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二章 十里笑红尘 大结局 下(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朕说过,除却重大的节日,没有召回命令不得回京!蓝栩将军这是在抗旨吗?”纯渊蓝慕轻声说着,可话中冷意却直教人心中发寒。

          “老朋友大婚,臣弟即便是抗旨也是要来的!况且,臣弟这位朋友似乎并不想与皇上成亲!皇上这样强人所难,着实不好!”纯渊蓝栩唇角微扬,字字珠玑。

          此言一出,古画扇倏地脊背一僵,这才响起安小哥前去找他,恐怕早便将一切都和他说过了。如今他也知道了自己没有死

          古画扇想要回头去看,却被纯渊蓝慕轻易的禁锢住。

          “怎么,你想见他?”

          耳边是纯渊蓝慕的轻语,听着他不知情绪的话语,古画扇只觉得心如刀绞。

          “皇上,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古画扇缓缓开口道,素指紧紧的握住他的衣袖,微微颤抖。

          纯渊蓝慕却是一阵轻笑:“朕想做什么!朕想娶你,这难道还不明显吗!倒是朕的七弟,想做什么”

          这声音不轻不重刚好可以被纯渊蓝栩听到,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交,瞬间暗暗较量。

          纯渊蓝栩蓦地勾唇一笑,轻声道:“臣弟想干什么?皇上你难道不知?既然如此,那便让臣弟来告知与你”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为之一振,各国使者皆不由自主的迈出一步,想要更加看清。

          话音未落,纯渊蓝栩身后的残阳骑倏地打马后退,而纯渊蓝栩双眸一眯,身子瞬间飞起,脚踏马背腾空而起,直直的向高高的城楼上飞去。伴随着的还有他衣袖中犹如利刃出鞘一般的墨色水袖冲天而起直直的向那两道锦红飞去。

          古画扇与纯渊蓝慕也早在纯渊蓝栩话音未落之时,便已经知晓了他的打算,纯渊蓝慕倏地紧紧揽住古画扇的腰身,薄唇倾近她的耳朵,轻声呢喃了一句什么,随即便抱着古画扇的身子蓦然旋转将她转移到一旁。

          墨色水袖已然到达近前,纯渊蓝慕勾唇一笑,袖中一道明黄色水袖也犹如利刃出鞘一般直直的迎向那道墨色水袖。

          空中交错,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二人蓦地齐齐一拉,纠缠着的水袖便齐齐碎裂,飘散在漫天清风中。

          二人双眸交错,身影倏地向彼此飞去进攻,一瞬间便在漫天飘落的衣片中纠缠,那两道身影太过迅速,旋转进攻间让人眼花缭乱。

          古画扇在纯渊蓝慕离开瞬间便一把掀开盖头,眉头紧皱看着空中的那两道身影彼此厮杀,心痛如绞!

          为什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古画扇踉跄的后退,莫名的轻笑。

          城楼上的士兵看到二人战斗,瞬间举起弓箭对向城楼下的残阳骑,蓄势待发。而众残阳骑则依旧不动声色,整装待发。

          漫天碎片落下,飘散而落,城内一处酒楼之上,一个灰衣男子双眸微眯,手指捻动,倏地一股气流便飞射而出,一片碎布不期然飘向一名士兵的眼前,眼前倏地一黑,那士兵蓦地伸手去揭开,可松手瞬间他便面色惨白,冷汗瞬间冒出。

          拉满弓的弓箭松开了一只手,那枚蓄势待发的利箭便如同脱了僵的野马一般嗖的一声向城楼下的残阳骑飞射而去。

          一名残阳骑兵倏地双眸一眯,大手紧握腰间利箭,只听嗖的一声利剑出鞘,那枚攻势十足的利箭瞬间便被砍成两半!

          这一插曲瞬间打破僵局,于是利剑出鞘的声音刺激了城楼之上的士兵,便只见不过瞬间,所有手持弓箭的士兵皆倏地松手,利箭夹带着破空之势直直的向城楼之下的残阳骑飞射而去。

          战斗,一触即发!

          一众残阳骑利眸微凝,齐齐抽出腰间利剑向飞射而来的利箭砍去,而一众弓弩手则瞄准目标毫不留情的疾射。

          他们此次回返,所收到蓝栩将军的命令便是绝不退缩!

          这一变动让旁观的众人微微怔神。

          纯渊蓝慕与纯渊蓝栩打的激烈,二人齐齐飘身而下,落在城楼之上,随即又开始激斗。

          “不要打了!住手”古画扇眉头紧皱,看着二人身影不住的劝阻。

          激斗空隙,纯渊蓝栩乍闻此言,听着那熟悉的,让他日思夜想的声音,一瞬间心神激荡。

          知道她没死是一回事,如今看到她就这样俏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又是另一回事。

          纯渊蓝栩手中动作倏地停了下来,连日来微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来。

          就在这时,丝毫没有停顿的纯渊蓝慕手中水袖飞舞直直的向纯渊蓝栩飞射而去。

          古画扇蓦地睁大双眸,急急的抬步便向纯渊蓝栩跑去,口中道:“小心!”

          纯渊蓝栩恍若被惊醒一般,随即要伸手抵挡,却见古画扇的身子已经直直的向自己跑来,挡在自己身前。

          心跳倏地高速,猛的上前一步一把揽住古画扇的身子,二人身影诡异的一转,同时那带着杀气的水袖也在半空中突然撤下内力。

          危险这才瞬间解除。

          脚步站定,古画扇这才惊觉心脏在砰砰直跳。

          而纯渊蓝慕尽力一击,临到近前又蓦然撤回内力随即被反弹出几米开外,不知是因为反弹受力而受伤的缘故,还是因为看到古画扇就这样直直的毫不犹豫的挡在纯渊蓝栩身前的缘故,纯渊蓝慕的脸色有些煞白。

          古画扇眼见他脸色苍白,踉跄的想要去扶他,却又沉沉的停下脚步。

          为什么一定要互相厮杀!

          都是因为自己!

          都是因为自己!

          身后纯渊蓝栩正待相扶,却被古画扇甩开。古画扇踉跄的远离二人,眸中尽是戚然。

          飞箭穿梭,扰乱了众人平静,纯渊蓝慕与纯渊蓝栩不得不伸手去挡,二人隔着些距离。可仍旧不可忽略的是彼此心中迸发的怒意。

          可就在这混乱之际,古画扇突觉脖颈一凉,随即疼痛曼延,这时她听到了自己日思夜想,整日挂念的声音,只是如今这道声音有些冰冷,有些让她措手不及。

          “为什么?你为什么还没死?为什么会是你,我就猜果真是你”一袭青衣的女子,满目恨意,口中苍凉的话语仿佛淬了毒一般,让人心口生疼。

          “飘舞姐姐”古画扇怔怔的开口,脖颈的疼她仿佛已经感觉不到,只剩下眼前对她只剩下仇恨的飘舞。

          飘舞的神情有些痛恨,有些难过,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彷徨。就这样,素手用力的握着剑,那锋利的刀刃已经将古画扇的脖颈划破一道长长的伤口,血顺势而下。

          正在激斗的纯渊蓝栩与纯渊蓝慕看到这一幕皆一惊,纯渊蓝栩倏地怒视纯渊蓝慕,眸中斥意深厚。

          而纯渊蓝慕待看到飘舞时双眸微眯,随即抽身直直的向飘舞飞去。

          “看来,是朕对你的警告太轻了!”纯渊蓝慕在飘舞身后斥责。

          ↑返回顶部↑

          目录