傻的站在一所老房子外面。

          透过锁住的玻璃窗,雅各布能看到房屋里的家具都蒙着白布。阳光照耀着屋里的灰尘,显然这间屋很久没人居住了。

          雅各布捏了捏鼻梁,不敢相信的再次看向面前的老房子。难以相信,他昨天晚上还和常青在里面一块吃的晚餐,他还外带了一份炸牛排给比利。

          “愚人节吗?”

          手机显示的时间是两年前,雅各布清楚的记得那时候常青来到保留地还不到半年。在十几天后的一个周五,贝拉约他和她的朋友一块看电影。雅各布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提前离开了电影院。紧接着他跌跌撞撞的往家里跑,在常青的门口失去了意识。

          常青把他带进屋里,用冷手巾擦拭他的皮肤帮他降温。那个叫做安德森的傀儡师拿他做人质,威胁他的女孩放弃反抗……

          “嘿,安柏瑞。”雅各布愤怒的挥拳,并且拨通了安柏瑞的号码。

          “雅各,我还有事。我……”安柏瑞的声音冷淡,变成狼人的他还处于不知道怎么面对以前伙伴的阶段。他跟着山姆,山姆要求他不向任何人透露狼群的存在。

          “安柏瑞,别挂我的麻吉,听着,我不想问你和山姆的事,也明白阿尔法狼对狼群的控制力。”雅各布飞快打断安柏瑞:“我只想问一件事。”

          安柏瑞震惊的忘记挂断电话,他能感觉到雅各布的焦躁不安,压住疑问回答道:“我明白了,你想知道什么?”

          “安柏瑞,你认识一个女孩么。我们叫她阿青,她也叫作欧吕尔常。”

          “那是谁?”

          “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她来自东方。你记得吗,她住在我的隔壁。平常看起来很安静,但很有主意。”雅各布彻底慌了,他以为安柏瑞能够记得常青:“还有,她是□□人。她很擅长控制水和冰。”

          “她是个吸血鬼?”安柏瑞沉默片刻:“控制冰和水是她的能力?你见到了吸血鬼?”

          “……”雅各布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停止流动了。

          “你在哪,我去找你。听我说,你必须远离那个女孩。如果你的身体在发热,立刻找个人少的地方等我过来。”安柏瑞认真的听不出半分愚人节玩笑的意味:“雅各,这很重要先按照我说的做,我过后和你解释”

          “不,不用。”雅各布无力的靠住街边垃圾桶:“它是个玩笑,麻吉。”

          “雅各,喂”

          雅各布直接挂断了电话,并且顺手关了机。

          一切的迹象表明,他正处于一个没有常青的世界。这令生活趋于稳定状态的奎鲁特男孩无法接受,它简直像是女巫的玩笑。

          “等等,女巫女巫药剂”雅各布猛然直起身:“天使巷?”

          仿佛抓住最后救命稻草的亡命徒,雅各布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天使巷。他的机车油门早被拧到了最大。刚到天使巷时有人在背后喊他,向来礼貌好男孩的雅各布都没有理会。

          可是,没有。

          天使巷的珍奇礼品店就像从未存在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